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九周年] 女王龍的養成之路(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4-12

鲜花 [234] 鸡蛋 [0]

 [九周年] 女王龍的養成之路(完)

-----
[女王龍的養成之路]



疏樓龍宿此刻的心情有些複雜。

暖陽微偏的下午三點,一向是他例行地與床被纏綿悱惻、難分難捨的午睡時間。擾人的電鈴聲偏偏選在此時響起,他低咒了幾聲不想理會,但是按門鈴的人顯然很有耐性,刺耳鈴聲像是奪命連環扣一樣響個不停,無奈之下他只得投降地起身開門。

大概是疏樓龍宿開門的表情太過充滿殺氣,快遞人員小心翼翼地遞上簽收單,一面惶恐地解釋著,「不好意思,因為這件貨註明一定要今天下午送到,所以打擾了你,非常抱歉。」

腦袋還在嚴重睏倦中的疏樓龍宿壓根沒聽清楚對方到底在說什麼,接過單子連看也不看一眼便簽上名,奪過快遞手中的箱子然後火速關門放狗……呃,關門送客。

又滾回被窩中舒適睡了一輪回籠覺,天色已近黃昏,飢腸轆轆的咕嚕聲這才把他從跟周大人還沒下完的棋局中帶回。不甘不願地爬起身,梳洗過後走進廚房準備料理今天的晚餐,這才後知後覺地被餐桌上的大箱子吸引去了注意,「什麼鬼啊這是?」

收件人上清清楚楚的『劍子仙跡』四個大字被他完全忽視,反正劍子的東西又有什麼是他看不得的?還害他午睡被吵醒,拆開來看一下也是理所當然的而已!哼!

箱子很大,卻不重。不像劍子以往慣買的書或是茶葉,試著左右搖晃也聽不出聲音;疏樓龍宿索性也不猜了,直接以近乎暴力的手段破壞了紙箱,然而印入眼簾的東西卻讓他瞬間呆滯,然後發愣到現在。

那是一套黑色的皮背心和成套的皮短褲,還有一些零碎的首飾配件。風格非常的……嗯,狂野性感。

皮衣這種東西他年輕的時候也很多,沒什麼大不了,只是現在不再像以前那樣夜夜笙歌(?)的瘋狂了,自然也沒有機會再穿,他衣櫥裡還有好幾件勁酷有型的皮外套呢!重點不是這裡有一套皮衣皮褲,而是……劍子買這種東西要做什麼!?

背心跟短褲都是非常輕薄貼身的款式,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劍子能穿的大小……也不是自己的尺寸。

驀地回過神來,立刻為自己直覺的念頭而狼狽地紅了臉。疏樓龍宿氣呼呼地將手底的衣物扔回紙箱中,出氣似地將箱子推得老遠,「誰、誰要穿這種東西給那個混蛋看啊!!」

「穿什麼東西?」

門戶響動,是劍子仙跡回來了。疏樓龍宿也不回答,只狠狠地剮去一眼,冷哼一聲轉頭進了房間。

雖然是一進家門就莫名遭到自家情人以像要噴出火來一樣的明媚金眸對自己『熱情』問候,劍子仙跡仍舊不動如山,悠然自在地維持著一貫步調將脫下的外套掛好,手邊的鑰匙歸位,換上室內拖鞋,這才不疾不徐地跟著走進房間,二話不說地將人一把攬在懷裡,「又怎麼啦?我的大少爺?」

疏樓龍宿掙了掙發現推不開,只得沒好氣地回答,「汝自己幹的好事,不要來問吾!」

「我?」劍子仙跡滿頭莫名其妙的霧水,「我怎麼了?就算要判我死刑總也得先讓我搞清楚我殺了誰吧?」

疏樓龍宿聞言冷然一笑,走出去將那個紙箱拿進來摔在劍子懷裡,「汝自己看。」

不太在意地隨手翻看了一下箱子裡的物品,再看看收件人姓名……劍子仙跡驀地笑出聲,「這倒是很有創意……龍宿,是你送我的禮物?」

一把奪過那件皮背心拉開在劍子眼前,要他看清楚,「……汝看起來像是穿得下這件衣服嗎?」

「既然是要送我的禮物,那怎麼會叫我穿?當然是你穿囉。」劍子仙跡的口氣再自然不過。

瞬間紅了耳根,疏樓龍宿口氣更衝地吼他,「吾也穿不下好不好!這根本是女人的尺寸吧!」

「你幹嘛買女生的衣服?你買錯啦?」

「汝才買錯!汝才全家都穿女裝!」

「噗!」

這句話真是無孔不入,連龍宿都學會了呢……劍子仙跡拼命忍住爆笑的衝動,趕緊將被惹到炸毛的小紫龍抱在懷裡拍哄,「是是是,我家的人都最喜歡穿女裝了……」

「只有汝愛穿!少拖別人下水!這東西明明就是你買的!」

「噢,收件人確實是我沒錯。」

莫名地,劍子仙跡臉上的笑容開始轉深,「不過龍宿啊……收件人寫的是我,可未必就是我買的,也有可能是別人買給我的呀。」
「吾不管,反正這東西汝自己想辦法解決。」

「還能怎麼解決?不就拿來穿囉?」

疏樓龍宿賞他兩個白眼,「汝還真的喜歡穿女裝啊!?」

「我穿女裝不稀奇,不如可愛的龍宿穿給我看看吧?」

「汝去死!」

一記鐵拳結束了劍子仙跡的胡說八道,任由他倒在床上哀號裝死,疏樓龍宿冷笑地用腳踢踢他,「滾到一邊去,我餓死了要去作飯……」

「嗯……好吧,沒有這種魔鬼身材,穿這套衣服想必也不好看吧……」

「汝說什麼?」

走到房門的腳步停下,疏樓龍宿狐疑地回過頭。不知何時坐起身的劍子仙跡從紙箱裡掏出了一本模特兒示範裝扮的型錄,正看得津津有味。

劍子仙跡敷衍地揮揮手,連頭也不抬,「沒事,你去忙吧。」

疏樓龍宿驀地有些不是滋味。

看看看!看什麼看啦!?等一下就全部買下來叫汝穿!哼!

-----

晚餐的氣氛已是不太對勁,吃過了飯,劍子仙跡還在對那本型錄上的模特兒品頭論足。

「嗯,這個腿太短了不好看。」

「這個腰這麼粗怎麼當上模特兒的?」

「喔喔!這個倒是不錯,長得也很可愛呢……」

「有什麼好看的?」

琥珀金眸不高興地瞪去,豈料劍子仙跡竟然還敢火上加油,「這些模特兒身材這麼好又這麼正,當然好看哪!」

……有吾好看嗎!?

到嘴邊的質問差點真的脫口而出,疏樓龍宿強忍住氣,不想讓劍子捉到把柄,惡狠狠地撂下話,「那汝慢慢看,晚上也跟那本書睡覺好了!晚安!」

摔門的聲音震天價響,盤坐在沙發上的人卻仍舊不為所動,只有遮在型錄後面的嘴角悄悄地,彎起了得逞的弧度。

-----

疏樓龍宿瞪著衣櫃看。

他當然不是為了穿給劍子看,只是因為……因為!劍子居然敢嫌棄自己!就為了那幾個長得不怎樣(龍宿的偏見)的女人!!

「哼,吾就讓汝見識見識,什麼叫做『有眼不識泰山』!!」

飛快地從衣櫃底層掏出幾件衣物,疏樓龍宿認真地開始換裝。不過片刻,原本慵懶舒適的居家風情搖身一變,成了狂野不羈的性感模樣。

貼身的皮質短版背心,故意不拉上的拉鍊展露出大片雪白結實的胸膛;低腰皮長褲包裹著修長筆直的美腿,再繫上銀質皮帶,上下一比對,顯得格外緊實的腰線無比勁瘦誘人……

對著落地式全身穿衣鏡仔細檢視,疏樓龍宿頗有些得意。

雖然養尊處優了這麼些年,他的身材線條可是一點走樣都沒有!哼哼哼,正所謂天生麗質……

「龍宿?」

身後的房門被打開,不用猜也知道是誰。向來不肯服輸的倔脾氣忽地一古腦兒湧上,於是疏樓龍宿只是瞇細了鎏金鳳眸,挑釁地從鏡中朝著劍子仙跡一笑,「如何?」

劍子仙跡卻不如預料中那樣露出癡迷神情讚嘆,仍是雲淡風輕地一笑,「你太瘦了,最近沒吃好?」

意料之外的挫敗沒有打擊疏樓龍宿的鬥志,反而讓他更加興致高昂,打定主意非要逼得劍子仙跡這個混蛋變臉才行!

只見他傾顏一笑,甜甜酒窩讓那本是絕美貴氣卻散發距離感的容顏變得魅惑力十足,「太瘦嗎?吾倒覺得這樣剛好。」

繼續從拉開的抽屜中取出一雙純黑長手套戴上,緞面布料發出溫潤光澤,映得那上臂肌膚更加細緻賽雪。接著取出一把閃著銀光的剪刀,劍子仙跡的眉頭微不可見地皺了一皺,輕輕喝道:「龍宿,你要做什麼?」

疏樓龍宿無辜地一笑,抬起右腿踩在貴妃榻上,「這件褲子太熱了,吾來想個辦法。」話聲方落,只見銀光一閃,疏樓龍宿竟是毫不猶豫地將長褲由大腿位置痛快下手,一刀剪去了大腿以下所有部份。

亂糟糟的白眉一揚,劍子仙跡大約已經猜出了疏樓龍宿想做什麼,只是面上仍舊不動聲色,「龍宿,好好一件褲子,何必這樣蹧蹋?」

「吾這是賦予它新生命,怎算蹧蹋?」

疏樓龍宿言笑宴宴,談話間已然手起刀落,左邊的褲管也被一刀剪去,瞬間便成了貼身到幾乎什麼都遮不了的短褲。

墨色眼眸闇了闇,試著力持語調平穩,淡淡譴責,「小心點!就算真的要剪也先脫下來再剪……要是傷到自己怎麼辦?」

「吾怕脫了下來,就穿不回去了呢。」

軟軟話聲像是含在嘴裡,狀似不經意地壞心吐槽。察覺出了劍子仙跡的動搖,疏樓龍宿頃刻心情大好,「劍子,床底下有個鞋盒,替吾拿出來。」

無奈地輕輕搖頭,仍是依言蹲下身,翻找了一下才看見疏樓龍宿指定的鞋盒;劍子仙跡取出盒子打開,是一雙要繫鞋帶的黑色長靴。

還來不及起身,一雙瑩白的玉足便擱到了他膝上,「幫吾穿上。」

劍子仙跡意味深長地看向那隻足踝的主人,卻見疏樓龍宿已是整個人靠坐在貴妃榻上,隻手撐著臉頰靠在扶手上,笑得一臉燦爛,抬腳踢了踢他催促道:「快穿呀!」

穿過繫帶長靴的人都知道,這種靴子不論穿脫都是非常的麻煩費勁;因此劍子仙跡的動作非常輕緩小心,一隻靴子磨蹭了半天還沒穿好。疏樓龍宿懶洋洋地拄著頰看著,掩不住眸中笑意,「不過是隻靴子,難道真難倒了汝劍子仙跡嗎?……該不是根本就想趁機想佔吾便宜吧?吾看汝好像摸得挺起勁的。」

「要不是知道這鞋子難穿,你還會指使我幫你穿嗎?」

淡淡反駁,劍子正在調整鞋帶的鬆緊程度,偏偏那人還壞心地抬起另一隻腳不斷騷擾打斷他,「龍宿,別鬧了。」

「吾鬧什麼?」

口吻當然是非常的無辜,然而微涼趾尖已經靈巧地穿過襯衫的縫隙,有一搭沒一搭地在對方心口上來回摩挲點火……劍子仙跡猛地一把捉住那隻頑皮的足,那雙墨色眼眸深得看不見底,「玩火?」

琥珀金眸眨了眨,越發得意的小模樣,疏樓龍宿微微傾身靠向劍子仙跡耳畔,軟噥儒音甜得像是裹了一層蜜,「怎麼?汝怕了?」

劍子仙跡的回答是一把將人拖進懷裡,狠狠地欺吻上去。疏樓龍宿自是不甘示弱,反擊似地唇舌交纏,熾烈的擁吻像是點燃了兩人周身的空氣,週遭的溫度漸漸升高,幾乎要擦槍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瞬間,突然一陣金屬碰撞的清脆聲響,驚醒了沉迷的劍子,「龍宿?」

疏樓龍宿一臉笑意狡黠而得意,襯得狐狸似的金眸燦燦,「汝中計了。」

動動手腕,發現自己被牢牢地銬在貴妃榻的椅腳邊,劍子仙跡又好氣又好笑,「龍宿,快放開我。」

「吾不要!」

高傲地揚起下顎,露出完美而優雅的頸線,「誰叫汝故意在吾面前看那些女人……哼!有什麼了不起的,比得上吾的華麗無雙嗎?」

「是,當然比不上……」

被銬著的劍子仙跡端坐地板,倒沒有被困之人的憤慨激動,依舊是悠哉甚至可說是享受地看著眼前情人宛如孔雀展翅一般華麗高傲的姿態,「有誰比得上我家龍宿呢?」

略低的視線瞥過某一處,眉頭忽地皺緊,「龍宿,你受傷了?」

「嗯?有嗎,哪裡?」

「右邊大腿。」

低頭一看,一道細小血痕,在雪白大腿上沁著幾點艷紅血珠,宛如雪地櫻瓣一般絕麗,疏樓龍宿輕輕一笑,「真的耶,劍子……該怎麼辦?」

雖是問句,身子卻已經自動自發地往對方靠了過去,挪腿輕移,將傷口往劍子仙跡面前湊上,劍子仙跡自是不會讓他失望,低下頭便仔細舔舐起來。

溫軟舌尖在微涼肌膚上造成一連串曖昧刺激,疏樓龍宿本能地瞇細眼,某種熟悉的燒灼感在下腹點燃,迫使他愛嬌地開口輕喚著:「劍子……」

低首探入腿間,原本安撫的細吻逐漸情色起來,變成渴望的來回啃噬,留下串串艷紅青紫。被銬縛住的雙手並沒有形成太大阻礙,劍子仙跡直起身,輕咬著褲頭的銀質鈕釦,試著將它扯開,「乖,自己解開。」

饒是自己起的頭,乍然聽聞此等要求仍是讓疏樓龍宿赧紅了雙頰,本不想這麼輕易就順了劍子的意,可是此時此刻……為難他不就是為難自己?微咬下唇,最終還是顫抖著手解開褲頭,將拉鍊也一併拉下。

「好乖。」

讚賞的吻落在那微微隆起的起伏之上,隱約可見菲薄布料已經被打濕了一小片,劍子仙跡輕笑起來,在那處輕咬了一下,立刻感覺身下的疏樓龍宿震動了一下,抱怨似地低喊:「劍子!」

忍不住笑,咬著底褲的褲頭往下拉開,那極欲人疼愛的小獸早已顫抖著挺立起來,眼角偷偷瞄了一眼疏樓龍宿,正是渴望又難耐的眼神,琥珀金眸寫滿了催促。劍子仙跡向來愛看疏樓龍宿這一刻的迷亂神情,當下不再遲疑地含住了那人的分身。

「嗯、哈啊……」

靈活的唇舌來回愛撫著敏感柱身,溫熱濕暖的包圍足以將任何一個男人逼瘋,由於劍子仙跡被銬在椅腳,迫使疏樓龍宿必須挺起腰身,才能主動地將自己送進劍子仙跡口中。從落地鏡中看得一清二楚,自己正雙腿大開任由劍子仙跡跪在自己面前恣意憐愛,青蔥十指穿過劍子仙跡雪白髮絲,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推拒還是催促。這等從未有過的靡亂姿態讓疏樓龍宿感到有些羞恥,更多的卻是瘋狂脫序的快感,讓他無心也無力再去想任何事情。

此時此刻,他的世界裡只有眼前這人──用盡全身熱力,正在賣力取悅著自己的情人。

「劍子、劍子……啊、快……再快一點,好棒……」

相較於已然沉迷的疏樓龍宿,劍子仙跡顯然是冷靜得多。微微一笑,耳邊聽著疏樓龍宿難得脫口的誠實愛語,劍子仙跡知道時機成熟,溫熱舌尖忽然重重舔舐過柱身浮凸,然後探入頂端的鈴口重重一吮──

「啊、啊啊啊──」

像是繃緊到極限的弦終於斷裂,濁白的慾液飛散而出,有幾滴沾染了劍子仙跡的頰側。發洩過後的疏樓龍宿還癱軟在椅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無力阻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人仔細地舔唇舐去,像是剛剛吃了什麼好吃的東西一樣,「龍宿,舒服嗎?」

此時才意識到自己方才做了多麼丟人的事情,疏樓龍宿強撐起尚無力的雙腿,只想快快逃離如此荒淫的情況,「汝、汝快走開!吾要洗澡了……」

「那怎麼可以?還有我的份哪。」

話聲方落,疏樓龍宿只覺腰上一緊,霎時天旋地轉,等他能看清楚眼前事物時,已經被仰面壓制在貴妃榻上了,「既然你這麼喜歡這裡……那今天就在這裡好了?」

「汝不是被吾……汝是怎麼解開的?」疏樓龍宿不敢置信。

「你拿的是我平常在用的手銬……問我怎麼解開?」

劍子仙跡笑得好溫柔,手下卻一點餘勁也不留地將疏樓龍宿雙手反剪,銬在貴妃榻的椅背上,「你不知道,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鑰匙』嗎?還是你把我銬起來,其實只是為了情趣?」

狼狽地紅了臉,疏樓龍宿扭動著身子掙扎,「汝想得美!放開吾!」

「呵,我計劃了這麼久,賣力演戲又忍耐了一個晚上才等到這一刻……哪有這麼輕易放過你的道理?」

「汝……」像是現在才想通一切,可惜為時已晚,「汝根本就是故意做給吾看的!?」

「是呀,不然你怎麼可能會乖乖地穿上這身衣服給我呢?」

低下身,惡意的唇舌開始沿著敏感的腰線放火,炙熱大掌也沒閒著,早已撫上垂涎已久的腿側,「只可惜了這條皮褲……還弄傷了自己,該罰。」

「吾剪吾的褲子關汝……啊、嗯嗯啊……快住手……」

被銬在頭頂的雙手導致他防線大開,根本無力阻止那人在身上肆虐。靈活指掌脫下搖搖欲墜的皮褲,然後將那雙長腿分得更開,指上沾了足夠的潤滑液,毫無猶豫地探進疏樓龍宿猶是高溫緊窒的後穴。

「唔、哈啊……等、等一下……」

情事方面,劍子仙跡對他向來謹慎小心地對待,但是今日同樣仔細的動作裡卻像是帶上了幾絲急躁,讓人窺探到其中渴望難耐的意味。原本探入的長指不再停止不動地等他適應,而是誘引似地輕輕來回抽送,逼出了他顫抖的輕吟,在察覺那嬌嫩後穴微微的吸附和收縮之後又飛快地加入了第二指、第三指,略顯急切地開拓起來。

「可以嗎?龍宿,可以嗎?」

鎏金鳳眸被水光迷濛成一片,只餘本能地緊緊攀住那結實臂膀,疏樓龍宿屏息像是等待,等待著那飽足充盈的一瞬間,「劍子,快一點……」

回應他的是一聲低吼,隨即被重重地貫穿。

後腦到腰間一陣熱辣辣的麻──分不出究竟是痛楚還是極致的快感。劍子仙跡遠比他還要熟悉他身體的每一吋,幾乎是一進入便再沒有顧忌地帶領著他瘋狂律動起來。

「劍子、劍子、劍子、劍子……」

疏樓龍宿什麼也說不出口,只能依憑本能地不斷呼喊那操縱著自己的人,被推上了持續不斷的瘋狂高潮之上,無法解脫。

不是沒有做過,只是今日總覺得特別難耐。身上的劍子仙跡像一團火,幾乎要將他熊熊焚燒。

──他們將會被這片情火一同烤炙,在彼此的手中融化,然後重生,再也不分你我。

-----

「汝……那個包裹……」

「嗯?」

將累得連根手指也抬不起來的情人抱進浴室清洗,本以為疏樓龍宿要不了三分鐘就會沉沉睡去,卻忘了這小紫龍的好奇心向來異常堅定,非要打破沙鍋問到底不可,「什麼包裹?」

「那套皮衣,到底是怎麼來的?」

貓兒眼充滿濃濃困意,但沒得到答案他說什麼也不肯甘心睡下,「其實是汝自己買的對不對?」

劍子仙跡輕笑,「大概是,小精靈送我的禮物吧?」

「汝少胡扯!吾都幾歲人了還用這種爛理由想拐吾嗎!?」

「呵呵呵……」

「不准笑了快點給吾說清楚啊啊啊啊啊!」





[女王龍的養成之路] 完





-----

呃,其實我是指定代打(?),主要的目的是要曬曬這張圖wwwwwwww

繪者:永遠的劍福會總舵主兼吉祥物兼劍龍村地下村長的腐海狡捅袋鼠奶拔狡近南(也太長##

微博的圖不給外連的嗎?OAO 



僅以此文此圖,祝福主人先生永遠「幸」福快樂XDDDDDDDDDD
[ 此帖被行雨在2013-05-15 09:4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9(龙鳞黄泉) 肉香四溢!
  • 珍珠:+3(初行雲) f&e:文很好,但是圖看不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4 23:37 | [楼 主]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诶诶,同修,图我不是帮你传过了咩?看不到诶~~~~

    文果然还是肉香四溢~~~女王大人小的也要舔!!!【剑子:滚……

    狂野性感的衣服,那必须是女王大人专享!

    为了吃肉剑子先生果然连小精灵什么的烂借口都用粗来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5 13:07 | 山东省东营市 1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4-12

    鲜花 [23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龙鳞黄泉于2013-05-15 13:07发表的  :
    诶诶,同修,图我不是帮你传过了咩?看不到诶~~~~

    文果然还是肉香四溢~~~女王大人小的也要舔!!!【剑子:滚……

    狂野性感的衣服,那必须是女王大人专享!
    .......


    我猜是大陸連台灣的相簿都有問題,因為昨晚我用的你的連結,行雲就說看不到了~
    今早我轉了微博相冊,可還是看不到.......OTL||||||

    女王龍這麼霸氣嬌蠻(?)也是劍子寵出來的,怪不得別人XD
    不過這等美味也是只有劍子獨享,還是頗令人妒恨的......

    為了吃肉什麼藉口都得用上啊XDDDDDDDD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5 13:14 | 2 楼
    竹韵潇潇
    Always keep your faith!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1
    腹黑: 67 点
    珍珠: 169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小时)
    注册时间:2013-01-25
    最后登录:2015-01-27

    鲜花 [1] 鸡蛋 [0]

     

         血槽已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5 15:30 | 3 楼
    天青石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2
    腹黑: 101 点
    珍珠: 173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4(小时)
    注册时间:2012-06-26
    最后登录:2018-04-21

    鲜花 [1] 鸡蛋 [0]

     

    好香艳啊,鼻血哗哗的。。。
    果然女王是被宠出来的,话说要是再加一条鞭子就更好了(此人节操已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7 17:29 | 4 楼
    大萌生物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5
    腹黑: 60 点
    珍珠: 1498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小时)
    注册时间:2013-06-30
    最后登录:2014-08-28

    鲜花 [0] 鸡蛋 [0]

     

    文好萌。。龙宿大人傲娇又别扭这点最可爱了。 剑子先生果然一如既往的腹黑。
    配的图也很给力 鼻血ING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7-26 17:12 | 5 楼
    凌雲臥龍
    凌雲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00
    腹黑: 65 点
    珍珠: 51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98(小时)
    注册时间:2014-09-11
    最后登录:2015-04-16

    鲜花 [0] 鸡蛋 [0]

     

    !!!!!!圖太給力了....作者大大太神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0-20 09:10 | 6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琴箫和鸣≡

    Time now is:04-22 12:4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