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07.22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再生緣 (完) 7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53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3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12-25

鲜花 [77] 鸡蛋 [0]

 07.22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再生緣 (完) 7F

1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26)
亲爱的东东生日快乐……=3=~~~~~
高h吧……看者慎入……擦汗……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結緣

千年前,人間界的東海迷霧林……

當下正值夏季,天氣炎熱,一道素白的身影躺臥在一參天古木之上,樹蔭遮陽,輕風徐徐送來一絲涼意,躺在這地方納涼午休真是舒心愜意極了。

白色的人影在樹枝上挪了挪,找了個最舒服的位置滿意地閉上眼睛……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身後湖泊轟然巨響,登時鳥獸作散,水花四濺,潑了白衣者滿頭滿臉,驚得他一下子直起身來,身形一個不穩掉下樹去,摔個底朝天。

“唔…痛……”白衣者掙紮著從低矮的灌木從中爬起,“要是被人知道吾從樹上摔下來,這臉可丟大了。”
白衣人站起身來,一身道裝,乍一看樸實無華,其實大有來頭,用的是織女織的天蠶雪錦緞,更是由瑤池繡女一針一線縫出來的極品,腰際上掛的是天池寒白玉所雕的龍頭,手上拿得是藍玉龍骨拂塵,天界上仙也不見得配有此等裝束此等待遇。(天罪劍子- -,那個最大爺。)

白衣道者撣了撣身上的塵土頗為心痛的樣子。
他擡起頭疑惑地看著依舊動盪的湖面,到底是什麼東西掉下來,弄出這麼打個聲響。

正當白衣道者想要走進細觀之時,水面猛地激烈翻滾起來,湖中央漸漸出現一漩渦,漩渦很深,漸漸漩渦中央升起一道水柱,還憑空帶起龍卷,隨著水位的升高,湖中央漸漸顯出一個人影……

此人雪膚銀髮,頭上頂著一華麗非常的髮髻,其最上層是一排幻彩鱗片,髮髻上無數大小顏色各異的珍珠玉石,眼光下一片流光飛舞,妍麗非常,更有四隻盤龍血瑚簪,兩邊兩隻,垂下幾縷紅珠纓絡,華美的天下無雙。

身上同樣掛滿各種裝配飾珠玉花紋奇特繁瑣,走起路來來玲瓏作響,或許是天氣炎熱此人只在身上裹了一層曳地的薄沙,優美的身型清晰可見,薄紗沒帶半點水汽,搖曳在那人周圍曼妙極了。

那人臉被被水汽擋了看不真切,依稀只見個初形,卻已是是叫人心醉神迷,若是見其真顏那還要命不要?

那湖中的水柱把那人送到岸邊的巖石上,去了水汽的阻擋,白衣道者看清那人的手腳上有些淡紫色的鱗片,手指腳趾都有尖長的指甲。

是爬族……但是哪個爬族長得這麼富麗堂皇的?
在白衣道者印象之中爬族就是在灰暗泥沼中休憩爬行的,實在是不符合眼前之人如此華美高貴的身姿啊。

突然那人身形搖晃了一下,像是快要倒下的樣子,一手撐住頭像是極力忍耐。過了一會那人似乎緩和一點,手放下之後,頭上竟然張出一對粗長的角!

龍角!!

這下道者終於明白,這華麗麗的美人是龍族之人。
不過這人貌似受了傷,或是其他怎麼了,難受地彎了身子,半跪在巖石上。
突然,那人腳下一滑竟然倒栽入湖中,濺起一大片水花。

道者一驚,連忙跑到湖邊卸下佩劍跟著跳入水中,湖水清澈,一眼見底,可是道者尋遍了整個湖底唯獨不見那人蹤影。
這時道者覺得頭頂有片巨大陰影擋住了光線,湖中頓時漆黑一片,心中一凜,連忙向上浮去,不料腳上卻被什麼東西纏住!那東西靈活非常,順著道者的腿慢慢向上,最後把道者下半身死死纏住不得動彈!道者雙手一摸,觸手是一片堅硬冰涼的巨大鱗片!

道者使進渾身解數,卻依舊掙脫不得,想到這可能就是方才那人的原身,更是不想出手傷他。
道者擡頭望著,依稀見到一威武的龍頭和尖銳的龍爪,龍似是感到他的目光低頭與他四目相接,張開大口向他沖來!!
這…這是要吃了吾嗎?
道者只敢一陣天旋地轉,他被龍尾狠狠地甩到岸上,頓時眼前金星四冒,待他好不容易坐起身來時,眼前出現一雙腳,尖銳的腳趾,佈滿淡紫的鱗片。

道者擡頭,入眼的是一張絕美妖異的臉,蒼白的膚色映著額間似血龍紋更加鮮紅,邪魅得金色鳳眼,眼尾上帶著銀紫的細小亮片,唇色絳紫極具妖媚,兩道些飛入鬢的劍眉給這過於陰柔的臉帶來一絲英氣,更帶有王者威儀,讓人不敢輕怠。

“汝是何人?”低沈地異族腔調,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語氣。
道者沒有回答,站起身拂塵輕甩,白衣瞬間乾透,又是一仙風道骨先天模樣。
“吾有說讓汝起來嗎?”目露寒光,對眼前之人輕慢得態度感到不滿。
“你有說吾不能起來嗎?”道者回頭看向那龍溫柔一笑。

紫龍微瞇起眼睛目露寒光,妍麗的臉龐更是如覆冰霜,尋常人怕是早就嚇趴了,可那道者依舊風輕雲淡完全不把紫龍的怒意當一回事。

紫龍看了道者一會兒,隨即轉身就走不再搭理道者。
眼前白影一閃,那道者擋住了紫龍去路。

紫龍刷得擡眼瞪向道者,金眸帶上了殺意。
“吾見你落水好意相救,你非但不感謝,還甩吾一身傷痛,這……吾是不是該向你要點賠償呢?”道者對其眼中殺意視而不見,依舊笑臉盈盈。

“汝,咎由自取……讓開!”
道者沒動。
“吾再說一遍,讓開!”
“你說幾遍都一樣,吾 不 讓!”道者一幅流氓樣,笑得邪惡,剛剛仙風道骨的樣子現在全然不見,紫龍有點納悶,這人披著神仙衣,行著流氓事,卻是一點都不覺得突兀。

紫龍不與其多費唇舌,提氣邊攻,指爪淩厲,道者處處躲閃卻還是被削落了幾縷白髮。
兩人來回對拆了數百招難分勝負,紫龍心急離開,不與戀戰,奈何道者纏鬥脫不了身。
紫龍火大,運起內力,湃然一掌襲出,八成功力!
道者凝神腳踏七心八卦,身化四相兩儀,穩穩接住了這一掌。

紫龍有些驚訝,收招站定重新打量眼前白衣道者,身上之物咋看毫不起眼,卻樣樣都是天界上品,尤其是背上那把古劍,雖然陳舊古樸,但是紫龍認得那是盤古指骨所化,淩然正氣,清聖之極,更蘊藏無窮力量,是不可多得的上古神兵!

“汝……到底是誰?”紫龍帶了點警惕。
“吾乃塵骨仙尊,塵骨是仙號,階位是仙尊,名為仙跡。”這一次道者爽快的報出自己的名號。

“塵骨仙尊?”紫龍口中念著這個名號,“汝便是……”傳言塵骨仙尊法力齊天,不死不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原來是汝……汝之威名吾亦耳聞……可吾現今有要事纏身,不便久留,改日定當上門拜訪。”紫龍皺眉,雖然其極其隱忍但白皙的臉上依舊泛起殷紅,語氣有些不穩。

該死……要是在全盛時期,此人吾定不放在眼中,眼下…實不該與他多做糾纏。

“改日?既然你聞吾威名必定對吾仰慕已久,何不今日與吾好好暢談交流一翻,以慰藉你的仰慕之情?”仙跡佯裝聽不出其弦外之音,就是不想讓紫龍離開,看他隱忍怒火的樣子,心頭格外喜歡。

“汝……”紫龍被言語上占了便宜,偏偏他目前的狀況又奈何不了他,真是讓他咬碎了一口銀牙。
“別總是汝汝汝的……吾有名字,你叫我塵骨或者親熱點叫吾仙跡,吾都不反對。哦,對了,吾已經報上吾之名號,禮尚往來吾是不是也該知道你的?”

“……龍宿。”絳紫的薄唇緊抿,猶豫很久才不甘不願地吐出兩字。
“龍宿?沒聽過哪個龍族用這個名號啊……不會是你誆我吧……”仙跡摸著寬厚的下巴,皺起濃眉打量著眼前的龍宿。
“吾名號已報,現在可以讓路了吧?”不行…這次的情潮比剛才還要厲害,再不離開的話………
龍宿兩腿有點發軟,自己如今只穿著薄沙,下體也不過是蟬紗褶裙,這……要是反映起來,必定一目了然,可這該死的老道,嘖……
想到自己反映後被他看見,龍宿的臉更是羞紅一片。

“吾有說過報了名號就可以走嗎?”仙跡幾乎愛上了和龍宿擡杠的感覺,。
“汝!!唔……”龍宿感到仙跡有意耍著自己玩,氣得雙目赤紅,差點化為原身,褶裙摩擦到已經擡頭的龍莖,帶動體內更為激烈的情潮,只讓龍宿雙腿一軟,半跪在地上不住地喘息。

仙跡見他突然跪倒在地,大驚!連忙沖到他身邊查看情況。
“嗯……”龍宿無暇顧及仙跡,只是全神貫註的應付體內澎湃的慾望,呻吟溢出口中難忍。

“你怎麼了?”仙跡撫上龍宿肩膀,手下身體有些微燙,蒼白的膚色有點泛紅,看他隱忍的表情,仙跡心也跟著揪了起來,剛剛一直不讓他離開就是怕他有個什麼不適,自己在一旁也好照應。

“汝……嗯…放開……”龍宿喘息連連,聲音如細蚊。
“你都這樣了,吾怎麼說也不能放你一個人在這……既然被吾碰到,吾還是管一管的好。你哪裡不適?要不要我幫你?”仙跡讓龍宿靠在自己懷中,輕撫著龍宿的背,當下烈日炎炎,兩人都出了一身熱汗,劍子自己倒是無所謂,就怕這龍宿吃不消,他回想了下周圍地形,大手穿過龍宿膝彎,把龍宿打橫抱了起來。

“汝…汝做什麼……放吾下來……”龍宿有點心慌有些難堪,他身份尊貴地位顯赫,何人敢這麽對他?!身軀不斷扭動掙紮,這一動一摩擦,他感到體內的情潮更加旺盛,驚得他不敢再動。

仙跡看著懷中臉色嫣紅的龍宿,笑笑,化光離開。

仙跡帶著龍宿來到一個山洞,一到裏面陰涼舒爽瞬間忘了外邊的炎炎夏日。
這洞仙跡下凡遊玩時無意發現,很是喜歡,也就佈置了下來。
洞中有一石塌上面鋪著上好的白虎皮,石塌寬大躺上兩個人都不成問題。仙跡把龍宿放躺在石塌之上。

“咦……?這是……”仙跡看見龍宿下身褶裙突起一大塊,位置剛好就在那個地方,就好像是……再觀察龍宿的面色,果真……

龍宿聽到仙跡疑惑的語氣,睜開雙眼,看見他直楞楞地盯著自己的下體,隨後馬上聯想到發生了什麼,臉上更是一片煙霞烈火,紅得幾慾滴血,擡手難堪地護住下體,羞惱得瞪著劍子。

“汝…汝再看,吾把汝眼睛挖出來!!”狠厲地的語氣把仙跡拉回神。
仙跡看著龍宿,金瞳水光瀲灩,眼帶春色無邊,蒼白的膚色現今嬌豔欲滴,薄唇變得色澤嫣紅,泛著水漬引人垂涎,那狠厲殘酷的話,配上眼前這一切,倒更像是像是閨房中最有趣味的調情。

“嗯……閃開!”龍宿看著仙跡面無表情的盯著自己,眼神昏暗不明,心中竟有些發慌,又感到他壓在自己身上,更是羞憤難當,手腳並用想推開身上之人,隨便找個地方自瀆了也好。

好不容易推開仙跡,正要起身離開,突感腰上猛得一緊,他又被拉倒緊鎖在被身後之人的懷中。

“汝!”龍宿回頭怒瞪緊摟著自己的人。
“很難受吧……吾幫你……”仙跡不理會龍宿的怒瞪自顧自得說
仙跡一手把龍宿緊緊摟在自己胸前,一手從背後伸到龍宿下體,隔著褶裙一把握住龍宿怒張的龍莖!

“啊!汝…汝放肆!”龍宿渾身一震,只敢一股熱流直衝腦上,酥麻蔓延全身。

“嗯……啊……”仙跡不理會龍宿,只是握住龍莖,扣合在那硬物上,上上下下套弄起來,仙跡手指靈活極具技巧,輕摳龍莖玲口,連帶下邊兩顆飽滿的小球一起撫慰。
“嗯…唔……停……”褶裙的紋路隨著仙跡地手上動作一同摩擦在龍莖上,龍宿打了個激靈,興奮得差點泄去。
這時仙跡卻拇指按住溢出白露的玲口,其餘四指更是賣力撩撥柱身。
“啊~~!不~~放…嗯~~…汝……放~~”剛剛快要到頂了,卻被這死老道硬生生給按了回去,龍宿渾身都得厲害,金眸更是水汽朦朧。
龍宿被激得欲火難奈身軀不斷扭動,臀更是時不時蹭到仙跡的昂揚,身後之人氣息也亂了。

終於仙跡放開對龍宿玲口的鉗制,龍宿覺得烈眼前一陣發黑,慾望決堤,龍莖一泄如註!
高潮過後,龍宿腦中一片空白,背靠著劍子籲籲地喘氣,一臉迷惘,卻是蕩人心肺的春意盎然。
劍子低頭看著懷中龍宿迷離的表情,直覺得喉嚨一緊。

“好點了嗎?”仙跡靠近龍宿耳邊邊輕問,熱氣有意無意的噴灑在耳朵和頸項上。高潮餘韻中的龍宿身體依舊敏感,耳邊的熱氣讓他輕顫。

仙跡溫柔的用大掌擦拭著龍宿汗濕的身軀,臉龐,美頸,胸膛,那淺紫的薄沙早已滑落,一大片白瓷般的肌膚暴露在眼前,細膩光滑,讓人流連。
不知是仙跡有意還是無心,那手擦得特別慢,特別輕柔,就像羽毛尖拂過皮膚。
龍宿本身就情潮未退,身上的帶著厚繭的大手還時不時這邊摸摸那邊弄弄,又帶起了他新一輪的欲潮。

“啊…汝夠了……讓吾起來。”龍宿喘息著說。
“耶……你身上都是汗,吾幫你擦擦。”
“嗯……汝別……不用。”在身上遊離的手時不時觸碰龍宿的敏感點,讓龍宿下跨又燒了起來,全身酸軟無力,唔,這該死的發情期!功體不濟不說,這情欲還要命的旺盛!

“你的褶裙……剛剛弄髒了……”仙跡遞低沈的嗓音又在耳邊響起。
龍宿縮了縮脖子,剛才的釋放讓下體一片濕粘,褶裙也被沾濕緊貼著龍莖,龍莖半挺更可看出較好的形狀。

龍宿面上燥熱,掙紮著想起身奈何背後之人抱得死緊。
“吾要淨身。”龍宿只得無奈道。
“好……吾帶你去……”仙跡健臂一撈,打橫抱起龍宿走向洞中深處,龍宿眉毛一跳,但沒有說話,就這樣讓劍子抱著走。

洞的盡頭竟有個天然水潭,不深,剛好可作沐浴之用。
仙跡把龍宿放在潭邊,看著他被愛欲弄臟的褶裙道:“吾幫你寬衣。”
“耶……不,不用…啊,汝!”龍宿剛想推拒,卻被仙跡搶先一步,一把撤下繫於腰間的褶裙,這下除了身上的玲玲朗朗的掛飾,龍宿可是真正的一絲不掛了。

“汝好大膽子!!”龍宿氣得漲得臉通紅。
“吾膽子一向挺大的。”仙跡直起身來,開始解自己的衣服。
“汝…汝這是做什麼。”隨著一件件雪色道袍散落在地,龍宿心有點慌張起來,環顧四周,最後一把鑽進水潭裏,在水裡不會因為不著寸縷而尷尬,也比較能讓龍宿安心。

咻地一下龍宿就遊到水潭對岸,離劍子最遠的地方。
仙跡毫不避諱,一下子脫得一絲不掛,龍宿看著仙跡道袍下精悍的軀體,頓時窘得眼睛不知道往哪裡放。

“塵骨汝貴為仙尊……怎會如此真是不成體統!”龍宿看著仙跡脫個精光,一臉毫不在意任君觀賞的樣子慢慢下水而來,又氣又羞,體內翻滾的慾望又是高漲,池水透體冰涼竟讓壓不下體內這熊熊欲火,龍宿趴住潭邊巖石才勉強站穩。突然身後一雙大手一把把他摟進懷中,背脊貼又上火熱的胸膛,背後的過高體溫透過皮膚傳遞過來,龍宿覺得他的心也好似跟著一起燒了起來。

“汝!”龍宿剛猛得一回頭,仙跡的唇就等在那,馬上被熱烈地吻住!
“唔!”龍宿驚呼,瞪大雙眸震驚得看著仙跡,仙跡看準空隙迅速探入龍宿口中,攪弄這一腔春水,揪住龍宿的小舌不放捲住輕咬吮吻。

舌根被吻得酥麻,仙跡輾轉反側,不讓龍宿有一點喘息的空餘。

“唔…汝…嗯…”剛剛呼吸到一點空氣,還來不及怒斥又馬上被封口。
龍宿惱火,不甘心就這樣被他占了便宜,怎麼說也要占回來,於是舌激烈的反頂回去!
仙跡感到龍宿熱情地回應(?)心中竊喜,更是極盡所能糾纏著龍宿。

你來我往,輾轉纏綿,在激烈地“唇槍舌戰”中兩人感到四周溫度越來越高,體內也越來越熱,一同都陷入了這滔天欲海之中。

仙跡大掌撫上龍宿纖而不弱的胸膛,沿著美好的肌肉線條漸漸往下,一把握住龍莖, 剛剛還吻得很有帶勁的龍宿一下子癱軟下來,如不是仙跡摟著他,這怕是要沈到水裡去了。

仙跡見狀放過被蹂躪得紅腫不堪的唇瓣,帶出一絲曖昧的銀線。
龍宿倒在仙跡懷中不住的嚶嚀。

“啊…嗯……”仙跡的大手開始動作,這次沒有褶裙的阻擋,帶著厚繭的手直接摩擦在龍莖之上,快感更為強烈,龍莖此時已經是直挺挺得立了起來。
龍宿整個人都酥了,只能依靠在劍子的胸膛不住喘息。

“你這裡特別敏感……”仙跡咬著龍宿頸邊的嫩肉,舔著那些細碎淡紫的鱗片。
“汝!閉嘴!啊!……”仙跡手一用力怒斥立刻被甜膩的呻吟取代。
仙跡看著懷中龍宿迷亂的神色,聽著他難以抑制的呻吟,下身同樣堅硬如鐵,再這樣下去,要出事……

其實一開始仙跡沒有存那心思,只是貪戀龍宿羞憤難當時那醉人的風情。
他曾經是下界妖王,但數千年清修讓他相信自身的定力,可事情出了軌,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他淪陷了……

仙跡放開撩撥龍莖的手,鬆開龍宿,想要懸崖勒馬。

體內欲望焚身,包裹周身的卻是陰冷的池水,體內體外冰火兩重天,弄得龍宿快瘋了。偏偏這時下體失去了撫慰,更是雪上加霜,龍宿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轉身一把把仙跡壓倒池邊,咬上他的喉結。

“嗯……”仙跡一聲悶哼,接著龍宿的身體緊貼上來,激烈的磨蹭著。龍宿一心只想緩解體內的欲火,在仙跡身上胡亂磨蹭,手更是摸上仙跡精悍的胸膛,重重劃過在仙跡的乳首,在他胸肌上揉捏著,另一隻也同時在他身上四處點火。
“唔…這是……把吾當女人了……”仙跡好笑地看著不斷捏著自己胸的龍宿,龍宿唇大力吮吻著仙跡,從脖子到胸膛留下一個個青紫的印記,最後一口含住乳首,重重地吮吸、啃咬。

“嗯……”劍子被龍宿撩撥地氣喘籲籲,慾望來的兇猛,幾乎遏制不住,仙跡看著埋首在自己胸前的淡紫身影,只想把他壓在身下狠狠疼惜一翻。

龍宿趴在自己胸口吻著自己,一手竟讓向下摸到自己的私處,急切地想要探入一指!
仙跡終是忍無可忍,一把抓過龍宿的手臂一個翻身把龍宿壓在池壁上!

“既然人家自己送上來,吾總不好不接受把……”龍宿神智已被慾望折磨地昏迷,鬢髮旁的臉頰上又多出幾片淡紫色的鱗片,更添一絲惑人妖異。

劍子再次吻上龍宿紅潤的唇,手沿著曲綫來到粉嫩的臀辦揉捏了許久才勾起龍宿修長地腿扣在腰間,水中身形不穩,龍宿本能地環住仙跡保持平衡,這下更像是投懷送抱了。

仙跡手指探到龍宿幽穴門口,借助水的潤滑探入一手指,雖然有點緊澀但也沒費多大力氣,龍宿體內火熱緊致,小穴吸附著食指讓仙跡心神劇蕩!

隨即,仙跡模仿交歡的形勢,來回抽插,讓龍宿儘快適應。縱使現在他情潮湧動,欲火焚身,他也不想傷了龍宿。
“嗯…啊……汝……出去……”龍宿感到體內的異物的進入,扭著身子想要逃開,仙跡不許,更是上前一步把龍宿緊壓在池邊,龍宿整個人被仙跡壓在池壁上,無法動彈,更加無法防備,只得被迫適應仙跡在後穴不停搗弄的手指。

仙跡手指由增加到三根,並且速度越來越快,越插越深!

龍宿感到後穴被弄得又熱又癢好像要燒起來,還一陣發虛,難受極了。口中更是呻吟不斷,撩撥地仙跡幾慾發狂!
“啊…嗯……啊~……”龍宿已經不顧眼前的是誰,他現在只想要解脫,他貼著仙跡,身軀扭動想要更多,體能欲海翻騰,手指已經滿足不了他。

“你…別動………該死!”一聲該死,仙跡托起起龍宿的臀,扣住他的纖腰,怒張多時的巨獸猛得挺進,一插到底!
“啊!!”突如其來的刺痛讓龍宿尖吟出聲,仙跡的宏偉那不是手指能比擬的,龍宿還是很痛,痛得臉色發白,挺立的龍莖也軟下了不少,仙跡看著龍宿疼痛的模樣心疼極了,連忙吻著龍宿安撫,一手放開纖腰,握住癱軟的龍莖上下套弄。

仙跡也不想傷害龍宿,剛剛實在情難自禁一下子進入他,但是起碼現在他要等他適應,即使自己再難忍……

第一眼見到龍宿,就覺得這個人生來就是該嬌生慣養,受不得一絲怠慢,自己沒由來的也想慣他,寵他,不管他需不需要……

漸漸地龍宿呼吸穩了下來,腰肢扭動表示其的不耐。
仙跡一笑,知道龍宿適應了,他開始慢慢動作,慢慢抽出,再慢慢地進入,一下下雖然緩慢卻次次都頂到最深處。
“嗯……啊……”緩慢動作雖然不會弄傷,但是極其磨人,龍宿緊緊包裹著仙跡的碩大,仙跡每每碾過體內那敏感的一點,叫人瘋狂。

“汝……啊……快點……”龍宿實在難熬,雙腿主動環過劍子的腰,纖腰擺動,自己吞吐起仙跡的昂揚起來。

龍宿這一主動,讓仙跡腦中一下子轟地炸開來,什麼都沒了,只剩下龍宿,佔有龍宿!
頓時不在隱忍,像像脫韁的野馬,托著龍宿的臀激烈的律動起來,毫不留戀地退出,再是重重得刺入,每一次都重重地頂在那要命的點上,龍宿感覺那粗長滾燙的巨物在自己體內狂猛的進出,內壁好像要燒起來,一陣陣快感從尾椎直衝腦上,龍宿整個人都酥了,無力地環著仙跡的頸項,在其耳邊不住地呻吟,叫得放浪。

“啊!…啊…吾…散了……嗯…啊……”仙跡積蓄千年一朝爆發必定勢不可擋,快感來得太過迅猛,漸漸地招架不住了。
“慢……啊………汝……啊……仙跡…………”
承受不住太多快感,龍宿連腳趾都縮了起來,尖細地指甲深深嵌入仙跡肩膀,血順著背流下,化在池水裡……

痛,但是痛沒有澆熄仙跡的欲火,反而燃起了他心底最原始的瘋狂,清心寡欲數千年,讓他忘了這赤裸裸的情欲,讓他忘了這巔峰般的極樂,也讓他忘了自己原本只是個妖……

水潭中,兩人不知交歡了幾次,用了幾種姿勢,依舊難捨難分,抵死纏綿,一同沈淪在這欲仙欲死的極樂之中,一心都想醉死在對方的情潮之中……


龍宿醒來的時候,是枕在仙跡的手臂上,身上蓋著仙跡的道袍,腰上還橫著仙跡的手。
全身無力,渾身酸痛,尤其是那羞於啟齒的地方……

龍宿回憶起兩人之前在水潭中的荒唐,有點窘,自己還從來沒這麼荒淫過……
龍宿想起身,腰間無力差點有倒回去,好在仙跡及時扶住他。

“你醒啦?感覺怎麼樣?”仙跡動了動酸麻地手問。
“明知故問……”龍宿臉有點紅。
“吾以為你醒來第一件事是殺了我?”仙跡看著龍宿笑笑。
“如果吾現在有這個能力,吾肯定將汝剁成一塊塊丟到東海去餵鯊魚。”龍宿瞪了笑著燦爛的仙跡一眼。
“呵呵,你動手吧,吾不還手。”聞言龍宿轉過頭看向仙跡,“吾說真的,要是你真要殺吾,吾絕不還手。”仙跡眼中無一絲玩笑。
“汝以為吾不敢嗎?”說罷龍宿慢慢地舉起手,食指指甲瞬間變長!(龍族在發情期必須交配,不然就會漸漸露出原身,功體也會不穩,歡愛過後全身龍族的特徵都會隱藏與常人無異)抵住仙跡脖子,龍宿看著仙跡的眼睛,墨色的瞳中透著妖異的紅色,毫不退縮,更有一份堅持。

龍宿的指甲戳破仙跡的皮肉,殷紅的血留了下來,仙跡全然無感,他眼中只有龍宿一人,好像現在龍宿就算把他頭給割下來,他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龍宿手指用力,刺入的越來越深……

龍宿停了,再入一分便是動脈,只要他輕輕一動,就能割破這血管甚至喉管,他的指尖可以感受到動脈的跳動。

仙跡依舊氣定神閑,突然他嘴角一勾,竟然向龍宿撲來,龍宿一驚,馬上縮回指刃,收手,一陣天旋地轉,待龍宿回過神來,已是被仙跡壓在身下,仙跡的血滴落在隴西鎖骨上,像是雪地上怒放的紅梅,仙跡低頭舔著那血。

“唔……”仙跡的舌讓龍宿憶起方才的兩人的放浪瘋狂。

“吾就知道你下不去手,呵呵……吾給過你機會殺吾,是你自己不要,要是你再想殺吾,吾可就要還手了……”仙跡雙手撐在龍宿兩側俯身看著他,笑的開懷。

“哼……殺汝髒吾的手……”龍宿頭扭到一邊不看他。
“你這嘴長得好看說話怎這麼難聽呢?”仙跡嘖嘖嘴。
“汝不愛聽,可以不聽……”
“呵呵,吾愛聽……”
“……”



“你真的叫龍宿?”仙跡還是不相信,眼前之人不像是無名之輩,但龍宿這個名字他真的沒聽過。
“這是吾的名,別人都叫我的帝號。”當時龍宿只覺得報出帝號丟臉,就把沒什麼人知道的名字給報了出來……
“帝號?那你是……”仙跡有點驚訝。
“吾帝號 龍神•共工 ……”
“你是 共工 ???”仙跡一臉不可置信。
“汝什麼意思?”龍宿金眸瞇起。
“沒,沒什麼……”
“哼……龍族生性慾望淡薄,但是每逢千年就有一次發情期,爲了繁衍……龍在發情期交合必定產子,可是吾……不想讓那些女人生下吾的子嗣,他們只想要龍後之位,這樣的女人吾不想碰……”
“那你以前是怎麼解決的?”
“找個人家的女子應付。”
“他們不會懷孕嗎?”
“她們承受不住,歡愛完後就死了。”
“那……吾這次服侍得怎樣?龍帝大人……”仙跡曖昧地湊近龍宿耳邊。
“汝,汝不是修道人嗎?怎麼……”提到這個,龍宿就面紅耳赤,說到後來極不好意思。
“怎樣……?”仙跡知道龍宿指的是什麼,偏偏不挑明,看著龍宿臉紅的樣子,心裡喜歡的緊,就是想逗他。
“汝……”龍宿白了他一眼。
“呵呵……說正經的,吾也不是一開始就是清修之人,吾原是一神石集天地日月之精華孕育而成,不屬天地,不歸三界,自從吾出世便帶有法力,資質更是非同一般……”說道一半,龍宿擡手來扯他臉皮。
“吾只是看看這是用什麼做的,怎會如此厚實……讓汝這般不要臉。”仙跡笑著拉下拉扯著自己臉皮的手。
“吾說的都是真的何來不要臉之說? ……隨後以吾之能很快就成為下界妖王,偷仙丹,盜仙藥,還有……反正什麼荒唐事情都幹過。”
“天帝怎麼沒用五雷轟了汝,還留著汝這禍害?”
“既然是禍害當然得遺千年、萬年……”仙跡好笑地和龍宿鬧了會,又接著道,“隨後吾受了罰,浪子回頭,決定痛改前非,承蒙天帝看中,賜吾仙尊之位,封號塵骨,這一當就是數千年。”
“沒想到汝竟然會乖乖認罪伏法,竟然還到那個天界做了神仙……吾還以為汝會反抗到底。”龍宿沒有見過這人曾經是妖王時的風采,但直覺他不會喜歡那個天界……
“哎……誰叫吾欠了人家那……天大地大人情最大……沾染上這個便想脫都脫不乾淨……”仙跡皺眉,頗為無奈的樣子。
自打龍宿見了他,他就一幅老神在在,勝券在握的樣子,如此無可奈何的表情倒是第一次見。

龍宿直覺不喜歡他皺眉,想也沒想直接伸手按上眉心想要撫平那深深的皺著。

仙跡一楞,隨即笑開,笑得眼睛都彎了,他抓下龍宿的手放在臉旁,蹭了蹭。

“等吾一千年,就一千年……一千年後,吾把人情還清了,吾和你走,你想去哪,吾陪你去哪……可好?”


一千年後,無論天涯還是海角吾都陪你…………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等吾…………



~~~~~~~~~~~~~~~~~~~~~~~~~~~~~~~~~~~~~~~~~~~~~~~~~~~~~~~~~~~~~~~~~~~~~~~~~~~~~~~~~~~~~~~~~~~~~~~~~~
恭喜東東腐女生涯從此過半!!!恭喜東東腐女生涯從此過半!!!
恭喜東東腐女生涯從此過半!!!恭喜東東腐女生涯從此過半!!!
[ 此帖被think在2009-08-11 00:3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皇甫由贵) f&e:好害羞啊-////-
  • 珍珠:+6(狡童jun) 我滿足了U////U~~~(暫時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09-07-14 07:11 | [楼 主]
    B東
    東東眩暈路…Onz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25
    腹黑: 120 点
    珍珠: 1767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4(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17
    最后登录:2018-05-26

    鲜花 [50] 鸡蛋 [0]

     Re:7.14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之結緣

    呃,你還是貼了-//v//-所以我來收割(?)

    之前看登雲的時候就大概知道塵骨仙尊跟劍子八成是前世今生的關係,不過你前傳用了那個龍王的設定…真是太肝心了嘿嘿=//v//=y(噗)

    >>剛剛一直不讓他離開就是怕他有個什麼不適,自己在一旁也好照應。
    看到這句話就發現K咻筆下的劍子雖然很痞很流氓(喂),但是打從骨子裡很關心龍宿,說到底還是很溫柔的吧XD
    於是不用糾結了,我知道你百分百是個龍飯喔呵呵(拖走)

    謝謝K咻美人華麗麗的高H文~-333-讓我多麼幾口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7-14 11:42 | 1 楼
    龙命
    惊涛拍岸奖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45
    腹黑: 139 点
    珍珠: 557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2
    最后登录:2018-03-27

    鲜花 [0] 鸡蛋 [0]

     Re:7.14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一  結緣

    能看到这么美味的前传固然好,
    不过大人 登云也请加油啊~我会一直蹲坑等~
    话说剑子和孙大圣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啊…………
    难怪脸皮这么厚、这么硬,石头造的么……
    龙宿身上带着龙鳞,一定很妖媚~~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我对龙宿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还没想好~
    顶端 Posted: 2009-07-14 18:40 | 2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588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Re:7.14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一  結緣

    越看越觉得这里的塵骨仙尊根本就是剑子悟空嘛……他的经历和孙大圣取经之前一模一样啊~~
    真是美好的前传~~美好的相遇啊~~可惜,这篇注定是悲剧了吧……所幸还有登云这后传~~
    话说,为什么两世的相遇都是在龙宿这样狼狈的时候?真是让剑子白白占了便宜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7-14 19:28 | 3 楼
    狡童jun
    我萌故我在
    翻云覆雨手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3
    发帖: 1149
    腹黑: 454 点
    珍珠: 172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98 点
    在线时间:392(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23
    最后登录:2012-06-24

    鲜花 [222] 鸡蛋 [1]

     Re:7.14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一  結緣

    龍宿大概不知道....被像他這樣的美人瞪是一件很爽的事XDDD!(紫龍連10巴)
    所以劍子的腹黑是被咻咻的傲嬌給訓練出來的U///U...

    感謝劍龍大神的庇祐~~正好遇上咻咻的動情期XD!
    一開始就讓劍子大人上了全壘啦\>//O//</~~~~~萬歲!!(開壇祭祀中..)
    邊看邊讓我忍不住感動QmQ~~
    果然像咻咻這種絕世尤物就是要靠劍子大人這樣的奇才來征服....真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謝謝作者大人成全^O^/~~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朽木得不到滿足;腐海裡沒有安慰.....
    拜託~愛他請不要坑他OTL...
    顶端 Posted: 2009-07-16 09:13 | 4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53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3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12-25

    鲜花 [77] 鸡蛋 [0]

     Re:7.14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一  結緣

    再生緣 上


    東海海底,龍神寢宮——

    “汝真的要回去?”龍宿以手支頭慵懶地斜靠著宮床抽著煙,閉著眼不看床邊正在穿衣的仙跡。
    仙跡扣衣襟的手,頓了一下,轉身來到床邊掀起華美紗帳,坐到床邊,伸手想要摸摸龍宿的臉。
    龍宿放下煙鬥轉了個身背對著仙跡。
    仙跡伸到一半的手,懸在半空中好不尷尬,最後摸上龍宿外露的肩膀。

    “吾去回去看看,馬上就回來。”仙跡柔聲安慰著龍宿,他何嘗想要離開,可是吾之好友……
    “……”龍宿依舊背對著沒回話。

    仙跡看著龍宿無言地歎了一口氣,起身離開。

    前腳剛剛踏出寢宮一步時,就聽到殿內傳來器物碎裂的重響,仙跡連忙回頭沖到內殿,眼看龍宿直起身體,雙目赤紅,滿臉怒容惡狠狠地瞪著自己,他看見他眼中的怨,他看他眼中的恨,他看見他眼中的傷……

    可是他無能為力……

    地上碎的是一塊紫玉靈龍,那是有一年仙跡去人間玩給龍宿帶來的。龍宿非常中意,放在床頭有事沒事就拿起來玩玩。
    記得那時仙跡說這小龍多像你啊,龍宿回到吾比他威風多了,是是是,司水龍神•共工大人揚名三界、威震四海,可是你看這龍可愛的緊啊,肯定和你小時候特別像,吾去下界的時候看見就買了,想你的時候就摸出來看看親親,既然你不喜歡,還給吾就是,說著就要去拿。龍宿哪肯,誰說吾不要的,想汝堂堂仙尊,送了人家禮物還想要拿回來,真是寒酸小氣。仙跡湊過來吾這寒酸小氣搭配你這華麗無雙不正是天上地下絕配嘛……

    往事歷歷在目……

    仙跡看著地上的碎玉,昔日的恩愛甜蜜不見,只餘下這一地殘破的碎片……
    慢慢地走上前,蹲下撿起這地上這一片一片,滿室寂靜,靜得讓人難以呼吸。

    待全部收拾完,仙跡直起身放在桌上,擡眼看著龍宿,兩人就這麼對望著,最終仙跡率先轉身,斷了這視線的糾纏,背對著龍宿的他濃眉緊鎖努力忽略這無盡的心痛,離開……

    還沒走兩步,就聽到身後急促的腳步身,還來不及轉身,就被狠狠地抱住,是龍宿……

    “別去……”龍宿頭埋在仙跡的肩膀說話的聲音有點悶,“那是他算計汝,要汝的命……”龍宿聲音有些顫。

    仙跡再也忍不住猛地回身反抱住他,緊緊地不留一絲空隙。
    “龍宿……吾會回來的,吾一定會回來的,吾對天立誓!!這次事件解決後吾們一起歸隱,好不好,吾不會再食言,好不好龍宿?”仙跡蹭著龍宿的臉。

    “那吾和汝一起去…”龍宿聲音低婉哀切,聞者心憐。
    “不行,大戰方止,你不可妄動功體。”
    “吾不動功體,吾就陪汝去天界,可好?”龍宿急切地說言語間更是柔情乖順,狠狠觸動著著仙跡的心弦。

    “此去……危險,吾不願……”
    “汝也知道危險,那爲什麼執意前去,天帝對汝忌憚已久,他當初救汝,就是想讓汝欠他恩情,讓汝聽命於他,如今他軟禁汝的好友逼汝回去,必定想要除了汝這肉中刺眼中釘!這次的戰場上的事情還不夠明顯嗎?他故意攔截支援的天兵,讓汝孤軍奮戰,要不是吾來得及時,汝已經……”龍宿急急地打斷他,緊抓著仙跡的肩膀,就好像他一不留神就會消失了。

    “龍宿……抱歉,吾無法棄他們與不顧……”
    “那吾呢?汝就能棄吾與不顧嗎?當初是汝先來招惹吾的!”龍宿猛得抓起仙跡衣襟,金瞳狠厲而又絕望。
    “…………仙跡不會陷好友於不義……”
    “…………那吾呢?……汝心中有吾的一席之地嗎?”龍宿慢慢地放開仙跡的衣領,一步步後退,雙目赤紅,悲極欲泣的表情,劍子心如刀絞。

    仙跡何幸能讓你待吾至此……

    “龍宿,吾是不死不滅之身,吾不會有事……”

    “……汝還是要走……好………汝滾……吾不想看見汝……汝是死是活與吾無關……”龍宿心傷咬牙轉身離開不再看他。
    仙跡見龍宿轉身欲走,一把扯住龍宿手臂拉回來一手緊緊環住龍宿的腰,猛得吻上他的薄唇!

    龍宿一楞開始劇烈掙紮,劍子一反一貫溫柔,極其強勢地壓制住龍宿的反抗,吻更加猛烈,說是吻更像是彼此撕咬,舌頭激烈地交纏,唇齒不留一絲空隙。
    漸漸,龍宿不再掙紮,他大力環過劍子的頸項,同樣激烈地回應著,兩人吻得狂猛,啃咬吮吻著對方的唇,對方的舌,探入對方的口中攝取對方的金津玉液,彼此心中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纏綿,更是難捨難分,想要把對方的氣味牢牢印在腦中,想要把對方吞吃入肚,這樣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再不分離……

    兩人吻得天昏地暗,不知是誰咬破了誰的唇舌,淡淡的血腥味彌漫在兩人唇齒間,激起兩人更狂熱的糾纏。

    如此纏綿心中卻無半點甜蜜,有的只是滿滿地痛苦和心酸,甚至口中彌漫著的都是苦澀的滋味,但是即使是苦澀難當但是兩人還是舍不得放開對方,下一刻或許天人永隔,能把握的只有現在,多麽想這麼糾纏下去,直到地老,直到天荒…………

    許久,兩人氣喘籲籲地分開,仙跡親吻著龍宿的臉,不同於方才那世界末日般的吻,這次宛如輕風細雨,落在面頰之上,凈是憐惜。

    “龍宿吾一定會回來,等吾……”伴隨著話落吻落在耳垂上。
    慢慢放開龍宿,轉身,離開……

    自古情義難兩全,汝這離去成全了義,可是情呢…………
    吾貪婪地望著汝離去的身影,那依舊是一派英雄氣概,映在吾眼中,刻在吾心中,吾想要伸手拉住汝離去的衣袖,白色的衣料劃過我的指尖,抓不住汝的身影,留不住你的腳步,汝是這這般遙不可及,只能眼睜睜看著汝踏出這扇門,消失在吾的視線,離吾而去……

    淚,滑落……

    心,成空……



    仙跡在雲間急速飛行,多拖一份他們的危險邊增加一分,仙跡心急……
    巍峨的天門近在眼前,仙跡提氣一躍落於天門之上,白衣飄飄英姿凜凜,背上古塵更顯威嚴。
    望著沒有盡頭的階梯,仙跡握緊垂於身邊的手,擡腳步入天門……

    天威宮———

    “塵骨……”天帝坐在垂簾之後,低沈地嗓音緩緩響起。
    “是。”仙跡跪在垂簾之前。
    “你可知罪?”
    “吾不知道自己犯了何罪?”
    “吾下詔命你速回天庭,你遲遲不歸,甚至打傷使官,此為對吾不敬,藐視天庭;龍神共工已於前幾日率領龍族集體反派欲勾結死國餘孽禍亂三界,你和他交往甚密,此為勾結叛龍,邪影,傲笑紅塵,杜一葦等人為你共犯,這些你可承認?”

    “吾打傷使官是因為他對出言不遜,侮辱龍神與吾,至於吾晚歸實在是傷重難以行動,因故在龍宮修養幾日,至於共工反叛那更是無稽之談,先前與死神一戰,龍族居功至偉,但是損失慘重,龍神只得帶著龍族暫時歸隱休養生息,反叛一說必定是有心人的誣陷,天帝明鑒!”仙跡藏在袖袍下的手攥得死緊。

    “共工自恃是上古眾神遺族,狂妄自大,不把吾放在眼內,早就心存二心,這次與死神一戰,龍族損耗大量兵力,其對吾必定懷恨在心,於是率龍族脫離天界,反叛作亂!”

    “龍族為剿滅死神,付出重大犧牲,族人死傷過半,哪裡還有餘力反叛,此為汙蔑!龍族作為天界戰神一族,為三界、為天帝鞠躬精粹!天帝你怎能如此不分青紅皂白就給龍族安下這叛變的罪名!!”仙跡忍無可忍,霍然從地上站起,向前一步,大聲反駁。
    “帝座之前,不得放肆!!”兩旁天將見仙跡殿前失禮,連忙護在垂簾之前,大聲呵斥。

    “退下…………”天帝揮退兩邊天將,“塵骨……你今天包庇龍族,對吾不敬之罪,吾可以當作沒有聽見,只要你殺了龍神•共工,平定龍族叛亂,然後乖乖回到吾的身邊,吾就一切不予追究,你依舊是塵骨仙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你之好友同樣回歸仙職並且加以重賞,如何?”

    仙跡滿目寒霜直刺華美垂簾之後,背上古塵錚錚而鳴顯示著主人的憤怒與壓抑,指甲嵌入手掌,殷紅劃過白衫。
    仙跡從沒有如此想殺一個人,他生性平和溫柔,即使作為妖王之時也少沾血腥,但是眼前天帝只想讓仙跡把他挫骨揚灰!
    “呵呵……”天帝感到仙跡身上的殺意,輕笑慢慢起身,掀起垂簾走近仙跡,手撫上仙跡的肩膀。

    “仙跡……吾非常欣賞你的氣魄膽識,對你,吾可是寄予厚望啊,說不定待吾西去之後,這天帝的位子就是你的……”天帝在仙跡耳邊輕聲誘惑。
    “多謝,天帝厚愛,臣不敢非份。”仙跡退開一步,避開天帝的觸碰。

    天帝臉色一變,隨即馬上恢復笑容,回憶道:“仙跡啊……記得當年你和你的手下眾妖大鬧天庭,觸犯天威,遭西方如來鎮壓受遮那八部刑,你是法力通天自然不怕,可你那些屬下皆是凡骨,必定粉身碎骨神形俱滅…………”天帝看了看仙跡隱忍的臉色繼續道,“吾知你必定不願讓那些誓死追隨你的人魂飛魄散,故向如來說情,赦免爾等之重罪,並賜爾等仙職,戴罪立功,吾對於你可謂是用心良苦……”

    “仙跡知道天帝待吾恩重如山,五千年來吾身為仙尊對吾之職責亦是不敢怠慢,極盡所能忠於天帝。”
    “哦~~忠於吾?你可是真心忠於吾?”
    “…………”
    “你既然忠於吾,又為何與龍神這般親近?”天帝語調突然拔高,來到仙跡面前盯著他,眼底泛著幽幽冷光,“龍神一族自恃甚高,驕傲輕狂,目中無人,尤其是龍神•共工,更是不可一世,偏偏又法力高強,其早就是吾心腹大患,你明明知曉,卻依舊與共工頻頻來往,甚至爲了他來忤逆吾,你這叫忠心於吾?”

    “天帝…吾與龍、龍神都沒有叛逆之心………”

    “夠了!你口口聲聲都是為他,你整顆心都是他的,吾留個這樣的你何用?!”天帝大怒打斷仙跡,“現在……吾給你一條路,殺了共工,你繼續是仙尊,你的好友一併安然無事,不然…爾等就一起去給死神陪葬!”天帝見說什麼都撼動不了仙跡的心意,氣極,袖一甩背對仙跡,下了最後殺令!

    “錚!”古塵一聲龍吟,出鞘!
    劍勢揮灑如虹!白衣飄搖,氣勢磅礴!
    兩旁天將連忙護在天帝身前,卻被仙跡龐大劍氣震傷虎口淋血。

    “你這是要反了?!”天帝怒不可遏,語氣陰冷,殺意盡現。
    “為了那妖龍,你要殺吾!”天帝一把推開面前的天將,頂著仙跡的劍氣走到他跟前,盯著他,滿眼陰狠。

    古塵從天而降狠狠地插入兩人間白玉地磚,白玉崩裂,天威震動!

    “自從吾出生那天,你就對吾頗為忌憚,救吾,保吾,賜吾仙職不過是爲了讓吾在你掌控之下,吾與共工交好僅僅是單純的兩廂情願,並無犯上作亂之心,吾沒有,他更沒有……龍族是天界最有力的戰將,你不會捨得就這樣斷了你有力的戰族,這叛逆之罪,吾之好友共犯之罪,不過是吾脫離了你的掌控,讓你心憂了,要是吾不再對你構成威脅,你是不是不再追究他們?”仙跡看著眼前的天帝,剛毅的俊臉上那是不顧一切的決然。

    “哈哈哈~說得好,說得好!吾忌憚你?哈哈…是!吾是忌憚你!……既是如此~~那你打算怎樣不具威脅?”天帝瞳孔猛得一縮,笑得瘋狂,碧綠的瞳孔像是地獄的鬼火陰毒地盯著仙跡。

    仙跡手一擡,古塵在握。
    天帝不動聲色,實則暗提功體戒備。

    “吾的命………”




    夜明珠照亮桌前,龍宿一片片粘著那碎了的紫玉。

    腦中回想起仙跡離去的背影,明明知道此去兇多吉少,爲什麼他還能走的那麼自信,走得那麼瀟灑,走得那麼絕情……
    數千年的點點滴滴留在心尖,很多經歷很多情義可以明白卻說不出來,只留模糊的記憶,唯一清晰的是那抹始終伴在身邊的白影……
    數千年朝朝暮暮的相伴,他心中可曾留戀過吾們共處的一點一滴?

    心中的苦為誰?
    心中的痛為誰?
    心中的恨又是為誰?

    執著是苦,勘不破的是緣是孽?
    曾經笑傲蒼穹,叱詫四海,翺翔九天的龍神已不復存在……
    回不去了……
    自從迷霧林中邂逅了那一絕塵的白影,吾就知道吾回不去了……
    無情的心融進了那個身影,進入血液,進入骨髓,註定生生死死的糾纏……

    吾早已粉身碎骨,萬劫不復…………

    龍宿放下紫玉,以手撫額,獨自一人時他才能放下肩負的責任,放任心中的傷痛肆意……

    “主人。”仙鳳輕敲房門,語氣有點急切。
    “進來。”龍宿快速收斂自己的情緒。
    “主人,天帝送來賞賜,說是要你親啟。”仙鳳秀麗的臉上寫滿擔憂。
    “……吾知道,走吧……”龍宿心中疑惑。

    來到正殿,天界使臣已經久候多時。

    “吾乃末日驕陽,天帝內臣,這次平定死神之亂,龍族功不可沒,尤其是共工大人戰場上淩淩英姿叫人欽慕非常,吾奉天帝之命送上的賞賜,望龍帝笑納。”說罷末日驕陽手捧一精緻木匣走到龍宿跟前。
    “這是天帝親自為共工大人準備,大人必定喜歡……”末日驕陽血紅的眼盯著龍宿,眼中透露著嗜血的殘酷。

    龍宿慢慢的打開木匣…………

    蒼白的髮,雪色的眉,青白的臉色,脖子斷口處暗紅的血漬沾染了白髮,刺痛著龍宿的眼。依舊是方正剛毅的俊臉,不同於平日的正氣淩然,神采飛揚,此刻的他只是靜靜地閉著眼躺在木匣之中,那是龍宿從未見過的安靜……


    ———————————————————————————————————————————————————————
    剑龙是相互爱着,没有其他cp暧昧,再次说清楚,其他人爱上剑龙,剑龙没有回应,不在违反版规之内,特此申明,没有特别意思,只是想强调下。


    另外对些小花和赏文~~跪拜~~~》《
    寫這文的時候一直在聽 張衛健的孤獨不苦……  
    聽到心酸……要是龍宿沒有愛上仙跡他就不會粉身碎骨……
    爲了一字 萬劫不復……


    東東你可以忽略下篇……= =||
    [ 此帖被kkyyo123在2009-07-19 18:34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09-07-19 18:10 | 5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588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Re:7.19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再生緣 上 5f

    前世的剑子竟是这样死去的!死无全尸,天帝竟还要将剑子的头颅送与龙宿示威!恨死天帝了,无能又多疑,昏君一个!可恨至极!
    剑子的千般不舍万般无奈,情意难两全,剑子终究选择了牺牲自己,独让最亲密的人伤心……想到龙宿后来的发狂与怒触不周山,心疼至极!情之一字,最为伤人!
    也许剑子想的是让龙宿等他的转世,却没想到龙宿最后竟会选择了粉身碎骨生死相随!
    再次憎恨天帝!!!!希望登云中天帝不要再这般使诈谋害两人了~~

    “龍宿慢慢的打開木匣…………
      蒼白的髮,雪色的眉,青白的臉色,脖子斷口處暗紅的血漬沾染了白髮,刺痛著龍宿的眼。依舊是方正剛毅的俊臉,不同於平日 的正氣淩然,神采飛揚,此刻的他只是靜靜地閉著眼躺在木匣之中,那是龍宿從未見過的安靜……”
    看到这段,心忽然地抽痛,为剑子的死,为龙宿的伤心绝望……
    [ 此帖被taxation在2009-07-19 22:18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6(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7-19 18:50 | 6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53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3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12-25

    鲜花 [77] 鸡蛋 [0]

     Re:7.19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再生緣 上 5f

    下.

    東海沿岸——
    龍宿站在岸邊礁石之上,褪下華服戰甲,身著一層薄沙,淡紫色,上面繡著淡色金龍,就是第一次遇見仙跡那一件。
    海風帶起滿頭華髮,糾纏著輕紗飄蕩在身後,浪花一下下拍打在礁石上,濕了雙足。

    滿滿大海一望無邊,日光下粼粼波光,龍宿就這麼看著這讓他守護了大半生的地方……

    “主人……”仙鳳上前輕喚,清麗的臉上帶著淚痕,“都準備妥當了……”
    “……那便啟程吧,帶著吾的手諭去找那個人,他會保護汝們……”龍宿沒有回頭,清冷的嗓音隨著海風傳來。
    “主人……”仙鳳再也忍不住語帶梗咽,淚在眼中打轉,終是落了下來,“主人,讓鳳兒流下來陪你……”仙鳳幾步走進龍宿,“主人,讓鳳兒陪你。”

    龍宿緩緩轉過頭來,看著淚人似的仙鳳,微笑,很輕很柔,臉頰邊的梨渦陷下去。
    多少年了,仙鳳有多少年沒看見龍宿的笑,不帶任何含義,純粹的笑……

    “鳳兒……”龍宿擡手摸上仙鳳的頭,眼中帶著慈愛與寬慰“轉眼……汝已經這麼大了……吾放心了,時辰不早了,啟程吧……”輕輕得擦掉仙鳳眼角的淚,回頭繼續望著這片海。
    “……”淚止不住,風吹亂了發,迷亂了眼,仙鳳望著龍宿的背影,第一次覺得龍宿脫下華衫的後的身形原來是這麼的單薄,卻是帶著不惜一切的堅定……

    “主人保重……吾和言歆等著你回來……”良久之後仙鳳開口戀戀不捨的望著龍宿,嘴上這麼說著,卻沒有半點離開的意思。

    龍宿一聲輕歎,化光而走。



    “天,天帝大人……”天威宮外一陣喧鬧,一位天將跌跌撞撞地衝進內殿。
    “嗯?”側臥在華塌上的天帝慢慢地擡起眼,看向狼狽不堪的天將皺眉道:“何事驚慌?”
    “是,是龍……”天將語意未盡內殿宮門便被炸開,仙女宮人頓時驚慌失措,驚呼出聲。

    “是吾。”硝煙散盡,入眼的是一抹華貴的紫影,雖然沒有鋼盔戰甲,但是一樣威風凜凜。
    手持禦皇淋血,在白玉地磚上留下一條蜿蜒血路。

    絕美的容顏冰冷肅殺,踏過腳下的屍體,走到天帝眼前。

    “大膽共工!你也太猖狂了,你眼中還有沒有吾這天帝。”天帝怨毒地盯著龍宿,這個人即使身處修羅場,也難以忽略他的風華,也難怪仙跡癡迷成這樣,肯為他陪上性命。

    “吾要仙跡。”冰冷刻板的聲音,目光如刀直射天帝。
    “哼……吾不是叫人給你送過去了嗎……”天帝起身踱步來到龍宿身前,“話說回來,你打傷吾內臣,這罪,吾還沒向你問那。”
    “……吾只廢了他一手一腳,這就是因為把汝放在眼裡。吾要帶回仙跡的肉身,他這個人雖然沒有潔癖,可還是愛乾淨的。”龍宿壓下滿腔殺意,回以冷笑。
    “你!………哼,肉體?哈哈,那東西吾丟到太上老君的煉丹爐裏去了,當年他偷吃仙丹無數,死了也該向老君陪陪不是,贖贖這滿身罪孽。”天帝惡毒地盯著龍宿的眼,欣賞著這其中恨意和殺機,只有這樣,他滿腔的不甘和妒火才得以發洩。

    金眸瞬間赤紅,瞳孔急劇收縮化為尖銳的一線,如同貓眼,周身散發強大內息,龍宿開始形變!
    龍角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伸出頭頂,身上迅速覆蓋華紫龍鱗,手腳逐漸獸化,化為龍爪!耀眼炫目的紫白之光籠罩全身,光華之中隱見巨大龍形!

    只問龍吟長嘯,震動天威!
    當光華散盡,一條巨大的紫色神龍出現在人們眼前,華美的高貴儀態萬千,威儀赫赫,讓人不由俯首稱臣,這就是司水龍神•共工!

    【聖蹤……既然汝這麼愛這位子,吾就讓汝死在這位置上,吾要整個天界給他陪葬!!】龍吟聲聲淒厲響徹整個天界。
    巨龍龍尾一掃,天威宮棟梁四柱毀其二,轟隆巨響硝煙彌漫,巍峨天宮頓時傾倒大半,只剩殘垣……

    龍宿不再流連,浮遊直上直沖雲海頂峰,擎天支柱——不周山!

    聖蹤從倒坍的宮中出來,亂了發髻,塵染滿面,狼狽不堪,惡狠狠地盯著龍宿消失的方向怒吼:“來人,不派多少天兵!都給我擒住共工,就地正法!!”此刻聖宗天帝威儀盡失,他一心只想至龍宿於死地!
    “天帝,出事了!!”不久只見一位天將急急踏雲而來,“天帝,共工強行破了不周山護山的結界,守山天將一死四傷!”
    “什麼!?共工去那邊做什麼?”聖蹤驚呼出聲,腦中驟然回想起龍宿的話……【吾要整個天界給他陪葬!!】……
    額際冷汗滑落,心臟一陣緊縮,手腳連同全身血液頓時冰涼,正當他呆楞之際……

    “轟隆隆!……”震天巨響帶動地動山搖,腳下平地劇烈晃動,白玉地磚裂開道道巨口,一些稍有不慎的天兵跌落裂開的溝壑,慘叫一聲便消失在深不見底的溝谷之中……再無音訊……

    地表劇烈震蕩,四周仙宮開始崩毀倒坍,一片混亂中,聖蹤勉強站定,驚魂難定地望著不周山……

    “他瘋了……”


    不周山,高聳入雲,周身雲霧繚繞,擡眼望不見盡頭,貫穿三界,支撐天地……
    龍宿猛提內息,牽動與死神一戰的內傷,龍宿無視,依舊把這萬年的修為都凝結在龍尾之中,朝著這不周山壁排山倒海地一掃!

    擎天之柱開裂……一時間……天動地搖……

    龍尾在這劇烈地沖擊下斷折,龍宿甚至能感受到骨骼錯位的摩擦,碎骨刺入及肌理,刺入經脈,銀紫龍鱗斷裂飛散,宛如火樹銀花,用生命譜寫了一瞬間的華美炫麗。
    劇痛……痛入骨髓難入心扉,龍宿的心已不在,就在那木匣開啟的一刻……幻滅……

    龍宿很平靜,他聽不見外界的翻天覆地,他只是想起了那人很喜歡很喜歡他的雙腿,歡愛的時候總喜歡摸個夠本,如今那人不在了,這腿留著也多大意義……
    那個人,挺壞,什麼棘手的事都要拉他下水,什麼麻煩的事情都喜歡拿自己當擋箭牌,也不管自己願不願意,就像是上次惹了人家仙姬,但自己也並非全然不願意……
    那個人,流氓了點腹黑了點,其他都能過得去,他煩了他會主動粘過來讓他消遣,他傷了,他比他痛,總是皺著眉頭,在他身邊照顧他,一張臉本來就不怎麼年輕也不是特別英俊,這一皺眉就更不好看了,他想說他有很多侍人不需要汝親自動手,但看著那人心痛、生氣卻又只能忍著小心翼翼照顧自己的樣子,這話他最終還是沒說出口……

    石屑飛散在身上化開一道道裂口,血滴落……
    如今吾這麼痛,傷這麼重,怎麼不見你皺著眉來照顧吾?這次,吾不會再挑剔,也不會再嫌棄汝寒酸的手藝,只求汝………能與吾攜手比翼…………

    頭,撞上不周山,用盡全身功力……

    不周山,毀……
    三界平衡崩裂,天塌,地裂,山毀……
    日月無光,天地失色……

    “啪!”仙鳳手中的茶盞掉在地上碎了……
    仙鳳呆呆得看著地上的碎片。
    “怎麼了?”背後言歆擔憂地問。
    仙鳳慢慢得蹲下來,去撿那一片片碎片,動作很緩。
    “沒事……一時手滑……”淚,模糊了視線,模糊了臉……
    主人…………



    上一刻瓊樓玉宇如夢如幻,下一刻斷壁殘垣滿目屍骸…
    “天帝……天帝……”太上老君踏上這修羅場蒼老的急切地喚道,“天帝,仙跡,仙跡的屍骸不見了!”
    “什麼?!頭都沒了,他還能飛了不成?!”聖蹤不可置信。
    “小君不敢欺瞞,爐子倒了,裏面什麼都沒有!”
    “!!”


    龍宿這一撞,豁了命……
    漫天發飛灑的銀紫龍鱗,如銀色流光泛著紫光開滿天際的那一剎那,是仙跡見過最美的景象,美得心驚,美得心碎……
    “龍宿!!!!!!!!!!!!!!!!!!”痛徹心扉的呼喊,只讓天地同悲。

    龍宿知道死了很多人,不管天上還是地下,但他不在乎,他本是就不是什麼悲天憫人的聖人,那只是與生俱來的責任,如今他擺脫了這個枷鎖……
    最後龍宿想起那人說過,說等他一千年……一千年後,他跟他走……如今已經過了三千年,那人卻不會再跟來……永遠的……

    汝騙吾………一直在騙吾………
    絕美的金瞳緩緩閉上,淚消散在空中……

    龍宿隨著碎石一同墜落,仙跡連忙化為白光跟上,催動雲氣包裹龍身,施法讓龍宿恢復人身,隨後一把抱住,把他死死護在懷中,運起護身罡氣抱著龍宿落於平地之上。

    仙跡顫抖著雙手,摸上龍宿帶血的容顏,懷中的軀體傷痕累累,慘不忍睹,劍子心如刀絞,恨不得把心挖出來。手下的皮膚依舊細膩無暇,只是逐漸冰冷。
    “吾說過吾不屬三界,不死不滅……你為什麼就不信……你只要再等一會,再等一會吾就可以回到你的身邊……吾就可以帶你走,或者吾跟你走……為什麼…不多再等吾一會,你都等了吾整整三千年……為什麼這最後的一點點你就等不了了………為什麼,這麼傻的急著要去傷害自己……”仙跡梗咽著語氣,一句句的為什麼帶著滴滴血淚,卻再也喚不醒懷中摯愛之人,悲戚的身影讓人日月為之哭泣。

    吾想保護你,想呵護你,卻不料最後傷你最深的竟然是自己。仙跡心中悲涼至極,滿腹哀戚無處宣泄,竟生生吐出一口血來!
    “吾從來沒有如此厭惡自己的功體……不死不滅,不入輪回,上蒼竟然連讓吾與你生死相許的機會都不給吾……是對吾觸犯天威的懲罰嗎…哈…這懲罰太大了……吾認輸了,吾承受不起……受不起……”

    “……龍宿……吾不值得你如此……龍宿啊…………”淚不斷滴落在龍宿蒼白的臉,混著血汙滑下。仙跡的淚很燙,卻溫暖不了懷中人冰冷的軀體。

    仙跡運起全身內力,往自己天靈狠狠拍下!雄厚內息之下,仙跡口吐丹紅,內丹盡碎!

    奈何橋上吾不能陪你,但沒你的世間吾不願清醒……

    重傷而又內丹崩毀之下,仙跡倒在龍宿身上陷入沈眠。


    待聖蹤找到他們的時候入眼的就是這幅景象。
    他慢慢地走進兩人,這世界真有不顧一切的愛戀,無怨無悔得生死相隨?看著就算死也糾纏在一起的兩人,聖蹤如此問自己……
    很久之前,有一只妖不知道天高地厚,大鬧天庭,帶著意氣奮發,帶著不可一世,給這煩悶沈寂的天界帶來一絲趣味,更是吸引著自己的視線……
    忌憚嗎?
    不知道啊……
    手伸出正要碰上仙跡之時,一道清聖莊嚴佛號響起:
    “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煞時佛光大盛,一身披銀色袈裟滿頭舍利的佛者從天而降,打斷聖蹤的觸碰。
    “……你是……聖行者——佛劍分說!”這是神淵的佛境的聖行者。
    佛劍修眉鳳目,嚴肅莊嚴、正氣淩然:“吾要帶走他們。”

    “就算你是聖行者也不可徇私天規,他們兩人造成三界混亂,生靈塗炭,就算是死了,也沒這麼容易贖清罪孽,他們該入幽冥,不得超生!”
    佛劍面色一沈,背上緩緩佛跌開啟帶著怒氣“萬事皆有因果,有這果,首先問罪的該是這因。”佛劍語氣嚴肅不容置疑。
    “哼,強詞奪理!”說罷,聖蹤一掌襲出目標竟是仙跡的軀體,“就算死,吾也要他粉身碎骨!”
    佛劍一驚,連忙上前阻擋,誰知聖蹤意不在此,襲向仙跡那一掌不過障眼,另一手凝聚龐大掌力一掌襲向佛劍,佛劍連忙閃身運氣擋下這一掌!帶起漫天塵埃。
    當塵土散盡,聖蹤已經帶著仙跡一同消失……

    佛劍看著地上的龍宿,沈靜的面容上才有一絲動容:“吾還是慢了一步,好友……”佛劍抱起龍宿的屍體,轉身離去。
    龍宿的手滑落,五指松動掉落一物——紫玉靈龍……

    小小的靈龍已被仔細修補完善,此刻,它帶著斑斑血跡靜靜得躺在塵土之中……



    千年之後,天界降龍尊者下凡捉龍補天,在洞中邂逅年幼紫龍,雙眸的對視的瞬間牽動起千年的情緣……………


    今生情緣已負相思意,
    等待來生再續此世情,
    只願共你一生不忘記,
    莫回首笑對萬千風景……



    前傳完.
    [ 此帖被kkyyo123在2009-07-22 23:05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09-07-22 22:37 | 7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53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3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8-12-25

    鲜花 [77] 鸡蛋 [0]

     Re:Re:7.19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再生緣 上 5f

    Quote:
    引用第6楼taxation于2009-07-19 18:50发表的 Re:7.19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再生緣 上 5f :
    前世的剑子竟是这样死去的!死无全尸,天帝竟还要将剑子的头颅送与龙宿示威!恨死天帝了,无能又多疑,昏君一个!可恨至极!
    剑子的千般不舍万般无奈,情意难两全,剑子终究选择了牺牲自己,独让最亲密的人伤心……想到龙宿后来的发狂与怒触不周山,心疼至极!情之一字,最为伤人!
    也许剑子想的是让龙宿等他的转世,却没想到龙宿最后竟会选择了粉身碎骨生死相随!
    再次憎恨天帝!!!!希望登云中天帝不要再这般使诈谋害两人了~~

    .......


    不死不滅因為本來他老就體質特意,再加上偷吃了老君的仙丹,孫猴子怎麼樣他就這麼樣吧……於是不死之身……
    上一章啊,先生沒死啊,就是孫悟空拔一根猴毛有一堆悟空一個原理,這項功體他沒告訴其他人……龍宿也不知道哦,然後做出來的分身啊灰常真實,不能辨別……這里仙跡內丹碎了,他也是沒死,只不過傷太重永遠沉睡了
    是啊,情之一字傷人最深,要不怎麼說九重天最高,相思病最苦呢……
    劍子想等風頭過了之後再去找龍宿,沒想到龍宿沒等到他,他卻等到了龍宿去撞山。
    多謝親賞文謝謝~喜歡~~跪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饋認真。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09-07-22 22:57 | 8 楼
    雪凝紫夜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64
    腹黑: 186 点
    珍珠: 1832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6-07
    最后登录:2015-04-27

    鲜花 [10] 鸡蛋 [0]

     Re:7.22  登雲前傳·曾經滄海 再生緣 完 7f

    那一撞……撞得我心碎啊……呜哇哇……
    其实即使剑子不死不灭又如何呢……
    太上老君既然可以发现尸体不见……那就算剑子回到龙宿身边……天帝依然要找事儿吧?
    躲了这次还有下次……
    结果……早就注定了……
    下辈子好好在一起吧……泪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7-22 22:58 | 9 楼
    « 1 23» Pages: ( 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1-22 07:3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