«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综合 朱慕 四沐 剑龙 莲善 苍翠 日月]梦里花落知多少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sherrylinbo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11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39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136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03
最后登录:2015-10-13

鲜花 [13] 鸡蛋 [0]

 [综合 朱慕 四沐 剑龙 莲善 苍翠 日月]梦里花落知多少

2
笑!这个名字,真是被人写滥到极点了,就算不滥,那一副顾影自怜的文艺女青范儿,也着实让我自己都觉得寒……
其实,想用的,是“记得当时年纪小”来当标题的,可是,这样也太直白了,丝毫不含蓄,实在不是文化人该干的事~(摇头~)

若是众位先天们换一个空间,换一个江湖,是不是可以不再有那些阴谋,不再相杀,一壶清茶,相逢一笑泯恩仇?
不不不,或许,不需要这么奢侈,只要换个时间,让我看到他们初见时,那个青葱的年纪。
人生若只如初见……很惆怅的一句话吧!但是,先天前辈神人们,大家总要相见啊~
从来最没办法抵抗的,就青梅竹马的感情,两个人默契到一个眼神就能表达所有,那个,是怎么样的感觉?
在那些单纯的热血的没什么心机刚踏上江湖的时候,在那些还会被摆一道黑一把有口难言怒火冲天的时候,碰上遇上正好的人,恰好臭屁相投志愿相同,投缘的不得了。于是结伴走天下,幸运些的,或许可以一起经历渐渐沉淀下来被岁月磨平棱角的日子,最后就着清风尝明月,互相叫一声:好友。
比如朱痕和慕少艾,比如四无君和沐流尘。
他们的相逢,会是在什么时候?初初见面的两个人,是以什么眼光,看着这个未来岁月里和自己纠缠不清的人呢?
某年秋天一个晴朗的下午,呃……接近黄昏,故此漫天昏黄,初入江湖的热血青年朱痕染迹璧无暇,被人设计落入陷阱,愿赌服输潜入笑蓬莱,目标:当红花魁金八珍贴身肚兜一件。
所以说,一入江湖岁月催啊!尤其是不小心碰上变态怪叔叔,少年的人生简直是黑暗的无间。
花魁的房间很好找,最显眼富丽的那个就是。笑蓬莱虽然出名,也最多不过是青楼,区区小事难不倒艺高胆大人愣的少侠朱痕。只是偷盗这种事,尤其要偷那种东西,未来的大侠还是拉不下脸光天化日的出手。
暗暗将地形牢记于心,朱痕决定先找个安静地方歇会,等天黑了好下手。
所以说,年轻人注定没有经验,千算万算,忘记了青楼的生意,原本就在晚上……
七扭八转到无人的仓库,鹞子翻身到梁上,正闭目养神,空气扰动惊醒敏感神经,睁眼按刀,却见一张面容紧贴眼前,登时吓出一身冷汗。来人也大吃一惊,身形似忘了所有武功招式,直挺挺向后倒去,却还不忘抓住他的衣袖一同下水。
好在朱痕反应还不算差,双脚本能的勾住屋梁,于是两个人避免了狼狈落地的惨象,大眼瞪小眼活像一块咸肉在空中摇晃着。
这是他们第一次充满传奇色彩的见面,注定了人生路上漫长的纠缠,晃晃悠悠,一步深渊。
来者慕少艾,同样热血单纯初入江湖牛犊一只,运气极好没有碰上怪叔叔,因此来笑蓬莱要偷的东西比朱痕格调高些。
他是来偷酒的,据说是配药的时候突发奇想试试多加一味料,而江湖人要的东西,哪有乖乖出钱买的?自然要凭本事千辛万苦取得。
那为什么偏偏要偷笑蓬莱的酒?
对面的人笑得眼睛眯到一起,哎呀呀,朋友你不觉的这样比较有情趣么?
鉴于同行不相欺,他们决定各走各的路,不再干涉。这次相逢,全当是萍水一梦吧!
夜擦黑,朱痕开始行动,结果……自然是大好青年红着脸空手退出来,下决心立刻离开这鬼地方,八十年不回来。
墙外又遇慕少艾,原来夜晚的酒窖人来人往,小厮搬酒不断,慕小医师在梁上蹲到腿肚子发麻,最终骂着娘离开。
两个憋了一肚子气的人碰到一起,会干什么?
一百年后他们会选择喝酒,换一个人比如蝴蝶君会选择相杀。
两个未遂的小偷呢?
原本的懊恼慢慢竟转化为庆幸:这狼狈样只给一个人看见了,还好……
呵呵干笑几声错肩分开,决定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对方!
第二天在跑路的官道上,在同一个方向发现熟悉的身影……= =|||
那时,他们没有好酒量,没有厚脸皮,没有落日烟的无尽黄昏,没有岘匿迷谷的千丈落崖,没有落下孤灯的万年漂雪。
没有阿九,没有羽人,没有为别人伤痕累累眼累心苦。
他们相伴走着,从日出到斜阳,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打完了继续前行。
那是朱痕还不会喝太多酒的年代,那是少艾还经常为了配错药抓狂的年代,那是互相姑娘、阿呆乱叫个不停的年代……

四无和流尘呢?
平风造雨四无君
云涛梦笔沐流尘
相交知心的好友,在对方最重视的事业上,却冷眼旁观,不肯出力。
这样的朋友,一定是在天狱军师发迹之前的生活里,出现的朋友。
认识……应该没什么特殊,他们有太多太多的交集,品位层次,生活追求,分明有太多的共通。也许一本书、一杯茶、一场景的偶然,眼神交汇,就知道对面这个,是可以相交的朋友。
那时的他们,还不是平风造雨和云涛梦笔,只是四无君和沐流尘。少年相交的意气风发,可以肩并肩御风舞剑,可以额相贴喻喻私语。胸中的豪情壮志轻狂张扬,可以畅快的说给那人听,因为知道他会懂。少年时候的梦,从来不知道天高地厚,潇洒来去天地间,行走江湖,身边有人铿锵做伴。
一定会有挫折,没关系,两个人可以互相扶持;
一定会被欺骗,无所谓,反正下一次再不会上当;
就算一败涂地,也要拍拍灰站起来,彼此打气:下一次我们赢回来……
后来怎么了?在平风造雨和云涛梦笔的称号响彻江湖,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做伴?
因为已经足够强了,不再需要另一双手的支持,也能独步天下。
身边围绕许多人,却再也不会有那样平起平坐的朋友,权利、霸业、天下……这些,怎么能平分?
不再做伴,是最好的选择。
皇途霸业,江湖任驰骋;平风造雨,无我所不能。
但至少在疲倦的时候,总要给自己留一个喝茶的地方吧!
不染凡尘的地方,一蓝一黄身影静坐石桌两旁,无须言语,我想要的你会懂。
踏出江湖,千万天狱大军之上,激昂江山,指点天下。
只是有些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鲜血从微笑的唇形滑落,耗尽心思计谋,却输给天意。
蓝衣翩然,一代枭雄,华丽落幕。
幸好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或许,还有比少年相识更早的,命中注定的相逢,无论如何也不能避开。
比如剑子和龙宿;比如天子和莲华……
注定要扯上关系的两个人啊!天下无双和华丽无双,道宗儒门代代相传的风气岂能错失?圣尊者和即导师,万圣岩总也少不了米虫头子和万能管家~

“好友,许久不见,道门寒酸无比小气无双的风气在儒手里真是发扬光大啊!”华丽儒音响起,华丽紫扇遮住轻笑的绝代容颜,一身珍珠在阳光下闪亮无限。
“再见汝,恍如隔世!依然伤春悲秋不事生产五谷不分。”白衣翻飞,飘逸若仙的身影踏着悠然步伐缓缓走近,责备的话语却没有一丝不满。
再熟悉不过的先天好友,云游数年归来,见面还是逃不脱激动心绪。一样的宫灯闱,一样的晴朗春日,一样的琴萧合璧,甚至连茶点都是往日熟食爱吃的。
唯一不同的,就是华丽珠宝盒与白边毛口袋身旁,分别带着迷你版。
圆圆的包子脸,清澈的大眼睛,长长的软头发,胖胖的小手指……神态姿势将自家师尊学了十成十,小小的二头身做来,却无论如何发挥不了气势,反而十分可爱。
道祖和儒尊一旦进入自己的世界,全然将身边的小徒儿抛在脑后,一心应对着对方或腹黑或设计的发言。可怜两个小孩子在听不懂的噪音里,换了无数种姿势仍坐的屁股发麻,只在心中狠狠发誓:将来有了徒弟,也一定要变本加厉折腾回来!
终于实在忍受不了大人的无聊,两位未来的先天第一次达成一致意见:落跑!
常年长于儒门天下的龙宿对于青山绿水自然兴趣盎然,剑子虽然随师傅跑遍了大江南北,但无论去哪里,都比听那两个老头子毫无风度的互相吐糟强!
亲爱的……师傅们……让我们……自由的……飞吧……
话说他以为自己和老头子已经够不像话的了,怎么以礼仪文明的儒门天下,也会教出这么乱来的小子?溜的比自己还快!
那是不错的回忆,除了龙宿不可一世的骄傲态度和无可就要的毒舌,时不时出来破坏气氛,其他的感觉还不错。
儒门少主如同在自由翱翔的飞鸟,撤下所有心防束缚,行为虽仍恪守礼仪,神情却不能仅用飞扬来形容。
难怪师尊总是喜欢把事务扔下偷跑出来会朋友,这样的感觉,真的不错。
转头笑看静立天地间呼吸吐呐的小道士,“剑子,你来做我的朋友吧!”
那样一朵笑容,被剑子不知不觉中藏在了心底。千百年岁月走过,见过无数的笑颜,那抹纯真早已模糊不清,却怎么也舍不得忘却。
他不知道龙宿为什么要讲那句话,虽然直觉目的并不单纯,他却真的很高兴。
因为,龙宿是他第一个朋友。
最后……是怎样结束的呢?似乎没有挨骂,只是接下来几天的修炼和家务,忙的他差点背过气去!
听说龙宿也很惨,儒门天下的书几乎抄了个遍……
道儒两教的先天,果然养徒弟是拿来当玩具玩的。
昔日圆滚滚软绵绵的紫白团子,早已长成修长坚实的四肢,或妍丽或俊逸的容颜上,再也看不出当年包子的痕迹。华丽无双与天下无双的气势,更是两人的招牌商标。
如今,他们也开始互相斗口吐糟,言语间设下无数个陷阱,乐此不疲的玩着攻防游戏。永恒的宫灯闱,他们却不在是在青山绿水间追闹的孩子了。
岁月,江湖,恩仇,算计,背叛,伤痕……
人不染红尘,红尘自染人……
是他太天真,是他太任性,这条江湖路,他们走的太累,付出的太多了。
幸好,他们还活着。
“龙宿……”
“恩?”
“……没什么”
彼此之间的划痕,是他们亲手划上,既然不能回去儿时全然信赖的岁月,为什么不重来一次,再认识一回?
“你来做我的朋友吧!”
这一次,我先来说。

如果剑子和龙宿,还有选择作朋友的余地,莲华和天子,就是注定的相逢和纠缠。
从能够听懂话开始,蓝发蓝衣的宝宝就被自家师尊郑重告诫:看见那个包的严严实实粉嫩嫩的寿桃包了吗?那是你要看着一辈子的人。
从能够独立行走开始,除了佛课、练武以外的时间,蓝衣娃娃的脚步,总是跟着精神充沛喜欢四处乱跑的小寿桃,幼嫩的脚踏遍了万圣崖每一寸土地,精疲力尽的娃娃时常是被年长的寿桃哥哥抱回来交到大日殿导师的手里。而往往在这之后,即导师会毫不客气的找上莲华天池的圣尊者,开讲一番对小孩子决不可过于慈悲的理论。
第一次习武,第一次理佛,第一次参禅,第一次闭关……他们总是在一起,不知经过多少岁月。彼此的存在,身体发肤已经牢记。
还记得他闭关静思,参透佛理,出关时,众人环立,他一眼看到那颀长的蓝色身影,浑身散发着欣喜和骄傲,微微带着血丝的蓝眸快乐洋溢。
还记得他苦境云游归来,山门外,蓝影分明等候多时,一句:“天子,久见了。”引得清浅笑容昙华微放,夕阳下庄严宝相竟沾染人间烟火,艳丽不可方物。
还记得他们并肩御敌抗魔,身后破绽永远不必相护,默契配合天衣无缝。彼时还不曾有七佛灭罪阵法和天之罚,却依然我佛慈悲亦斩魔。
更多记得的,却是在万圣崖后山的清静小坡上,疲累了一天的两个人,或立或坐,静静看夕阳斜下漫天金黄,直到星子初上。
后来,他们分别成了大日殿的圣尊者和即导师,更多的责任压到肩上,为天下苍生奔走不断。幸而,身边总有那个人陪伴,不会孤单。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相伴了几千年。
后来,佛魔两分。后来,异度魔界解封。后来,天降奇象。
再多的非议,他都不曾退缩低头,坚持着自己的做法,而那个人,默默的站在他身边,支持他的所有做法。
再后来,风水禁地……
走的那么突然,那么坚决,那么彻底……
却也实在是蓝发佛者的做法。
天子呵,你不在身边,真的不习惯,有些撑不住了呢。
好友,劳你久候了。
依稀看见蓝发友人皱着眉转身,似乎就要开始说教。
我可是把事情都做完才来的,你看,小袭也跟来了。
哼!不远处黑色身影冷哼一声,擦过二人径直向前走去,头也不回。
相视微笑,并肩前进。人间路,终于走完了。
还好,这一生,有你相伴。

“所以说,长久时日相伴建立起来的感情,才是最牢靠的啊!”棕发紫衣的弦首悠闲的喝着茶,漫不经心却不容反驳的下定结论,“日月才子认为如何?”
清香白莲微笑颔首,“劣者并无异议。”
反观石桌旁另外两人的表情却有些不以为然,玄衣者充耳不闻的喝着茶,翠发者看着自家弦首见底的茶杯,认命的帮忙添满。
“而这些相守相伴的关系里,最牢靠的,则应该是同修同苦同患难的师兄弟,毋庸置疑!”水温适当,入口香洌,小翠沏的茶,就是这么好喝。
讲了这么久,挖空心思找了那么多八卦杂志,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吧!
清香白莲继续微笑,“劣者以为弦首说的对极了。”
觉得对面的微笑实在有些刺眼,脱俗仙子惯常硬邦邦的堵回自家师兄,“师兄弟之间也有所不同,有些只不过是孽缘,不值一提。”血泪往事不堪回忆啊。
“好友,这话可是在影射素某吗?”素还真笑的愈发无害,凑近过去,“同修数百年,却被讲成孽缘,实在另为兄伤心啊!”
感觉一阵莲花香扑鼻而来,谈无欲不着痕迹后退,“你心知肚明,又何必装这副样子。”在别人的地盘这样胡来,素还真你不要太过分!
“哎呀无欲,这样说就实在太无情了,师弟怎可如此看待为兄的心意?”手抚胸口,一副大受伤害的样子,若不是因为坐着,就要上演经典的三步后退了。
“素还真!”额头青筋隐现,演戏也要看地方,他没兴趣奉陪演给别人看。
六弦之首张开万年眯着的双眼,传说琉璃仙境中天天上演的日月同天要开始了么?
见自家弦首饶有兴趣看戏的模样,翠山行叹气,师弟总会被师兄欺负的死死的,谈无欲数百年了你还是学不乖吗?
道境玄宗,六弦驰名天下,却很少有人知道,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苍的师弟,只有翠山行一个人。
苍还记得那日,修习归来,山门边一个翠绿头发、单薄沉静的少年静静等候,温柔的翠蓝眼眸看到他,微笑着开口:“师兄,师父等你很久了。”
道宗崇尚万法自然,修炼多以自行领悟为根本,再加上弦首总是很忙很忙,翠山行的武功道术礼乐,倒大部分是苍手把手的传授。
一个教的用心,一个学的专心,日升月落,星子更迭,岁月流转,多年时光就这样平淡过去,如清泉石上流,了无痕迹。
只有玄宗的无名小山峰记得。
每日东方初白,一紫一蓝的两道身影是怎样汗如雨下的苦练剑法;
中午时分,峰顶松树下,伴着清淡饭食传来怎样欢乐无忧的笑声;
金乌西斜,漫天云霞中传扬的琴声与琵琶声,是怎样的生涩却跳跃开心;
银盘当天,幼小蓝影趴俯在紫影背上离去的情景,又是怎样温馨到让人落泪……
六弦之首的黑色道子,对敌时候,奸诈狡猾到让自己内部都头痛,无限可能在胸中沟壑藏存,无人猜得到。
翠山行却知道,师兄,是很温柔的人。
“看看人家师兄弟是怎么样的!”冷哼一声,谈无欲斜斜看向素还真,“这样的兄友弟恭,别说是百年长伴,千年依存都不嫌多!”
“哎呀师弟,为兄自认也做的足够好呢!当年你生病的时候,我不是日夜不离的照顾着你吗?”
这能比吗?谈无欲一阵无力,他还好意思提那件事?是谁拉着他偷师傅藏宝图去探险,结果中机关掉到冰洞里得了风寒?是谁不敢告诉师傅,两个人胡乱配药结果伤风变成发高烧?最可恶的是,竟然半夜挤上他的床,说什么大冬天的被窝里好冷,无欲正好你发烧就帮为兄的暖床吧?
素还真同样想起半斗坪那段相斗相随的时光,微笑慢慢自嘴角扩大。他那个师弟,明明最怕孤单却偏偏逞强,若不是他强行留下照顾,那夜高烧到昏迷的笨蛋不知要吃多少苦头。
喜欢你才来闹你,不然怎么不见我去闹无忌?真真是个从小就别扭不开窍的月亮。
看见对面那朵莲花一脸狐狸笑容,谈无欲无力抚额,羡慕的看向翠山行,有那样的师兄罩着,过的多舒服啊!
翠山行心底流泪,谈无欲你完全误会了啊!有句话叫不是不报,时候不到啊!
当翠山行六艺皆精,凌驾众人之上的时候,苍的心里说不出的自豪和骄傲,伴随着隐约惆怅和不舍,仿佛鸟妈妈送小鹰出巢的心情。
拍着师弟单薄依旧的肩膀,苍语重心长的说:“小翠,玄宗可以离开我,但决不能少了你。”
面对当家师兄这样深厚的信任和拜托,年轻的翠山行心中激动万千。
之后的道门玄宗,这样的对话经常发生。
“弦首,苦境道宗论道大会邀请我们参加。”
“找翠山行。”
“弦首,异度魔界在边缘蠢蠢欲动。”
“找翠山行。”
“弦首,中原领袖派人拜访。”
“找翠山行。”
“弦首,万圣崖善法天子寄帐单过来了。”
“找翠山行。”
“弦首,过冬的大白菜不够了。”
“找翠山行。”
“大师兄,白雪飘又尿床了!”
“找翠山行。”
“弦首,蔺道长派人送来上好的峨嵋新茶。”
“找翠……等等,给我搁下吧……”
至此,翠山行终于明白玄宗离不开自己的原因了,就像光明尊者说的那样,万圣崖可以没有圣尊者,但决不能没有即导师。
原来苍从小尽心尽力的培育,是为了将来能有一个万能管家。难怪后来的赤云染、白雪飘都是他翠山行一手带大,那个明明带孩子很顺手的人只管在一旁笑着弹琴,说什么也不肯帮忙!
但是……这样也好,埋怨重重下勾起一抹微笑,两个人相对的那段时光,他不准备有别人共享。
笨蛋小翠,我想带大的师弟,只有你而已。

所谓师兄弟,可以兄友弟恭,也可以针锋相对;
可以尽心尽力的教,只为将来的日子轻松享福;
也可以随时捉弄动手拆招淡淡关心不溢于言表;
怎样的相处,只是为了不弃不离的相随。千百年来绿水相伴也好,日月争辉也罢,都是选择的相处,别人自有精彩,自己的,又哪里差呢?

千年,是怎样的漫长时间?物换星移,沧海桑田。
一步江湖,无尽险途。当初踏入这个是是非非的江湖,是为了什么?少年最初时候的悸动,有谁还记得?想要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却都是身不由己染上一身血污。有人丧了命,有人乱了心,有人痛失挚友,有人爱断伤魂。即使最后成功,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回到当年。有幸功成名退后,让时间细细盘算,用失去的来换得的这一切,是否真真值得?
却终是不悔,男儿路,英雄途,当是逆流之上,铁肩担尽天下事,再苦,又有何妨?
只是再如何不计较,那苦累,也是确实存在。没人能把吃苦做习惯,吃苦之后最大的奢望,便是有一个地方,可以放下心防,彻底的笑,痛快地哭,醉生梦死的荒唐一场。
还好,一直有你,在身边。

第一次发主贴,请多多关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一剑任天真) f&e:有爱!
  • 鲜花:1(珊瑚海)
  • 腹黑:1(By 吞赦日月)
  • 鲜花:1(葬骨)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5-20 00:21 | [楼 主]
    dahlia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0
    腹黑: 62 点
    珍珠: 1757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13
    最后登录:2008-08-25

    鲜花 [0] 鸡蛋 [0]

     

    大大寫的很好很感人呢,讀的時候讓我不由自主地掉眼淚
    就像文中所說:“有一個地方,可以放下心防,徹底的笑,痛快地哭,醉生夢死的荒唐一場”是啊,正因爲有你相陪,所以才不會感到孤單寂寞,在疲倦的時候有了可以歇息的地方。在彼此面前,可以笑可以哭可以傾訴可以撒嬌可以任性。覺得被背叛會受傷會落淚會心痛,是因爲真的在乎對方。因爲有了彼此,所以才有了愛與被愛的感覺。多少年之後,當一切已成往事,權利、功名,還有什麽值得留戀?然而經歷過的已經無法再回去了,如果可以重來,是否可以抛棄一切只會想要堅守這個人這份感情?
    謝謝你,一直陪在身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5-20 02:01 | 1 楼
    icefish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75 点
    珍珠: 1768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2-09
    最后登录:2009-05-13

    鲜花 [0] 鸡蛋 [0]

     

    很好的文呢,清清的淡淡的就这么流泻下去,
    看到那句:那是朱痕还不会喝太多酒的年代,那是少艾还经常为了配错药抓狂的年代,那是互相姑娘、阿呆乱叫个不停的年代……忽然眼睛就湿了,
    想起了雅瑟风流的少艾,和朱痕那句:弹筝的人不在,也不需要筝弦了。
    偏就无端的生出多少惆怅
    少年无端爱风流,老来闲赋万事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呼龙耕烟种瑶草  招鹤下云眠孤松 
    顶端 Posted: 2007-05-21 18:28 | 2 楼
    winny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7
    腹黑: 71 点
    珍珠: 1753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8(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23
    最后登录:2011-03-27

    鲜花 [0] 鸡蛋 [0]

     

    看完后 多希望龙首剑子可以作永世得好友 只要他们幸福到永远就好了
    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龙首剑子你们要平安才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5-21 21:01 | 3 楼
    霹雳妖妃
    温柔没劲:鬼畜王道。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2
    腹黑: 70 点
    珍珠: 1710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01
    最后登录:2009-09-05

    鲜花 [0] 鸡蛋 [0]

     

    现在想想   剑子  实在太苛刻了
    我要是 珍珠龙  就立刻 把他 捆起来SM 啊  
    实在虐啊,正剧里面也是 ,居然还打起来了。。。。我吐血。
    剑子  你也真下的去  手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我来也~~~霹雳少不了妖妃~~~~腐女妖妃   哦呵呵呵呵~~~
    顶端 Posted: 2009-03-04 17:46 | 4 楼
    四夕沐南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
    腹黑: 64 点
    珍珠: 1710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1-24
    最后登录:2009-06-27

    鲜花 [0] 鸡蛋 [0]

     

    真是很美好很温暖可惜。。都已不再。。
    四沐那段心头有些惆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3-20 23:11 | 5 楼
    夕雲飄渡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3
    腹黑: 66 点
    珍珠: 1711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8
    最后登录:2010-04-25

    鲜花 [0] 鸡蛋 [0]

     

    四沐那段,短卻精準,我喜歡最後那幾句,忍不住想到梁靜茹的歌(可惜不是你)XD
    蓮華天子的末段也很可愛,彆扭的小襲超可愛XD
    日月和蒼翠互動也很妙,師兄弟很萌
    劍龍就更不用說啦,兩個無雙就是註定要走一起的啊 =w=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4-11 16:23 | 6 楼
    搞怪的猫咪
    剑龙王道,咻咻大爱!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69
    腹黑: 93 点
    珍珠: 1729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0(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2
    最后登录:2011-11-15

    鲜花 [0] 鸡蛋 [0]

     

    好感人啊!!!
    我本人是支持羽慕的,对朱慕就不怎么说了!
    至于四沐吗~~~从一开始的那两句话,我就觉得他们很配了!就是后来有点~~~~大家明白就好,
    我就不说了~~~
    莲善的~~只能说是青梅竹马吧!
    剑龙就更不用说啦!我只祈祷两人能够是永远的好妖!
    能够永远就这么紫金白玉共鸣!
    正如龙宿的诗号一样,
    "共饮逍遥,一世遥然"
    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日月,很登对的一对!两人在嘴上的针锋相对及在行动上的默契配合,
    实在是很赞!叶很令人心醉!记得在看霹雳奇象是,两人被紫金两人"杀死"时,真是心疼死我了!
    苍翠~~~我很无语!!!哎,只能对小翠说一声:你好强!
    真是苦命的师弟啊~~
    不过,既然人家都很享受了,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4-13 23:25 | 7 楼
    香芋蝙蝠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
    腹黑: 59 点
    珍珠: 170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0-07-24

    鲜花 [0] 鸡蛋 [0]

     

    好文~~~

    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立场就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7-24 00:16 | 8 楼
    庄小妩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7
    腹黑: 67 点
    珍珠: 151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7
    最后登录:2014-06-14

    鲜花 [0] 鸡蛋 [0]

     

    作者加油……不过我倒是支持羽慕的-0-
              大爱苍翠~!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素琴无弦而常调,短笛无腔而自适
    顶端 Posted: 2010-08-27 17:52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4-27 00:0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