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4.06【日月】一別經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凜墨梢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7
腹黑: 52 点
珍珠: 49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39(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02
最后登录:2015-11-28

鲜花 [2] 鸡蛋 [0]

 04.06【日月】一別經年

0
《一別經年》



溫文儒雅器宇軒昂超凡脫俗足智多謀謙虛有禮處世圓融慈悲親和文武雙全苦境第一大賢人清香白蓮素還真最近有了一個煩惱。不小的煩惱。

在數不清到底是幾百還是幾千年前的時候,他還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團子,年幼時鬼迷心竅、被八趾麒麟用糖葫蘆和糯米糕給騙到半斗坪上,從此便失去了做個平凡人家的權利。但是幸好,他並不孤獨,他還有一個師弟。那時候談無慾的個頭很小,比一般同齡的孩子都要小得多,一張臉蛋偏生得非常標緻,看上去就是很可愛也很容易被欺負的樣子。素還真每次喊他師弟,他便會乖巧地微啟櫻桃小口,回喊一句師兄,然後張著又圓又大的雙眼,毫無防備地呆呆地望著自己。素還真對談無慾說,師弟,從今以後我們就相依為伴了,這個天地再大、再廣,能陪著我們走到時間盡頭的就只有彼此而已。所以師弟,我們一生一世,都要相親相愛,好不好。談無慾很聽話,乖巧地點了點頭,天真無邪地看著素還真說,好,師兄,這一生我必與你相親相愛,直到終老。

後來他們長大一點,變成了不諳世事的年輕小伙子。兩人極具慧根,八趾麒麟教的東西,他們基本上都已經學完,八趾麒麟沒教過的東西,他們也約莫學透了八九成。所以他們多數的時候都很閒。素還真是個靜不下來的主兒,一旦有空,就成天想些稀奇古怪的點子,然後嘻皮笑臉地拉著談無慾一起付諸行動。談無慾雖然喜歡一個人安靜地讀書作畫、吟詩舞劍,卻總是願意乖乖地配合著素還真,兩個人聯手起來把半斗坪搞得天翻地覆,人仰馬翻。八趾麒麟被這兩個徒弟整得七葷八素一連整了好幾年,漸漸變得喜歡外出雲遊四海,回到半斗坪的日子極少,於是整個半斗坪以及附近的村落,都是日月才子的遊樂場。師父遠在天邊管不著,素還真掌權,人也開始大膽放肆了起來,他私心直呼談無慾的名,無慾,無慾,這名字在他耳中不若師弟二字藏著一道惱人的牆,是比較親密無間的,他唸著唸著,彷彿談無慾這個人也和自己真真正正地親密了起來,相知相守,形影不離。他一直很喜歡喊他名字。

——無慾,無慾。

那些年的日子都是很美好的,無憂無慮,自由自在,反正就算江湖塌下來了也尚輪不到他們去管。那些年的談無慾也是很美好的,乖巧柔順,恬靜溫婉,笑起來天地為他燦爛,閉上眼萬物為之靜止;那正值青春年華的翩翩少年,舉手投足間毫不掩飾地綻放著端莊優雅,即是舞劍也舞得唯美絕倫。素還真在八趾麒麟領著談無慾進門的那天,第一眼看到那雙清澈明亮的雙瞳和寧靜淡雅的白皙臉龐,就隱隱約約地知道自己這一生注定遲早要為這個人沉淪。

年少時期的談無慾在素還真的印象中,宛如天使一般的存在,純潔空靈,乾淨得彷若一張白紙。那白紙上頭甚麼也沒有,只有一朵蓮;那是素還真,他的世界是圍繞著素還真轉的,腦中眼中心中都只有師兄一人,專心致志,從不為別的事分神。他總是喊素還真師兄,師兄,從第一眼相見,八趾麒麟在他耳邊說「這位便是你的師兄了,他叫素還真,你就喊他師兄罷。」談無慾便是這般地叫著。

每當素還真想起這些往事——就算只用腳趾頭回想——總能忍不住令他心醉。

之後兩人涉入了江湖,紅塵俗事將兩人染得一身腥,談無慾被折磨得久了,走火入魔,由明墮入闇,雙眸染上陰暗汙穢,失去了最初的澄澈。他開始和素還真刀劍相向,從前喊著師兄別走,現在嚷著素還真死來。那時候的素還真也許是在潛意識中抵死不願意承認他的師弟會變成這副模樣,總之他也一改從前的態度,不再喊他師弟、亦不再喚他無慾,在第三人面前更是甚少提起這個人,兩人若是見了面,素還真也只管你你你你你的叫,口氣中竟悄悄挾著些許的連自己也未察覺的心有不甘。

是的,素還真深知自己確實挺不滿。他心中總有一個特別的角落,立在江湖之外的桃源,那裏只有他,和他的師弟,他們閒雲野鶴,他們談笑風聲,不再賣命乞討著天下太平,也不再多情卻被無情惱。多年來素還真一直藏著這個可以崩壞他蒼生和平大事業的迷夢,藏得極好;但在夢裡他總能憶起當年用軟綿綿的聲音喊著師兄的那個軟綿綿的師弟。

當聖蹤和地理司合體自爆、月才子淨從穢出而後重生,素還真看著談無慾一個瞬間從桌子底下現出麗影,身輕如燕,飄渺若雲,翩翩然的轉了三圈,然後慢慢地落在地理司前,平心靜氣地準備開戰,心中百感交集,千頭萬緒都梗在胸口,乾澀得讓他難受。儘管他早就知道會有今天,真的看見了,卻又覺得恍若夢境般,忒沒真實感。談無慾風華不減、嗓音依舊,但脫去了當年的邪煞殺氣,換上一層薄薄的滄桑,個性收斂了,像是被濾淨過的清水,卻是更加地脫俗。這樣的談無慾從天而降,若非自幼一起長大、太過熟悉彼此的氣息,素還真恐怕要真的誤認眼前那人是天上謫仙落凡塵。

素還真大抵就是在半夢半醒之間把地理司逼去給聖蹤吃抹乾淨的。他和談無慾的心電感應已經強得不能再更強了,從幾百年前便是如此;這番聯手,不禁讓他想起年少時期的他們,總是把半斗坪搞得亂七八糟,八趾麒麟杏眼圓睜、扶額怨嘆,恨恨地瞪著他們,卻完全束手無策。他出亮招,談無慾便自動發暗招跟上;談無慾提氣進攻,他便退一步防守的密不透風,讓敵人進退不得。他們的默契已經可怕到一種不需要思考的境界,幾乎是對方一個眼神,一根手指的微動,自己的身體便反射動作的配合過去。素還真終於發現,這麼多年的分道揚鑣,他曾以為他們都會淡忘過往,殊不知那些互動早已牢牢融入了骨血,身體的記憶比腦袋來得強烈且深遠,一朝被刻上了,便終身再也忘不了,哪怕分隔兩地多年、哪怕腦袋退化成痴,身體都不會忘記,只是人類不曾主動發現而已。素還真一邊打,一邊分神地想。

直至事情完美結束,傲笑紅塵等人一一離開琉璃仙境,素還真才終於有點夢醒時分的感覺。

素還真看著自幼由自己親手調教到大的師弟,安安靜靜地立在琉璃仙境的一角同情著那個萬年倒茶派始祖屈世途。他開口欲喊他,喉嚨卻突然好像被甚麼東西給咽住了似的,莫名艱澀了起來。

到了這種時候,他反而不知道怎麼喊他比較好……

素還真就這麼開始認真苦惱起這件事。

慕少艾聽到這個煩惱的時候,實在是很想將整個峴匿迷谷扛起來往素還真頭上扔過去。他睥睨著那朵蓮花,很不屑地表示素大閒人最近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太久皮在癢了還是先天無甲子寒盡不知年結果越活越回去了,這點小事竟然也能煩惱得廢寢忘食,你那寶貝師弟要是知曉這事兒,不把你碎屍萬段那我這就去跟羽仔姓。

素還真笑道好友既出此言,素某也不得不委屈求全做一回好人,這就同你去落下孤燈。

慕少艾咧嘴笑著回敬,耶,好說好說,那出發前藥師我先去找談美人說個小故事。

素還真整張臉扭曲得神似六醜廢人。

蒼聽到這個煩惱的時候,如遇同志一般,眉頭深鎖,撫胸扶額,表示師弟心海底針,這檔大事絕對於他心有戚戚焉。可是他也幫不上忙;他家師弟比起談無慾那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小不點見大鯨魚,他那樣都能自顧不暇,素還真自然也不敢指望他。

一頁書聽完這個煩惱以後,搖頭晃腦表示善哉善哉。

公孫月聽完這個煩惱以後,雙手一攤直言嗚呼哀哉。

素還真的三千煩惱絲於是又為談無慾多了一千根。



——❁❁❁——   ——❁❁❁——   ——❁❁❁——   



談無慾甫拋開六醜廢人的廢殼,以真正的姿態回到素還真身邊——呃,正確來說是回到中原正道的前幾個月,素還真基本上都是湊合著胡喊亂呼一通,模稜兩可,曖昧不清。起先他試著喊他談無慾,覺得太直接,又改喚道友,後來也叫過好友、同修,卻都怎麼喊怎麼不上心;也曾經假裝正經八百地喊他脫俗仙子、過幾天想起來又覺得太過疏遠,也曾經假意搞笑地喊他談道長、結果自己沒忍住先破功笑場,無故遭受好幾記白眼;結果繞了一大圈,最後還是直呼其名談無慾。

談無慾多數時候只是挑眉回首,卻沒給過甚麼值得參考的回應。

慕少艾依然抽著菸斗,一邊玩弄著他那兩條好看的長眉,笑得十分妖孽。他說素還真啊素還真,饒是你能掌握文武半邊天,另外那一半你又曾幾何時統轄過。

慕少艾說你乾脆學我喊他談美人罷,說不準他還比較有反應。呼呼。素賢人意下如何?

素還真只能苦笑。

素還真大喇喇地宣布翹班度假、慕少艾從峴匿迷谷一躍跳上了琉璃仙境取而代之的時候,談無慾基本上都是跟在慕少艾身邊的。慕少艾帶了不少藥草罐頭上來,談無慾為他弄來了一個質感極好的木架子,和他一起把他的家當整整齊齊安置好;慕少艾對吃喝很挑剔,談無慾每天親自替他煮茶,又讓屈世途每天調配不同口味的極品料理;慕少艾出門打架弄破了劍袋,談無慾一定會為他換個新的,每次都是上好的布料;慕少艾打完架,談無慾會替他按摩紓解;慕少艾菸癮極大,談無慾照三餐按時為其仔細清洗菸斗;慕少艾身邊的小阿九,每天不是品嘗屈世途為他烹的山珍海味,就是吃著談無慾給他做的精緻糕點。

慕少艾終於明白為何天文地理學術武藝無所不精的素大賢人竟然從小就是個家事白痴。

看著此刻正低頭蹙眉、認真地替他縫補外袍,從骨子底透出來的氣息讓看見的人腦海裡只能冒出閃亮亮的「賢慧」兩個大字的談無慾,慕少艾抽著菸斗,呼呼呼地笑著說瞧談兄這般端莊賢淑又溫良恭儉讓,你家隔壁儒門龍首的武林至尊完美人妻第一名寶座可能要不保囉。

談無慾朝著聲音的來源瞪了一眼,說慕少艾你少講兩句話,談無慾包準你能活得更久。

「要知道美人的溫婉賢慧可是這世界上最甜蜜的毒藥,好友又是這方面的佼佼者,藥師我看我不到一個月就要準備把持不住了。」慕少艾邊說邊大笑,「若到時我佔了琉璃仙境作屋,又搶了談美人作伴,那個人豈不就要怒火燒盡九重天……」

「慕少艾!」談無慾打斷了慕少艾的胡言亂語,手上速度卻依然迅速熟練,外袍轉刻間便給補得差不多了,不仔細看竟還看不出甚麼破痕。「說真的,你要是不想被素還真和劍子前輩聯手出擊,就乖乖閉上嘴巴,讓我縫好你的外袍。」

慕少艾忽然柔了語氣,輕輕地喚了一聲,無慾。

談無慾身子突然一個激靈,手上針線被用力一扯,狠狠地刺進了自己的大拇指,差點就直接刺穿,他吃痛,咿咿呀呀的跳了起來,一記尖銳地眼神豪不客氣地射向那個傳說中中原正道腹黑幫第三把交椅的無良藥師。雖然他不太清楚眼前這人又玩起甚麼把戲,但他更不清楚為何那兩個字一瞬間竟挑動了他所有的神經。

「慕少艾你想怎樣!」他一開口,語氣差極了,聲音也不穩,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呼呼,這是要相愛相殺的前奏嗎。」偏生慕少艾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大風大浪見多了,越危險的時候就越不要臉。「我不過是喊了你一聲無慾,呼呼,不至於要這般激烈吧……藥師我喊你談美人喊了這麼久,也不見你這般。」他語氣很輕鬆,內容卻一針見血,若有所指。「何況只是無慾。你應該聽慣了的。」他吐了一口菸,菸繚成長絲,繞著他們兩人轉。

談無慾欲開口說些犀利的話,卻被慕少艾搶先了一步。「難不成是因為素還真?我知道從來就只有他能這樣喊你。」一句話就堵死談無慾。慕少艾嘆了一口氣。「你們師兄弟兩人在這方面還真是一模一樣的悶騷又難搞,如出一轍,叫人莫不擔憂……」他稍微停頓了一下,看見談無慾如預期地閉嘴裝死,又繼續道,「素還真那個人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他平常沒事都是舌燦蓮花的,跟人爭論起來更是口若懸河;想表達真心話的時候卻彆扭得跟甚麼似的,話都講不好。」

慕少艾對著談無慾說,道友啊,其實那朵麻煩的蓮花自從你回到這裡以後,便一直有個煩惱。可你知道嗎,他煩惱的不是江湖風雨那些大事,也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之類的瑣事,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喊你才好。

他說,其實素還真一直想喊回你師弟,或者無慾,卻怕你生厭,又怕你想起那些往事。

所以他一直很煩惱,想好好面對你,在你面前卻又像個傻木頭。

「真是個麻煩的傢伙,你說是不是。」慕少艾聳肩,「所以我只好找上你啦。」

談無慾一陣沉默。慕少艾這番話所言不假,何況做為自己的好友,又是素還真的死黨,個性也頗相似,怕是真心看不過去了,想勸勸自己。可是自己又何嘗不知道呢。素還真每次葫蘆裡賣了甚麼新藥他都猜得到——那是當然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都這麼多年了,他要是還沒學乖,那就算有一千條命也不夠他用。但正因為太清楚了,反而不曉得該怎麼辦,素還真的事情該怎麼配合他向來是十拿九穩的,只要不要牽扯到感情的話……。嗯,這麼說起來,其實他自己也不敢面對吧,就和素還真一樣,想解決、卻又無從下手,才會讓旁人都看不下去,談無慾無奈地想著。「……也許吧。」是的,也許他們真的都很麻煩。他頓時感到有些倦意上心頭,習慣性地想鬥嘴,卻怎麼也爭不起來。這到底都是些甚麼和甚麼,他默默地想。

「慕少艾……」

慕少艾呵呵呵的再次笑了起來。

「其實藥師我呢,還有一個好法子,可以解決這一切的問題。」

「甚麼方法?」

「很簡單。」慕少艾眨了眨狡黠的雙眼。「只要你談美人答應從今天起和我藥師慕少艾在一起,一生一世,相親相愛,直到終老,我相信就算是清香白蓮素還真,今後也只能做個惡臭黑蓮,流淚遺憾萬年………嘿,就不知談美人意下如何了?」

「慕少艾!!!」

「唉呀呀談兄你別激動,你看那疏樓龍宿就知道,美人皺眉嘟嘴生氣起來可特別好看了,是另外一種誘惑,老人家我真心禁不起這種挑釁。」慕少艾大笑了起來。就知道這小美人完全禁不起調戲。所以說身為唯恐天下不亂黨的中堅份子,這種時候不耍嘴皮子實在太痛苦,太對不起他藥師的美名。況且,眼前這位脫線仙子,可是出了名的好欺負。慕少艾一邊想,一邊笑得天花亂墜,面若桃花。

「我才沒有嘟嘴!」沒發現自己不小心對號入座的談無慾用力撇過頭打算抵死不承認。

看吧,真是可愛。慕少艾心想。他笑得更加燦爛了,卻也更無奈了。

慕少艾說,儘管如此,藥師我確實是說認真的。慕少艾稍稍斂起了神色。「你們這樣子不好,做人可以儘管拐彎抹角死纏爛打,但對自己要誠實點。」他難得提起一絲正經地看向談無慾。

談無慾哼了一聲,低著頭,思緒有些千折百轉,不知道該說甚麼。

慕少艾在心底暗暗地嘆了一口氣,又看了談無慾幾眼,知道他是聽懂了也聽進心裡了,便主動向前取走了他的外袍,然後放著他在庭子裡發呆,回房間去照顧他家小阿九。

後來談無慾在慕少艾詐死退隱之後,曾經去找過他一次,兩人煮酒煎茶,暢談甚歡,撇去江湖紅塵事,盡挑一些旁門小道八卦來不著邊際地說笑。那時談無慾剛剛宣告退隱,拖著傷痕累累的軀殼,要去哪裡其實還不是很清晰,但這天地如此寬闊,必有容他之處待他寄身,他也不著緊。反正他的心靈堅實飽滿,已經無所遺憾。他是來跟慕少艾道別的。

談無慾說,此番離去,下次相遇不知何年何月,好友你可要珍重。

慕少艾大笑說老人家我最愛惜生命,談美人也是最了解的,你才要多加保重才是。

兩人舉杯一飲而盡。笑聲源源不絕。

臨走前談無慾似乎是想起了甚麼,他看著慕少艾,頓了半晌,然後同他說起當年慕少艾嘲笑自己的溫婉賢慧是讓疏樓龍宿江湖賢慧第一人的地位快要不保的那件往事。

談無慾說,我確實從小就被教導要好好照顧身邊之人,只要對我而言是值得推心置腹的對象,我談無慾再累都要對方能好好的、活得開心喜樂。於是在日常小事上便不自覺多下了心思。就像我每天必定替你清洗過你的菸斗,好讓你可以舒舒服服的過你的菸癮。可是我所能做的也僅止於此,其餘再多的,除了他,我誰都給不到。但凡我給不起的,自然有人給得起;就像我只會替你清洗菸斗,那個人卻能狠惡凶煞地遏止你繼續抽菸。

「所以好友,你也要對自己誠實。」談無慾平靜地說。「那位真正替你著想、看你不愛惜健康而發怒的人才是最能給你幸福之人。幾百年的歲月也許尚且短暫,但這般無止盡地模湖不清下去,終究痛苦的也不只是他而已。談無慾一生所願不多,只希望好友你也幸福。」



——❁❁❁——   ——❁❁❁——   ——❁❁❁——   



素還真從公法庭回來,一臉疲倦。他拖著沉沉的腳步,用過晚膳,淨身,想洗去一些沉重的負擔。他抬起頭,無意間看見窗外的月亮,又圓又明淨,獨自高掛在空中,清風傲骨,像極了那個人的性子。

他心情頓時好了幾分,隨手披上了外袍,放輕了腳步出門,循著清淡的萬年果香走去。

剛剛收假回到琉璃仙境沒多久,他就開始後悔沒有繼續翹班。各種苦逼差事接踵而至,自己差點把自己整得死去活來,這些林林總總加起來,讓他覺得真是太不划算了——後來談無慾在六禍蒼龍面前對他說不划算的時候,他其實是很想大力讚好認同的——可是不回來的話也不行,因為他家寶貝師弟有危險。

他還記得那天晚上,他淨身寬衣,正準備悠悠哉哉去見周公,便看見慕少艾一個變魔術呼呼呼地把自己變出來,又像隻八爪大章魚似地佔據了他的床,差點沒把他嚇得魂飛魄散。

慕少艾對他搖頭晃腦地說好友啊,多日不見你又肥了一圈,這樣下去不行哪……

素還真有種衝動想把他那對礙眼的眉毛扯下來。

慕少艾笑呵呵地繼續晃著那兩根大觸鬚,說老人家不宜運動過度,在中原馬拉松大隊接力太久,很傷身,所以是時候做做收操,回家靜養,換素大賢人上台囉……

素還真看著床上的八爪章魚,好氣又好笑地問道那好友現在躺在素某床上又是甚麼用意?

慕少艾很配合地回他「藥師我剛才不是說了要‧收‧操?」然後笑得一臉無辜純良。

於是素還真衝向前狠狠扯了慕少艾的眉毛一把,兩人在房間裡扭打成一團。

之後兩人便如此這般你來我往口舌爭鋒了半個時辰,慕少艾力勸素還真回歸,帶領江湖眾人繼續進入對抗異度魔界的高潮;素還真卻是躲債躲得樂不思蜀,死活不肯出來面對現實。

眼看是勸不動了,慕少艾心一橫,豁了出去。

「嘖嘖,看來素還真你不只是想拋棄江山,難道連美人都想拱手送人了?」

素還真一愣。

「呼呼,看來是完全不知情呢,怪不得大難臨頭,還能這樣如魚得水。」慕少艾腹黑模式全開。「你不在的這段期間,風水輪流轉,時下最新流行是才子配佳人,美人當道,江湖上但凡生得俊美的,無一不備受歡迎……」

「……聽起來劍子前輩危險了?」還是你慕少艾危險了,所以才想回來換我出馬?

「劍子前輩已經危險幾千年啦,那個不受影響的。」至於藥師我少年無端愛風流,不管追求美人還是被美人追求都是內行專業的,不必勞煩好有擔憂。

「那是?」

「那是,你家師弟順理成章變成了眾星拱月的對象。」慕少艾時機成熟,切入重點。「大家都造反啦,成群結隊,一個個輪流勾引你家師弟,還都完全不帶掩飾的。」

「………」

「………」

「你‧說‧甚‧麼?」素還真心頭冒起三丈無名火,瞳孔擴大,嗓音瞬間低了不只十倍。「誰敢在素某面前動素某的人?」

「當然沒有人敢。」慕少艾眨眨眼,「但是如今素大賢人又不在,天高皇帝遠,誰怕誰哪……」他撐起身子,好整以暇,佯裝正經地開始掰起手指頭。傲笑紅塵、劍子仙跡、疏樓龍宿、佛劍分說、吞佛童子、蒼、藺無雙、狂龍一聲笑、破玄奇……

於是素還真連夜奔回中原正道、當回他的風紀股長,宣布即刻重新掌管江湖秩序。


——萬年果香是從後院傳出來的。

素還真思索了一秒,算準了方位,便朝自家的蓮花池奔去。

談無慾很是隨意地坐在蓮花池畔,閉目淺寐,氣息平穩,手上握著一本書。素還真知道自己師弟看書看到睡著的可愛的壞習慣依然沒改,兀自好笑著。他在談無慾三尺之外的地方停下來,凝視著他。就在此時,一陣風吹拂而過,那書擺動了幾下,唰唰唰地連翻了好幾頁,然後靜止在某一頁的插畫。

素還真定睛瞧了過去,發現那上面有一朵水墨蓮花,華而不艷,簡潔細緻,帶著一股清傲之氣。除此之外便是甚麼也沒有了,整個頁面潔白乾淨,不見一絲汙點。

素還真看著那張扉頁,不知為何忽然千愁萬緒湧上心頭,好像有甚麼瑣碎的片段一下子從記憶深處裡的某個角落咚咚咚跳出來,像是跑馬燈一般血淋淋卻又模糊不清地在腦海裡閃啊閃,頓時整個世界都浮躁不安了起來。頭暈目眩。

青天白雲,碧草如茵。
前面有小河,後面有山坡。
半斗坪,
被蹂躪過的半斗坪。
彎著腰從未間斷過地嘆氣的八趾麒麟。
年幼無知只學會躲在師父後面的無忌天子。
還有、還有。
黑色秀髮及腰,飄然身姿隨風起舞,好像隨時都會飛走的仙子。
掛著一張標緻小臉蛋的童子搖晃著瘦弱的身影,晃啊晃,慢慢晃成了清秀俊雅的少年。
少年,少年……;他記得,那是他的師弟……,

「無慾——」他下意識就喊了出來。

談無慾在夢中突然聽到有個很熟悉的聲音在喊自己的名字,喚起了他的精神。

於是他一睜眼,素還真的雙瞳便直直映入眼簾……

突奇而來的四目相對,兩個人瞬間都愣在那兒。

素還真發現自己無法克制地怦然心動,心跳加速。直至今天,終於意識到他幾百年來面對眼前這個人毫無防備之心的澄澈黑瞳,從來就沒有抵抗力。他眼神露出了一絲混濁。

來解決問題吧。他想。終究要解決的。天底下哪有素大賢人解決不了的問題?

「無慾,我有話想跟你說。」

「嗯?」談無慾仍是挑著眉回首。他心底其實有點懵懂,素還真終於喊了自己的名字,自己也沒有拒絕,那便算是接受了,所以素還真的煩惱也應該是解決了才對。他不知道這個人還有甚麼事情需要這麼認真嚴肅對他說。

「其實……,」

「……」

「其實,無慾,你能回來……」

「怎樣?」

「……不。沒有怎樣。」素還真突然淡淡地笑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今晚的空氣涼爽,心底舒服暢快,前些日子地疲勞不堪全都不見了,真好。「不管怎樣,真是太好了。」儘管只是簡單的一個名字、一句話,加起來不到二十個字,他竟然輾轉了多少個夜晚,才終於把它說出口,素還真自己想著都覺得好笑。

可是終於還是喊出來了。素還真暗暗地有些感動。好像這麼多年放在心底的遺憾,一瞬間雨過天青。此時他的嗓音低沉溫厚,氣息平和,帶著幾分溫柔。

談無慾再次懵了。甚麼叫做真是太好了?這又是甚麼意思?

素還真並不理會談無慾,他自顧自地說著話——比起訴說,更像在自言自語。他說其實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感動,但那天看見師弟從桌子底下華麗麗地鑽出來,長袖揮舞,身形飄渺,在自己面前瀟灑落地,然後整個天地彷彿都在他的身後靜止了,自己只能看著他由遠而近,翩翩然地走向自己。他說,過去這幾百年的江湖歲月裡,從來沒有任何一時一刻能像那個瞬間,如此痛徹心扉地感受到那所謂霎那凝結成永恆的幸福。

如此,便是甚好……

不論如何,能看見你回來,真的太好了。一別經年,無慾,我一直在等你。

「我一直在等你。」

「………」

「歡迎回來。」

談無慾蹙眉。他輕輕地抬眸,烏黑亮麗的雙瞳微晃,便看見素還真溫柔恬淡地笑著,沒有是非恩怨、沒有爾虞我詐、沒有爭鋒鬥角、沒有精心算計,就只是揚著十五度地嘴角,笑得非常乾淨。他凝視著那對眸子,水波流轉,彷彿可以看見最初的最初,半斗坪後院裡那座小湖泊,儘管不大,卻澄澈沁涼,無甚雜質。就這麼一秒之間,他竟然有些激動。然後他想起自己似乎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有見過自家師兄笑得那麼簡單明瞭,那麼純樸真實。

於是談無慾也釋懷了,這麼多年不清不楚的情感,糾纏不清的愛恨,都在那個瞬間雲淡風輕。

他靜靜地抬起頭望向素還真,眼神溫和柔軟,對著那人投以相同的微笑。

因為他知道那是他一直深愛著的,許久不見的笑容。

因為他知道素還真心底,其實,也同他一樣。





•••EnD•••




--------------------------------------------------------------------------------------------------------
⎈寫在文章之後

筆者內心滔天怒吼之不吐不快(一):其實我本來想寫抒情小品文的.......可是為什麼我寫著寫著莫名其妙就變成了搞笑文?!??!?!為何!!????!!? 這一定都是素還真的錯,快還我悲春傷秋糾結苦逼來!!!!!!!!
筆者內心滔天怒吼之不吐不快(二):我明明寫的是日月文,為甚麼寫這對師兄弟耗盡我無數腦汁,寫起藥師和談美人卻無比順心又順手?!??!?!? 而且寫到後面為什麼越來越曖昧啊欸!!!!!
筆者內心滔天怒吼之不吐不快(三):慕少艾我對不起你......,讓你這麼辛苦出場客串半天都沒有感情戲,萬分抱歉.......。如果素還真不介意的話,筆者我願意賜你談無慾三個時辰,嘿嘿,藥師意下如何??
筆者內心滔天怒吼之不吐不快(四):所以說,素大閒人快出來面對!!!!!!!!!!!!!!!






--------------------------------------------------------------------------------------------------------
⎈寫在鬼吼鬼叫之後


這是之前在三十六雨發過的文,願與大家同樂之。

然後........我發現我真正該趕的坑都還卡得妥妥的沒進度,這該如何是好.............(吐舌)
是說日月和劍龍就是我霹靂中最喜歡的兩對了,希望他們永遠這樣相親相愛,直到天荒地老。
[ 此帖被凜墨梢在2015-04-07 01:35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春滿訟庭花有韻,琴橫臥閣月無聲。
顶端 Posted: 2015-04-06 21:3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8-19 06: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