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2.24 畫壁旗亭煙華正冷(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凜墨梢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7
腹黑: 52 点
珍珠: 502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39(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02
最后登录:2019-01-12

鲜花 [2] 鸡蛋 [0]

 02.24 畫壁旗亭煙華正冷(完)

0
一言以蔽之,就是從暗夜塵世前到暗夜塵世後的這段時間,也就是六版疏樓龍宿的這段期間的原劇衍生產物,最初的架構是小段子樓,不過寫到後面連貫性越來越強了(咦),然後就這麼寫到結尾去了........

我想寫寫那段時日疏樓龍宿的生活和心情.....偶爾穿插著劍子仙跡的。大概就是這樣一個故事吧。

希望不會太凌亂。
時間上可能會有錯置現象,希望大家別太在意。(掩面)








1.

劍子仙跡在庭中泡茶。
季秋將止,初冬將至,這大白天的太陽也逐漸褪去了赤裸裸的狠勁,幾乎是溫馴可愛了起來。三分春色本就是個景色怡人的好所在,如今天涼氣爽,更易讓人處之其中流連忘返。
儘管如此,太陽到底依舊是那個正常人曬了可助維他命D吸收及預防骨質疏鬆、嗜血族卻是萬萬見不得的那個太陽。所以在穆仙鳳變成了嗜血者、行動上受到了限制以後,白天裡疏樓龍宿的茶通常都是劍子給親自泡的——如果劍子在的話。
譬如今天。穆仙鳳將新送至儒門天下的各種高級茶葉分類收至儲茶室後,前腳才剛離開,劍子後腳就晃了進來,對著幾個櫃子環視了三圈,取了其中一包黃山毛峰回到庭中,熟能生巧地架好小爐子,準備取火。他一邊行雲流水般地動作著,一邊淡淡地環視了三分春色一周,發現尚未看見那紫色的身影回來,便放緩了手裡的速度。

經過了神州之災與死國之亂,宮燈幃不幸被炸壞了以後,龍宿似乎不急著修復,隨意放任那工程相當緩慢得進行。佛劍曾不經意地問過一次,龍宿只是淡淡地回答,不礙事的,反正遲早會完工,到時候便帶著兩位好友一同欣賞十里宮燈夜明的美景。
劍子也不知這箇中詳細,但凡龍宿這樣的人,修或不修的背後肯定都是帶原因的,龍宿不說,劍子倒也不打算過問。
反正在劍子是沒有認家或者認床的毛病,頂多就只有認人的毛病——所以只要有龍宿在,就算是學海無涯還是異度魔界還是火佛宅獄甚至晦陰絕域他都睡得。
所以劍子便隨龍宿移居至三分春色。

不一會兒,龍宿便從劍子的東南方矮籬邊出現。
劍子只看了龍宿一眼,即明瞭龍首大人剛從儒門天下下班回來,於是忍不住暗讚自己時間算得是越來越準,眼下正是置茶的時候。龍宿在旁邊小池子舀了清水淨手,然後不疾不徐地走向庭內。
劍子對著來人揚起一個很標準的劍子式微笑,「龍宿,你回來了。」

龍宿確實是從儒門回來的,一年一度的招考大會剛結束,這會兒可得忙上一陣子。湊巧前幾天劍子外出與朋友聚會,他便索性把自己關在儒門天下,直至繁忙事務告一段落方歸。
龍宿看著剛泡好茶的劍子含糊不清地嗯了一聲,依著劍子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劍子略收拾了一下桌面,給龍宿先上一杯茶。
「茶水看起來綠翠明亮,香氣也挺純正,不愧是黃山毛峰,」劍子呵呵地笑著遞到龍宿面前。「確實是好茶哪。」
龍宿毫不疑有他地隨口問道「汝何時又在儒門天下偷搶拐騙了?」
「今天。」劍子臉不紅氣不喘,好像這茶本來就是放在自己家。「不知道又是哪個組織送來的,才剛奉上,熱騰騰的呢,不喝太不給面子了,你說對麼,龍宿。」
「哦?儒門天下何時取得何茶置於何地,汝倒是相當有概念麼。」
「耶,好友讚謬了。」
龍宿瞇起眼,心下明白這大概是下面的人今早收到茶後送至穆仙鳳那兒,那丫頭希望趕快給自己嘗鮮,便私底下暗示給劍子知道,好讓劍子去取來泡,於是也不同他多提這些。他端起茶,啜飲一小口,清香四溢,確實是極品。
龍宿稍稍緩和了一下身子,接連幾日的苦勞結束了以後終於可以閒適了下來,疲憊感這才後知後覺的慢慢浮上水面,讓龍宿感到有一點頭暈。他看著桌子對面的道人從容自若地為自己準備茶水與糕點,神情淡定,白衣白髮迎風飄逸出令人安心的弧度,頓覺這樣的光景,便是所謂的天地祥和、歲月靜好。
龍宿就這麼看著看著,慢慢地在心底滋潤了起來。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劍子仍舊站立著,緩慢而輕盈地轉過身子背對龍宿,抬起頭仰望那許久不見的藍天白雲,覺得心情很舒暢很痛快。背後斷斷續續地傳來某些唏唏囌囌的聲音,他隱約聽見龍宿似乎是一邊在備紙筆一邊自言自語一般地輕輕地嘀咕著「如此這般陽光普照大地的感覺真好。」
劍子不著痕跡地點了點頭。
可不是麼,劍子贊同地想著。前陣子被塵世暗夜壟罩得快要走火入魔的龍宿經這陽光一照,整個人又開朗溫柔了起來,燦爛明媚、華麗無雙,真好。感覺就像是從未歪邪過。

劍子回首,龍宿那閃爍著光明與希望的鎏金色雙瞳便很自然地對上了劍子的眼神,劍子覺得那雙眼彷彿就像一道金色陽光,恬淡而溫暖,照亮了自己心靈的每個角落,於是笑了起來。



2.

劍子仙跡的興趣廣泛,其中一項便是折磨他的至交好友疏樓龍宿。
這是劍子在和龍宿還有佛劍手牽手同踏天地源流成為三教頂峰以前,就已經養成的好習慣。

為了培養如斯興趣,腹黑無雙的劍子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
比方說,把龍宿家後院的曇花全部摘得一乾二淨,換上大把大把的曼珠沙華。
比方說,趁龍宿入浴時把更衣偷走,然後跟龍宿說「把你的身體還給吾,吾就把衣服還給你。」
比方說,把儒門藏書庫的書全部搬出來在疏樓西風和豁然之境之間擺起了骨牌大陣。
比方說,半夜不睡覺蹭到龍宿床上去給龍宿說鬼故事,一連說了一千零一個夜晚。
比方說——把麻煩包裝得天下無雙然後丟到龍宿家裡去,美其名曰贈禮。

穆仙鳳便是在這樣的形況下,莫名其妙地加入了儒門天下。

龍宿看著劍子仙跡抱著一個孩子出現在疏樓西風的時候,覺得這畫面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於是皺起眉頭對著來人問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劍子,汝何時有了孩子?
劍子一聽也不惱,笑著回答說吾若有孩子那肯定是和你生的,你怎麼會忘了呢?
龍宿差點就打算把手中的扇子往那張厚臉皮招呼過去,不過他想想劍子懷中抱了個小女孩,還是忍住了。他保持鎮定地問劍子,這女娃兒究竟是誰?
劍子聳聳肩,「吾也不知道。」
龍宿的白眼簡直快翻了一整圈。「汝不知道?那汝抱著的是甚麼?」龍宿指了指那個孩子。
劍子順著龍宿纖細的手指往自己的懷裡看下去。「一個女娃兒。」
龍宿終於成功暴走了。

後來到底發生何事並不重要,總之折騰到了最後,龍宿還是舉起雙手雙腳宣布投降,答應劍子將這個女孩安置在儒門天下。劍子說這個孩子是他遊歷東北時在穆城的一處慘遭滅門的大戶人家庭內意外發現的,她是唯一的倖存者,躺在鳳仙花叢裡奄奄一息,若不相救她可能活不過隔天,才會帶著她回到這裡。於是龍宿便給女孩起名叫做穆仙鳳。
為了讓女孩得以正常成長,龍宿給她建了一處小屋,找了個奶娘伺候著。待女孩長大了些,又找來了正統儒門天下出品的學者,教她讀書識字,打好學術根基。劍子偶爾也會去探望穆仙鳳,每次都給她帶了苦境四方特產,說故事給她聽。
龍宿難得有空時也會親自指導。穆仙鳳算是個天生運氣不差的孩子,資質也很不錯,性子乖巧伶俐,懂得察言觀色,隨便教她甚麼她都學得甚快,很得龍宿歡心。於是龍宿跟劍子說,等穆仙鳳長大,打算升她做護法。劍子笑著點點頭,如此甚好,這孩子吾們一路看著長大,放在身邊最合適不過。

穆仙鳳成為龍宿的貼身護法後,由於劍子老愛纏著龍宿不放、龍宿偏又常常下意識地往劍子所在位置移動,於是劍子看到穆仙鳳的機會依然很多。彼時穆仙鳳已經是個相當出色的護法,對龍宿主人是說一不二的忠心耿耿,表裡如一的崇拜與尊敬,讓劍子覺得自己當初的做法果然是正確的。劍子覺得自己也該盡點責任,於是常常找到了機會便給穆仙鳳說些龍宿為人不知的二三事,八卦的同時其實是想讓穆仙鳳更了解龍宿,才能把龍宿照顧得更加無微不至。
穆仙鳳多聰明機伶的一個人,自然懂得劍子背後真正的用心。所以穆仙鳳對這個打從自己有記憶以來總是對自己極好的劍子先生一直存有不少好感,儘管她其實並不是很清楚當年她進入儒門的詳細背景,只知道自己是幼年失恃失怙,給人領回儒門的。



3.

佛劍正一步步地走向忘塵緣規劃好的請君入甕之計的時候,劍子的功體早已回復得差不多了。那時候江湖上盛傳著佛劍分說與天原佛鄉不得不說的故事《佛曲•三部曲》(←作者實名不詳筆名丁丁),龍宿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一口茶在嘴裡差點就把持不住氣質地要噴出來。

後來在忘塵緣高調積極地為拯救佛劍奔波的同時,龍宿和劍子做了個約定,由龍宿先出面接管佛劍復生的事情。接著龍宿高調現身垢淨不分之地,大搖大擺地唱著詩號宣布佛劍這檔子事兒吾插手管定了,汝們該忙甚麼忙甚麼去,別礙吾辦事。
忘塵緣有點兒傻眼的望著眼前這位珠光寶氣俊雅絕艷的儒門龍首,雖然當初為防止不可抗力之意外,他早已想過好幾種備案,但他確實沒想過這不可抗力的意外竟然是來自此人。
若是那位道門先天那還說得過去……忘塵緣默默地想,莫非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疏樓龍宿同劍子仙跡廝混太久,也被傳染了做事硬要讓人料不著的病?

至於那位被點名的劍子仙跡則在某個微風徐徐的清晨,突然獨自離開了三分春色。

再後來,佛劍終於外表正常髮色正常穿著正常連腦袋也正常回來了之後,龍宿便一直乖乖地待在三分春色,甚麼都不說,甚麼也不做,就只幹一件事:等。
等著穆仙鳳每天給自己泡上新入手的茶,等著儒門天下一年一度的招考大會的開始與結束,等著佛劍收拾善後完畢來找他談一談這陣子的種種,等那十里宮燈重現盛明夜色,等那白晝和永夜從未間歇地靜止與交錯,等那秋天慢慢拂遍神州大地,等那個人回家。

——是的,等那個人,回家。



4.

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和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二給你選,你要選擇哪個?
這個問題讓霜旒玥珂煩惱了很久。
但她沒想到的是,她都還來不及決定好,玄冥氏就已為了保住她而選擇了死亡。
果斷又決絕。

龍宿盯著眼前淚眼婆娑的女人感到一陣無奈。他自然是不能就這樣丟著人不管的,畢竟好說歹說自己也已經答應過玄冥氏要幫忙照顧這個唯一的寶貝妹妹。
何況,在龍宿心底,就算撇開佛劍的事情不說,他對這個女人,其實還有一絲絲感激。

自從滅定師太搖身一變成為劍子仙姬之後,龍宿和劍子就這件事吵過好幾次,雖然都不是很嚴重的吵架,反而比較像是慣常的貧嘴,但龍宿心裡就是有些不痛快。他不願意承認自己這是在吃醋,只好怪起劍子太溫柔太多情,讓師太那般心安理得地在自己面前放肆。
然而,霜旒玥珂的出現,終於讓他稍微理解了劍子的心情。所謂真正萬般無奈想不到的命運和緣分,就是即使千金可買早知道,你還是只能選擇同樣的道路,為了心中更想守護的東西而犧牲。很多很多年以前成為嗜血者沒多久的龍宿負傷退隱時,也曾有過此體悟,如今這樣的感受卻是更加鮮明而綿密地刺痛著他。
面對霜旒玥珂以及風水輪流轉的變化,龍宿除了無可奈何,也終究只能無可奈何。
人生啊…………總是令人料不到。

聽龍宿說明完所有來龍去脈之後,滅定師太義不容辭地答應幫忙照料這位冰樓公主。龍宿還是有些不放心,想起劍子前陣子不只一次地向自己抱怨豁然之境的飯菜簡直比棄天帝還令人感到恐懼,於是決定大方地暫時出借穆仙鳳給兩人。

離開豁然之境前,龍宿看那三人完全對不上拍的邏輯和百分之兩百牛頭不對馬嘴的談話內容,暗自搖了搖頭。不過當他發現滅定師太的武術、獨立生存能力、甚至寂寞容忍力都比冰樓公主好上不只三倍,但成熟穩重度比起冰樓公主竟低了快十倍之後,他還是忍不住感嘆了起來。
人生啊…………人生。



5.

劍子看見蒼的時候心底仍舊帶著遺憾。想起道境玄宗,曾經的繁盛與如今的淡寂,連雲相奪天局都遺忘了如此重要的一大宗家,劍子是感慨的。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他偶爾還是會忍不住那樣地想著。
蒼倒是表現得稍微落落大方了些。蒼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他微微地垂下頭擺了擺手,像是很淡定,又像是在隱忍著痛。幸好這些日子吾也非全然寂寞著,總還是三不五時有朋友相邀聚會。蒼笑了笑說。道門甚麼都缺,就是不缺人。
蒼給劍子介紹,這位是湘君。
劍子點點頭,這個人我認識,誰云湘水,也是個吹簫的。
慕瀟韓心想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說得跟你一樣猥褻,哥吹的是笛子……

三個人既是舊識,很快就聊了起來。劍子和慕瀟韓就管樂器的話題聊得很是盡興,蒼又精於琴藝,三人話匣子一個打開就沒完沒了。
幸好慕瀟韓作為東道主還是挺盡責的,他漸漸地發現有人在他家門外似乎很有耐心地等著,於是朝著劍子打暗號。「有你的訪客呢。」雖然這兒明明就是我家,慕瀟韓嘀咕著。
劍子到外面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龍宿來找他。

劍子與龍宿兩人的談話方式通常是題內話和題外話同時進行,這是他們合夥時才會出現的獨門功夫。劍子一邊聽話一邊聊天,帶著趣味的口吻問龍宿說好友怎麼找到這裡的?
龍宿對著劍子也是一笑。汝之帳單都在吾之手上,吾要找汝有何難?
劍子說那也行。吾這便出借豁然之境予冰樓公主,過去欠你的帳單咱們就一筆勾銷,如何?
隨汝吧,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反正今後汝估計仍要繼續招搖撞騙、欠款不還的,不是麼。龍宿說著搖起了扇子。倒是好友啊——汝認為三分春色哪裡不好了呢?
「啊?」
「瞧汝最近都不太回三分春色來了,吾還在納悶,是因為美景怡人呢?還是美色怡人呢?」
「甚麼?」
「結果原來是都有?這地方確實不錯,連名字都取得很巧妙很刻意,是想和吾分庭抗禮麼?」
「……分庭抗禮,呃?」
「別裝傻。」龍宿哼了一聲,決定攤牌。「從實說吧,疏樓西風和篁翠東風,好友心底吹的是哪一陣風呢?」
「………」
這下子劍子從一頭霧水變成了一頭汗顏。

——喂!這才是你真正關心的吧!還口口聲聲說是因為冰樓公主移駕到豁然之境的事情必須跟自己報備一下才來的,明明就是想打翻醋罈子嘛!還有還有、這種小醋也需要吃嗎!



6.

待龍宿離開之後,劍子才突然發現,自己貌似已經好久沒有回那個所謂名義上的自己的家。
如今三分春色對他而言簡直快比豁然之境還要令他熟悉且安心……劍子有些恍惚,想起最近幾年江湖朋友們給自己捎來的信,地址寫的都是三分春色,於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過些日子還是回去看看吧,劍子心想,雖然那兒有個不好應付的師太,但再怎麼說都是自己家,偶爾也是該回去整理一番才是。
大不了拉著龍宿一同回去……劍子笑了起來,是啊,也不錯,就這麼辦吧。



7.

龍宿算準時間到達祭雲十一台時,已經有很多人先搶好位置期待著雲相奪天局的開幕大典了。龍宿看見儒門蘭藪宴風歌已經在另一頭坐定,本想基於禮貌過去打個招呼,但轉念又覺得儒門的世界提倡禮多人不怪,於是諸多禮節細碎繁瑣,這番高層首領的見面,光是基本禮數就繁冗得不得了,不適合在此表演,於是便挑了個僻靜的角落準備當個盡責的圍觀群眾。

龍宿還未站定,身邊突然閃起一道光,然後劍子就在自己左手邊冒出身影來。

龍宿強壓住翻白眼的衝動。他覺得他現在閉著眼睛都看得見劍子臉上正掛著怎樣的表情。
「好友就是非得要來搶吾之風采就對了?」
「非也。」
劍子似乎心情很好非常好,好到忘記這裡人蛇龍馬集聚一堂,正是完美的是非八卦場所。他一邊說笑一邊就大大方方地往龍宿身上蹭了過去,用肩膀撞了一下龍宿,還對著龍宿拋出一個溫柔的眼神以示討好。
龍宿對這個突然不顧眾人眼光在公共場合莫名其妙大曬恩愛的白衣道者有些無法適應,於是一臉震驚的瞪著他看了好幾眼。龍宿刻意壓低了聲音,愣愣地發問,吾應該沒看錯人才對?汝確實是劍子仙跡吧,那個寒酸小氣的……?!
劍子在龍宿身旁站穩了,淡定自若地回答說正是在下。
「那,給吾一個解釋。」
「這嘛,」劍子想了想,「——我們要站在一起,畫面才會好看。」
龍宿再次傻眼。

怔忪中的龍宿其實非常可愛,再搭配上他精緻好看的臉蛋,根本絕麗誘人,劍子不鬧還好、一鬧就鬧上心,忍不住想繼續捉弄下去,完全忘記自己當初是因為看龍宿吃醋吃到別人家門口覺得很心疼,又怕他一個人太久容易胡思亂想,決定過來陪陪他的。幸好龍宿迷茫歸迷茫,圍觀群眾依然是清醒的,大家終於看不下去,覺得該開的會還是必須要開,於是慕瀟韓秉持著道門人士犧牲奉獻的偉大精神接受了眾人的眼神推派,朝著劍子走了過去。
「兩位的友情看起來真是深哪…,儒門與道門能有此深厚交情,實為天賜難得的緣分。」經過再三斟酌,慕瀟韓決定把話說得婉轉一點,免得自己未來走到哪都被儒門天下通緝追殺。
「那是當然。」劍子勾起很好看的嘴角。「吾們交情之深,絕對遠超乎你們所能想像……」劍子一邊說著,突然又大膽地朝身邊呆萌的美麗臉龐偷一口淺香,隨即往旁邊逃開一步,整個人笑得極為狡黠。「……你說是吧,龍宿?」
龍宿這下子完全清醒了。
「劍—子—仙—跡!汝!汝發什麼神經!」大概是內心惡寒作祟,龍宿漂亮的臉蛋出現了一絲違和的扭曲。「還說什麼…什麼感情深厚,胡說!」他看著那個恥度大開的始作俑者恨恨地補充道,「這一切根本都是孽緣!」
「耶,天賜良緣怎麼會是孽緣呢?」劍子痞痞的笑著,「吾們感情何時不深了?嗯?」
「——水深、海深,就是與汝不深!」



8.

龍宿認真地發現,自己的孽緣算起來應該不只佛劍和劍子,還得再加上一個穆仙鳳。

每次穆仙鳳想保護主人結果腹背受敵,身為主人的龍宿反而老是跳出來擋在她前面挨揍。
穆仙鳳受凍傷,龍宿二話不說先向玄冥氏尋求治療,然後把她留在冰樓安身保命,自己再出去面對外頭險惡的大環境。
得知霜旒玥珂與滅定師太被殺身亡的消息時,龍宿下意識第一個想到的是穆仙鳳是否安好。
看見穆仙鳳終究保住一條命沒有被殺害,龍宿開心得差點就要原諒了暴雨心奴。
穆仙鳳發瘋,他替她擔心了好多天,又難過自責了好多天。
當麻煩找上三分春色的時候,龍宿拚死了命也要帶著穆仙鳳逃亡,還為她耗了好幾成功力,讓太陽再厲害都侵犯不到已經成為嗜血者的她。

如此愛護手下的程度,恐怕龍宿自己也會覺得有些過頭。
他暗暗地問過自己,難道自從神柱事件之後,他就不小心救人救上癮了?
可惜時間從不給他思考的機會。而緊迫危急的時候,身體的反應總是比大腦還要快。

其實在杜宇山莊看著穆仙鳳瘋癲發作瀕臨垂死邊緣的那個時候,龍宿也曾經想過,是否應該就這樣給穆仙鳳一個痛快,讓她走得安詳快樂一些,不再痛苦。
不過,事實證明,作為主人和她的教育者,過去即以護短出名的他肯定是下不了手的。何況他還想讓穆仙鳳跟在自己身邊。他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還不想目睹她的死亡。
龍宿也不知道自己這算是甚麼心態。但在他釐清以前,他覺得穆仙鳳還是先活著比較好。

也許他只是不希望再重新鍛鍊一個如此了解自己的護法。
也許他只是不希望自己是個連手下都保護不了的混帳主子。
也許他只是不希望讓自己的心情有太大起伏。
也許他只是不希望看到鮮血與淚水的錯痕。
也許他只是不希望在這種時候還要承受生死離別之苦。
也許他只是不希望重蹈默言歆的覆轍。
也許他只是不希望聽到另外一個人壓抑難過的輕聲嘆息。
也許……也許,他只是不希望這個劍子給他的孩子突然就離他們倆而去。

龍宿有些艱澀地閉上了眼睛。
穆仙鳳——這是他和劍子共同撫養長大的孩子,他不能這麼輕易就失去。



9.

塵世暗夜來襲,整個神州大地漫布著徬徨與慌張,邪魔當道,災亂四起。但龍首一聲令出,就算是天塌下來也無法動搖儒門天下一年一度招考大會的進行。於是儒門眾生一如往常地上班上課,克守崗位,各司其職,大事小事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日子該怎麼過怎麼過,總之非必要絕對不許去驚動到那個正在陪著中原正道和邪魔歪道切磋武藝的龍宿大人。
這也就表示,若扣除掉那個老是不乾不淨的江湖不算,儒門龍首的日子其實很閒適。
儘管活在無盡的永夜之中,龍宿依然自我,每天不是出門陪打架就是關起門來悲春傷秋,堅守著每天都必須過得華麗無雙的原則。

處在動盪不安的紅塵,從某種角度上來說,要懂得把苦痛當享受,才能活得健康快樂。
而疏樓龍宿,從來都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若要細數最近在家裡有甚麼特別的事,也不過就是玩毀兩個白玉簪、畫壞五幅劍子的肖像畫、撕裂八本隨手抄寫的書、折斷十一把扇柄、捏碎十六具茶杯……
是的,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華堂風上翦黯燭,醁醽消恨,緗帙不忘故書,琴簫孤,斷雲逐,畫壁旗亭煙華正冷,獨擎天門一時龍禹。

當第十七個茶杯不幸亡於自己手中,龍宿突然意識到某種異於平常的痛感。看著適才自己一時心血來潮寫下來的詩句,他終於發現,最近自己的脾氣似乎變差了,暴躁衝動,思想黑暗,力氣也常常控制不住地爆炸。
這可不是甚麼正常現象,龍宿警覺性地瞇起眼睛。
他總有種不好的預感。他隱隱約約地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就快要發生。


--------------------------------------------------------------------------------------------------------
To be Continued
[ 此帖被凜墨梢在2015-02-27 05:0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春滿訟庭花有韻,琴橫臥閣月無聲。
顶端 Posted: 2015-02-24 23:49 | [楼 主]
酒酿粉圆
道,不争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3
腹黑: 18 点
珍珠: 123 颗
贡献: 0 点
华丽: 0 点
在线时间:54(小时)
注册时间:2017-04-23
最后登录:2017-07-10

鲜花 [0] 鸡蛋 [0]

 

看了心里暖暖的,不管怎样,两个人终于又能一起享受人生了~说我家道长墙头多,道长其实挺冤的……谁不知道我家道长已经把家都抵过去了?标准同居的节奏啊!龙宿和暴雨心奴比变态那段,笑死我了……龙宿在对自己狠这一点,暴雨真心比不上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6-25 14:55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1-29 00:5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