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8» Pages: ( 4/26 total )
本页主题: 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255L更新 完结章+ 后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很多亲们不知道素还真家的家庭情况,这章就是解释的啦~


  最近一段时间素老师很郁闷。
  风采铃的更年期到了,在家逮人就唠叨,一唠叨就是一两个小时,而且还不让还嘴,一还嘴就发脾气,闹的天崩地裂。谈无欲这几天又开始耍小性子,上个礼拜俩人在饭店吃了顿饭,还遇着狂龙了,谈无欲叫狂龙他媳妇骂的没头没脑,等明白过来就收拾东西搬回无欲天去住了。素续缘则动不动就提佛剑的事,一提起来素还真就心烦,恨的牙痒痒。一家子上下只有叶小钗让他省点心。
  素还真坐在办公室里无聊,给谈无欲打了个电话。
  素还真和谈无欲同是老师,但素还真教的是小学,谈无欲教高中。谈无欲家里条件很好,高中毕了业就出国去留学。那时候谈无欲刚回国,拿着个高学历在国内找工作,他天生的心高气傲,看啥都觉得比自己低一头,然而实际情况却是这样:他虽然有学历,但是半点工作经验都没有,而且人也不好说话,所以之前做过的几份工作都打了水漂,后来谈无欲在家窝了两年,觉得也不是个事,就找了找关系,进了一所高中当老师。政府近几年对教师的待遇越来越好,谈无欲在社会上几年摸爬滚打以后也懂事了不少,但这个脾气是改不了了,说白了就是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
  后来谈无欲遇上了素还真,素还真本来就不怎么检点,天生贱招子,就喜欢谈无欲这样的,谈无欲没怎么搞过对象,架不住素还真一顿穷追猛打,迷迷蹬蹬的也就从了素还真,后来知道素还真有老婆有老公还有俩儿子,俩人打的都不知道怎么再打了。说素还真贱招子,那谈无欲就是贱招子中的贱招子,就这样跟素还真打了三个多月以后,还是给素还真乖乖哄回了家,而且一过就是十几年。
  谈无欲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了句:“干什么。”
  素还真说:“别闹了,回来吧,向日斜骂的又不是我骂的,你冲我来个什么劲啊?”
  谈无欲:“我就是不爽,我在家住两天,过几天回去”
  素还真:“那啥时候啊?”
  谈无欲:“回去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了!”说完了就把电话挂了。
  素还真心里气一堵,把桌子上的作业本一摔,点了根烟抽着闷气。
  这时候风之痕过来了,笑着说:“哎呀,咋了素老师?谁惹你生气了?”
  素还真摆摆手,说:“还不就是家里那点破事……风主任找我有事儿啊?”
  风之痕点点头:“下个礼拜教育局来查,学校里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你出一堂公开课,你可好好整啊,学校的名声和发展就靠你这堂课了。”
  素还真眉头一皱,摆明了不想接,说:“你快别开玩笑了,风主任,你看就我这状态能上啊?”
  风之痕说:“不能上也得上,学校里就数你跟剑子仙迹资历最老,这几天剑子为了龙校长的事折腾的都不怎么来学校了,三天两头的让四无君给代课,不着你找谁啊?”
  素还真喝了口水,啐了一口说:“操,剑子倒是推得痛快。得得得,让我准备准备……”
  风之痕笑了笑说:“成,你好好准备,那些烦的燥的也别老挂心上了,谁家没点难处……”
  素还真点点头,风之痕说了两句就走了,看风之痕走了,素还真把脑袋往桌子上一埋,说:“我操,谁家有老子这种难处……”
  从学校出来,素还真想了想给风采铃打了个电话:“喂,采铃啊……”
  风采铃说:“怎么了?”
  素还真:“今晚上你跟续缘在家吃吧,我不会去了,我上叶小钗家去”
  风采铃:“那你晚上还回来不?”
  素还真:“不回去了,用不着给我留门了”
  风采铃:“好……”
  挂了电话,素续缘问:“妈,我爸上谈叔家了?”
  风采铃摇摇头:“没有,你谈叔这两天跟你爸闹呢,上你叶叔家去了”
  素续缘捂着嘴哧哧的笑:“我爸这家伙厉害的,跟古代那三妻四妾似的,一天跑一个地方~”
  风采铃瞪了素续缘一眼,说:“你就胡说八道吧!去,给佛剑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带着圆儿来家吃饭。”
  素续缘点点头,乐颠儿乐颠儿的跑一边打电话去了。
  素还真来到叶小钗家楼下,叶小钗住了个不大的房子,套一的,而且是七几年的老楼,楼上住的多半都是老头老太太,叶小钗家的钥匙素还真有一份,拿出钥匙开了门,叶小钗正在厨房下面条,没注意素还真来了,素还真一边换鞋一边说:“你晚上就吃这个啊?”
  叶小钗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素还真,愣了楞,说:“啊……”
  素还真进屋,在沙发上一坐,说:“我咋不能来啊?”
  叶小钗关了火,走过去:“啊……”
  素还真摇摇头,说:“没吃呢。”
  叶小钗脱下围裙往外走:“啊……”
  素还真一把拉住他:“得了得了,不用了,当我外人啊还整这个,我在家跟你吃点面条就行,给我打个鸡蛋进去,别太熟啊”
  叶小钗迟疑了一下,指了指门外:“啊……”
  素还真摆摆手:“算了算了,出去能吃啥啊,你去下面条吧,我下楼买两瓶酒”
  叶小钗想了想,摇摇头,说:“啊啊……”
  素还真说:“你去买菜啊?那不吃面条了?”
  叶小钗点点头,素还真又说:“那你那锅面条咋办啊?”
  叶小钗指指厕所。
  素还真说:“你还真浪费,我跟你一块下去买?”
  叶小钗摇摇头,指着沙发:“啊……”
  素还真知道叶小钗是想让他休息休息,点了点头,说:“哎……也就你拿我当个宝了……”
  叶小钗憨憨一笑,披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叶小钗天生就是个哑巴,这世界上除了素还真没第二个人能听懂叶小钗说话。素还真看着叶小钗关门离开的背影,自己倒了杯水,点了根烟,慢慢回想起自己这半辈子。
  素还真早前是乡下的,跟叶小钗同村又是邻居。叶小钗天生舌头有点歪,能发出声音但说不出话,他妈妈曾经是村里的一枝花,但是嫁给叶小钗爸爸以后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成了个神经病,一发起病来就六亲不认,非得绑起来。有一次叶小钗爸爸不在家,他妈妈又发病了,拿着刀要砍死叶小钗,叶小钗在前面跑,他妈就举着菜刀在后面追,后来跑到了素还真家,虽然出什么大事,但是脸上让他妈给砍了一刀,鼻子差点给砍掉,算是彻底破相了。后来他妈有一次发病了到处乱跑,结果一脚踩进了谁家的潲水坑子,当场就给淹死了。在那个年代封建残余思想还是很严重的,叶小钗妈妈死了以后他爸爸觉得晦气,非要给叶小钗娶个媳妇回来冲喜,叶小钗老实的吓人,所以就听了他爸的话,把大了自己五岁的萧竹盈娶回了家,萧竹盈也很争气,第二年就给老叶家生了个儿子。
  封建思想害死人,自然素还真也跑不了,叶小钗比素还真大四岁,素还真十四岁跟风采铃结婚那年叶小钗的儿子已经两岁了,虽然两个人年龄都不大,但都是当爹的人了,农村就是一个这么奇妙的地方,素还真在镇上的初中上学,每次老师让他留下值日的时候他都会说:“老师我没空,我还要回家给我儿子洗尿芥子!”说完就背着书包跑了。素还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他知道知识就是力量,所以即便是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个老婆的情况下还是坚持把书念下来了,而叶小钗却不一样,叶小钗不如素还真聪明,念书也念不出什么名堂来,于是在初中毕业以后就没再考高中,而是选择了在家帮他爸种地。素还真考上大学那年全村都轰动了,他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连村长都亲自上他们家去祝贺。那时候素续缘也上学了,家里钱本来就紧张,这时候叶小钗在家跟他爸商量了商量,要跟素还真一起进城,好歹也有个照应,叶小钗他爸也觉得叶小钗年轻,应该出去闯闯,于是叶小钗跟素还真一起进了城,两个人租了个十来平方的房子,素还真上课之余就去打工,叶小钗也在个工地上干活,两个人日子过的拮据,能省就省,攒下点钱全寄回家了。
  素还真大二那年,萧竹盈因为心脏病死了,叶小钗很伤心,虽然到最后他也没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把萧竹盈当姐姐还是当媳妇,但是两个人也一起走过了许多年,而且还有一个孩子,所以那一阵子叶小钗的情绪很低落。叶小钗不高兴,素还真也高兴不起来,两个人的压力太大了,素还真大学学费全是靠学校的奖学金,一面要上学,一面还要打工赚钱寄回家给续缘上学,叶小钗在工地因为不会说话,有些事总是说不清,也不干了,一下子没了经济来源,家里的金少爷也要上学,那段时间是素还真这一生里过的最清苦的时候,两个人一锅稀饭就这馒头能吃好几天,因为怕花电钱,晚上都不敢开灯。素还真跟叶小钗不一样,叶小钗身强力壮,有口吃的就不要紧,但素还真是一副书生体格,一段时间的营养不良让他瘦了好几圈,就在素还真觉得越来越撑不住的时候,有一天叶小钗兴高采烈的跑回家,拿着一张聘书递给素还真看。
  叶小钗人虽然笨一点,但是从小就手巧,打个桌子凳子什么的得心应手,这天叶小钗上街去找工作,正好看到一家国营家具厂在招木匠,叶小钗觉得反正也没事,去试试看也不要紧,于是就过去了。真金不怕火炼,叶小钗的手艺让人一眼就看上了,然后就发了聘书。在那个年代,能在国营企业里工作就等于找到了铁饭碗。叶小钗高兴的不行,赶紧回家告诉素还真,素还真接过叶小钗的聘书,一下子都愣了,等反过神来一下扑进叶小钗怀里,眼泪都下来了,那天晚上两个人破天荒的奢侈了一次,去买了一瓶白酒,两斤牛肉,哥俩在家喝。
  叶小钗本来兴高采烈的,喝了两杯,突然低下头去了,素还真看得出来,靠到他身边,说:“钗哥……想嫂子了?”
  叶小钗喝了口酒,点了点头。
  素还真也叹了口气,说:“哎……要是嫂子还在,知道你找着这么好的工作还指不定高兴成啥样呢……”
  叶小钗摇摇头,又喝了一口。
  素还真往他碗里夹了块牛肉,自己则只吃这馒头就着咸菜,说:“钗哥,人死不能复生……你还年轻……”
  叶小钗听出了素还真话里什么意思,抬头看着素还真:“啊……”
  素还真低着头,啃着疙瘩头咸菜,没说话。
  房间里没开灯,只有散白的月光照进来,叶小钗看着素还真,素还真年轻的时候很好看,虽然下巴宽了一点,但是眉毛很长,眼睛很大,鼻子高高的,是很儒雅的那种类型。素还真发觉叶小钗看他,一抬头,两个人的眼神撞到了一起,望着彼此,然后没有任何提醒,没有任何暗示,就这么慢慢靠近,直到唇舌相接,干柴烈火,共枕黄粱。
  叶小钗找到工作以后,两个人的生活就像踩到了狗屎转了运一样,越过越好,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从发小一跃成为恋人。但叶小钗和素还真都知道,这种关系并不正当,虽然萧竹盈去世了,但风采铃还在,而且两个人的儿子也都还在上学,虽然面对着种种压力,但是两个人却无法阻止这种关系的蔓延和加深,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清贫中的幸福是不可忽略的,
但这种幸福只延续到素还真大学毕业。
  素还真大学毕业那年,一不小心怀孕了。两个人都还有家人在乡下,生活已经很困难了,要是再养了这个孩子又是一笔钱,而且要是生下来跟风采铃和孩子怎么交代?于是素还真就想打掉。回家以后,素还真做了几个菜,等叶小钗下班回来,素还真把事跟叶小钗说了。
  叶小钗听了一愣,接着变得很高兴,一把搂住素还真亲了又亲。看着叶小钗的样子,素还真实在不忍心把他后面的话说出来,但是权衡一番,还是开口讲了:“钗哥……这孩子咱不能要……这孩子生下来养不养得起是个问题,就算养得起你怎么跟你爸交代,怎么跟金少爷交代?我怎么去跟采铃和续缘交代?”
  叶小钗听了低下头,脸上出现了深深的寥落,他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啊……”
  素还真知道叶小钗的意思是听他的,他不想要就算了,又看着失落的叶小钗,心中不忍,眼泪掉了下来。
  叶小钗见素还真掉泪,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的,他抱着素还真,替素还真抹去眼泪“:啊……啊……”
  素还真伏在叶小钗怀里,呜呜地说:“不打了……不打了……咱留着他……再苦再难也养着……”
  就这样,素还真和叶小钗的孩子存活了下来,但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素还真怀孕七个月的时候,风采铃带着素续缘进城了!
  多年没见的丈夫,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居然挺着个大肚子!风采铃一瞬间觉得天崩地裂,后来的几天里,叶小钗自杀的心都有了,风采铃啥也不干,来了就哭,素还真一看风采铃哭,一时也没了主意,素还真年轻的时候就爱哭,一急,也跟着风采铃哭,素续缘啥也不知道,看着爸爸妈妈都哭了,于是他也跟着哭,那几天叶小钗家里就跟死了爹一样,天天哭。后来哭完了,一寻思怎么办,几个人都没了主意,风采铃也看得出来,素还真跟叶小钗这几年在一块已经不是说断就能断的感情了,而且续缘还小,也不能说离婚。最后风采铃也认命了,好歹都是同村的,小时候也是一块玩大的,就这样吧……
  后来素还真把孩子生下来,取了个名字叫千叶传奇。因为叶小钗和素还真没结婚,这孩子是个私生,落户口的时候还是让风采铃去顶的,然后素还真在一家公司里当会计,叶小钗单位也分了房子,一家人算是安定了下来。后来素还真在发展的很好,手头也有钱了,买了套房子,风采铃不愿意再跟叶小钗挤在一块,所以素还真和叶小钗几年的同居生活就此告终,素续缘,风采铃和素还真搬进了新房子,千叶跟爸一起住。
  然后素续缘考上大学,千叶也很出息,高中毕业被学校保送到美国进修,金少爷则自己在镇上开了一家公司。当素还真又招惹上了谈无欲,此时的风采铃已经彻底不愿意再管他了,日子也就这么一直过了下去。在后来素还真的公司赶上了经济危机,倒闭了,然后又去小学去当老师,叶小钗在几年前也退休了,每个月金少爷给他点钱,加上单位的退休金,日子过的也不错。
  回想完毕,素还真发现烟头都烧到手了,赶紧掐了烟,喝了一口凉了的茶。
  这时候叶小钗回来了,拎着几瓶酒和一些菜。把酒放在桌子上,然后叶小钗进厨房去炒菜,素还真跟过去,说:“我帮你呗?”
  叶小钗回头笑了笑,摇摇头,又指了指外面的电视和沙发。
  素还真没再说什么,转身去看电视了,没过一会,叶小钗把饭做得了,两个人启开酒慢慢吃着菜。
  叶小钗:“啊……”
  素还真:“没事,续缘在家跟采铃吃,我今晚住这。”
  叶小钗点点头。
  酒喝的差不多了,素还真摸着叶小钗脸上的疤,叹了口气说:“钗哥啊……你这疤还真一辈子好不了了啊……这老长的……
  叶小钗一把攥住素还真的手,没出声。
  素还真也没动,就让他那么攥着,叹了口气说:“钗哥,有时候我真怀念当时我上大学那时候,那时候穷归穷,就咱俩,也没现在这么些破事,不用替这些孩子操心……”
  叶小钗摩挲着素还真的手:“啊……”
  素还真一笑,把头靠在叶小钗肩膀上,轻轻地说:“我知道……这么些年了,我跟谁都翻过脸,就跟你没翻过……我这脾气,你忍了这么些年……”
  叶小钗不客气的把素还真抱起来,进了卧室:“啊……”
  素还真一笑,抱住身上的叶小钗,咬着他的耳朵说:“我这辈子有了你,有了采铃,还有个谈无欲,哈哈……还真是什么好事都让我占了……”
  叶小钗伸手关了灯,拉起被子,一阵翻云覆雨。
  如果说上帝是不公平的,那素还真绝对可以说是给上帝行贿了,素还真的破事不断,却每次都能安安稳稳的度过,在一夫一妻制的社会里愣是创造出了当代的三妻四妾,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12 12:37 | 30 楼
看到朝霞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0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06
最后登录:2011-01-11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素还真我汗,真不是一般人一哥就是一哥这样看来剑子差了不明一点两点啊,呼呼他就这么好命还一点事没有要别人不知什么样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龙王道
顶端 Posted: 2009-12-12 13:18 | 31 楼
苍聿飞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08
腹黑: 121 点
珍珠: 1744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07-06

鲜花 [12]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其实我有一直看文...但是一直在想该怎么回贴...
最想说的是.楼主阿...更新时在标题上改一下阿阿阿....一直以为没更新.
剑子这文里为啥让我觉得有些懦弱呢?
还有.无欲阿.其实你真的很优秀了.可是怎么就是吊死在素还真这朵莲花旁了呢?抹泪...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12-15 10:42 | 32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33F更新,葱花携老婆孩子初登场)

更新……
本次主题:男人们的麻将桌


  苍打开门,后边还跟着耷拉着脑袋的黄泉。
  翠山行在厨房里做饭,探出个脑袋来:“回来了?老师说啥了?”
  苍把手里的衣服挂起来,然后往沙发上一坐,揉了揉眉心,说:“还不就是他上课不睁眼!”
  黄泉放下书包,一脸委屈的说:“我没不睁眼!我坐后排老师看不见!”
  苍摆摆手:“得得,你也别说了,我知道你睁眼了”
  翠山行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笑嘻嘻地说:“就为这事你都去了几次学校了,来,吃饭吧”
  苍和黄泉洗了洗手,上桌吃饭。
  翠山行端着碗说:“刚才剑子来电话来着,让你晚上过去打麻将”
  苍嘴里含着饭,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翠山行说:“早点回来啊,别玩那么晚!”
  苍点点头。
  黄泉说:“爸你就爱跟剑子叔去玩,玩不过人家还去……”
  苍瞥了黄泉一眼,说:“谁玩不过他?谁玩不过他!谁跟你说我玩不过他!”
  黄泉捧着个碗直笑:“爸你就是玩不过人家……哈哈~”
  苍气性一上来,说:“操,我玩不过你能玩过似的!闭嘴!吃饭!吃完饭去写作业!”
  黄泉嘴一扁,说:“哎呀,作业明天再写么,今晚上玩玩,我玩那游戏礼拜五晚上八点大地图出Boss,给不少经验呢!”
  苍说:“还玩!还玩!这都高二了!再一年半就高考了!你还有心思玩!”
  黄泉:“你也知道还有一年半!早呢!”
  苍:“早什么!你爸我不就是当年老是觉得早呢早呢给耽误了!”
  黄泉小声嘟囔着:“我又不是你……”
  苍还想说什么,翠山行在一边烦的直皱眉头,说:“行了行了,苍!玩你的去吧!天天叨叨烦不烦啊!”
  黄泉说:“就是!你玩还不让我玩啊!”
  翠山行弹了黄泉一个嘣,说:“你也别跟你爸犟了,你爸这么大年纪了,你跟你爸这么大年纪的时候爱怎么玩怎么玩!”
  黄泉“切”了一声,没再说话。
  吃完了饭,黄泉一溜烟钻进房里打游戏去了,翠山行刷碗,苍穿起衣服去了剑子家。
  苍一进门,剑子,素还真,慕少艾都在屋里等着了,三个人嘴里一人叼根烟,慕少艾面前放着盒万宝路,素还真面前的是一支笔,剑子面前放着盒哈德门,苍从兜里掏出盒红塔山扔桌上,说:“哥几个都来啦~”
  慕少艾哼了一声说:“每次都人等你,不到点你不来”
  苍坐下说:“快别提了,今天又给老师提溜学校去了”
  几个人劈里啪啦的开始搓牌,码着牌,剑子问:“你家泉子咋了?”
  素还真哧楞楞笑,说:“还不就是上课睡觉~其实他们家泉子也没睡,就是眼小,坐后边看黑板老眯着眼”
  剑子乐道:“这随苍啊~”
  苍看了一眼牌,摇摇头说:“哎……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你说我跟我们家翠儿加一块就我眼小这么一不是,还就让这小子随去了”
  慕少艾问:“泉子近视啊?”
  苍点点头,甩出去张牌:“可不,叫他戴眼镜,丫给我臭美,还不戴,非让我去给他配隐形,我前两天看新闻啊,说那个隐形都把人眼睛戴瞎了!”
  慕少艾抓了张牌,一耸肩,说:“也不一定,隐形只要上正规的地方去配也不至于戴瞎了眼,不过那玩意伤结膜倒是真的,你家泉子才高二,能不戴尽量别戴”
  剑子突然问:“哎,泉子班主任谁啊?我认识不?”
  素还真突然“噗”一声笑了,边笑边说:“咋能不认识……哈哈哈哈……”
  剑子好奇心上来,问道:“谁啊?”
  苍铁青着一张脸,缓缓说出一个名字:“三狗子……”
  剑子和慕少艾听了都一愣,然后趴在麻将桌上笑得直抽筋,慕少艾笑得都岔气了,断断续续说:“就……就三狗子……哈哈哈哈……还能混进高中当老师……哈哈哈……哈哈……你……你快给泉子转学吧……”
  一桌人笑了一圈,就苍拉着脸坐在那,看其余三个笑得差不多了,说:“我为这事还去找过校长,结果人家校长说他是华师范毕业的高材生,还是英语专业的……”
  苍没说完,剑子打断他:“屁!还华师范呢,他要是华师范老子就是剑桥出来的!他又不知道上哪弄了张假文凭,跟他妈学了几句英语就开始臭显摆上了!”
  苍说:“我也这么觉得,但又不好说……操……”
  慕少艾顺了顺气,问:“那他教得咋样啊?没耽误了孩子吧?”
  苍摇摇头,点了根烟:“那倒不至于,他高二接了泉子他们班以后泉子英语成绩虽然没什么提高但也没往下掉”
  素还真说:“无欲都跟我说了,说三狗子在学校天天耍臭流氓,他们学校那些女老师没个不烦他的”
  剑子抓了张牌:“他就那臭德行,这辈子改不了了……我操!白板!”
  苍甩牌说:“哎,剑子,今天你怎么寻思起来打麻将了?不上龙宿那去啊?”
  苍刚说完,慕少艾又开始笑,剑子白眼一番,说:“笑什么笑!你还有脸笑!”
  苍一头雾水,问道:“咋了?闹了啊?”
  慕少艾笑着碰了一套牌,然后说:“剑子要当爹了,结果丈母娘那关没过去,愣是叫龙宿他妈给挤兑回来了”
  苍笑道:“龙宿怀了啊?他妈不愿意吗?”
  素还真推牌和了,说:“就他这样的换了我是龙宿他妈我也不愿意!”
  剑子不耐烦的说:“得了得了,我不就一直没结婚么,佛剑还争着抢着要结婚呢,我也没见你愿意!”
  素还真:“你别跟我提他!嫌我在家还不够烦啊!”
  慕少艾问:“你又咋?”
  素还真揉了揉脑袋:“操,这日子都快没法过了”
  剑子笑:“嘿你这话说的咋跟媳妇似的”
  素还真:“去你妈逼,采铃更年期了,一天到晚的在家叨啵,逮谁叨啵谁,还总爱跟我提钗哥的事,这都半辈子没提这茬子了,这两天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起来了,动不动就挂嘴边上,无欲也跟着闹,又回无欲天了,续缘这完蛋玩意就一天到晚的折腾着要跟那花和尚结婚,我操……我该着谁了这是……”
  慕少艾跟了牌说道:“还不就你自找的,年轻时候招惹那么多,现在老实了吧?”
  素还真说:“年轻那会采铃从来不为这些事跟我打唧唧,无欲也好哄……现在事都赶一堆去了!”
  苍摸着牌说:“我看人家佛剑也挺好的啊,现在人家不是在报社当编辑么”
  素还真哼了一声:“好个屁”
  剑子跟着说:“我看你就是屁大那么点心眼子,人家现在不也回来了,有个好工作,还有房子有地的,圆儿带那么大了也用不着你操心,上哪找这么好女婿去,你还能让续缘在家呆一辈子啊?”
  素还真没说话,慕少艾说:“剑子,你还说人家啊,你自己那丈母娘都折腾不起了”
  剑子一推牌,说:“我当时就不应该听你的!那天下午我要是去了把他留住了那啥事儿都没了!我上哪知道他妈这么难缠!”
  慕少艾:“我哪知道他能回娘家,一块玩了这么些年我也没见他回过家!”
  剑子摇了摇头:“愁死我了……我现在都不敢过去……”
  苍说:“我告诉你啊,你碰见这种丈母娘就得赖着脸使劲往那跑,你得让龙宿他妈看到你身上的闪光点!”
  素还真笑了,说:“他哪有啥闪光点啊?要钱没钱,要能耐没能耐,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的,你让龙宿他妈看啥?”
  苍说:“那可不一定,要不龙宿当时咋能跟了他。剑子啊,听哥话,当年我追翠儿的时候翠儿他妈也瞧不上我,我不就是三天两头的往他家跑,最后把翠儿他妈折腾烦了,早晚还是答应了!这事儿你不能害怕,不能在丈母娘面前消了自己的气势!”
  慕少艾说:“你还挺通啊?”
  苍洋洋得意:“那可不,翠儿年轻的时候那叫一个漂亮,我那时候跟翠儿搞对象的时候他妈就说我贼啦叽的,死活不让翠儿跟我,最后还不是让我拿下了!”
  剑子凑过去问:“能行啊?我现在见了龙宿他妈都打哆嗦!”
  苍把他往边一推:“行不行你别看我牌!赖不赖啊!我跟你说,你别害怕,过去以后就使劲嬉皮笑脸就行了,他妈爱听啥你就捡啥说呗”
  剑子坐直了身子:“我哪知道他妈爱听啥啊”
  苍:“这你就得自己观察了,一个妈爱听一个话,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再说了,龙宿不还怀着孕么,既然龙宿自己也不打,那你俩这就早晚的事,你怕啥”
  剑子点点头:“也是……”
  这时候慕少艾做了总结性发言:“你们一个个的都那么些事,怎们就我清闲,人和人还真不一样~”
  素还真白了慕少艾一眼:“你看着吧,就冲你这话也快了”
  这时候苍低声咳了咳,然后问慕少艾:“老慕啊……你说男的是不是也有更年期啊?”
  慕少艾说:“那可不,咋了?你觉得更年期了?”
  苍摇摇头:“不是我,是翠儿!”
  剑子抢白道:“你家小翠还更年期?那我丈母娘算啥?精神分裂了?”
  苍小眼一瞅剑子:“你闭嘴。”然后接着跟慕少艾说“翠儿这阵子不知道咋回事,死憋着就是不让我碰……大家都兄弟我也不怕你们笑话,我都一个多月没跟翠儿那啥了……”
  慕少艾惊道:“一个多月了啊……哟,你家翠儿最近工作是不是挺忙的?”
  苍:“好像是,他前阵子刚升职当了他们分行的经理,动不动就加班”
  慕少艾:“那就是了,工作生活压力一大对那档子事就冷淡了”
  苍:“可是这阵子也忙完了啊,下班还比原来早了呢,咋还那样啊……”
  慕少艾:“你是不是跟他办事的时候就跟流水程序似的?”
  苍:“那还能咋啊,年纪一把了还能整啥别啊?”
  素还真说:“那就是你不对了,年纪一把咋了,年纪一把能整动了这个你也得玩点情趣,要不跟猪配种似的完事就睡觉,谁跟你配啊!”
  剑子一笑,说:“哟,老素,钗哥跟你玩的挺爽啊?”
  素还真脸一红:“滚犊子!这不说苍呢么!干他屁事!”
  苍想了想:“那我今晚上回家试试……”
  几圈麻将搓下来,苍不意外的又输了,不过收获很大,苍也没放心上。
  回到家,黄泉和翠山行都睡了,苍洗了个澡,摸上床,想了想素还真和慕少艾说的话,从后面一把抱住翠山行,腻腻歪歪小声叫:“翠儿~~~~~”
  翠山行睡的迷迷糊糊,也没推开苍:“干嘛啊……怎么才回来……”
  苍啃着翠山行的脖子:“翠儿……我都快憋不住了……”
  翠山行哼了哼,翻了个身:“再说吧……今天不想整……”
  苍把手伸进翠山行的睡衣里,说:“别啊……”
  翠山行一把把苍的手扯出来,然后被子一卷,不耐烦地说:“你闹够了没有!睡觉!”
  苍看了看翠山行,长叹了口气,然后拿着卫生纸进了厕所。
  看来这事还真得一点点来啊……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sakira) f&e:支持楚姨><(喂 ..
  • 珍珠:+3(看到朝霞) f&e:加油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16 20:22 | 33 楼
    看到朝霞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0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06
    最后登录:2011-01-11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素还真是受还是想不到,不知和无欲是什么样的呼呼,黄泉是苍的儿子真是————————,三狗子还当老师开玩笑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龙王道
    顶端 Posted: 2009-12-17 16:11 | 34 楼
    彼岸听雨轩
    老是犯错的一个家伙,给各位添麻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8
    腹黑: 68 点
    珍珠: 1711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22
    最后登录:2013-04-16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可能是那个经典的眯眯眼的关系,哈哈,好可爱啊!哎呀呀,不知道今天黄泉是否能平安啊.........望天........等剧真是一件辛苦的事。是说,我也想不到那个小疯子啸日猋居然可以当老师,哈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12-18 14:39 | 35 楼
    小衣
    爱生活,爱剑龙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9
    腹黑: 86 点
    珍珠: 1720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6
    最后登录:2011-06-26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葱啊,看来是注定欲求不满了~
    再看一次素素的事啊~
    还是感慨啊~一哥待遇就是好=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懊侬之状,心下热如火灼不宁,得吐则止。
    顶端 Posted: 2009-12-18 17:40 | 36 楼
    看到朝霞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0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06
    最后登录:2011-01-11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葱也是墙王啊,不可能就一个人吧,到现在还是家家平安呼呼想他们发生点什么,玲珑的H 还是很有感觉的我好喜欢啊`~~~~~~~~~~~~~~我是色女呼呼。黑衣小野猫什么时候出现啊,想着他哟,他可是个大美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龙王道
    顶端 Posted: 2009-12-18 17:57 | 37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38F 高中生活之一)

    谢谢sakira和看到朝霞的花~~~
    更感谢大家的支持~~~~~群亲~~~~
    另外To看到朝霞:本人H无能……对于H这方面……实在是……只能做到表面功夫啊……

    更新


      谈无欲坐在办公室里,面无表情的听着对桌啸日猋的发言。
      啸日猋双手捂着脸,陶醉地说:“那个学生真的很漂亮,散着头发,当她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以为我又回到了十八岁~”然后喝了口水,接着说“老谈,你知道么,她居然主动走上来跟我说话!腼腆中带着一点奔放,矜持中带着一点渴望,啊~美好的青春啊~当她过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觉得生命中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尽管我们之间的对话不多,但是油然而生的那种默契是别人体会不到的~那是萌发的青春~是飞扬的热血~啊~~”
      谈无欲无奈的摊开作业本,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她跟你说什么?”
      啸日猋用手托着腮,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怀着无限憧憬,甜蜜地说:“她说……‘老师,这里是女厕所……’”
      只听“咚”的一声,谈无欲的脑袋埋进了桌子上的作业本里。
      这时候北辰元凰进来了,拿着两张英语卷子,仍在啸日猋桌子上。
      谈无欲如获大赦,赶紧站起来就往外走,边说:“北辰元凰,交给你了……我上隔壁枫岫老师那喝茶去……”
      北辰元凰点点头,拉了张凳子坐在啸日猋桌子前。
      啸日猋看了看卷子,说:“下次你再让我看到你抄作业我就让你把卷子吃了”然后拿着红笔划了几个错,皱着眉头问“你这抄谁的?咋这么多错?”
      北辰元凰说:“漠刀绝尘的”
      啸日猋啐了一口:“操,你抄也不知道找个好人抄,上次漠刀绝尘英语考了53分,你也真敢抄!”
      北辰元凰摇了摇头,说:“三狗子,有烟没?烟瘾犯了,憋得难受”
      啸日猋眼一瞪:“叫我什么?”
      北辰元凰赶紧改口:“不是不是,三老师,不是……啸老师!”
      啸日猋过去把门关了,然后掏出盒一支笔,扔给北辰元凰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咋,在家不让抽啊?”
      北辰元凰点了烟说:“可不……他自己在家一根接一根,我问他要他还不给……这不催着我犯瘾么”
      啸日猋瘫在椅子上说:“那你就戒了呗,抽烟有啥好的”
      北辰元凰安逸的吐着烟,伸了个懒腰:“我倒是想戒了,哪那么简单……”
      啸日猋说:“下个礼拜期末考试了,英语能及格不?我跟你说你可别给我拉后腿啊,要不你抽我多少根烟我都记着呢,回头我全告诉你男人”
      北辰元凰翻了个白眼:“不及格也是你教的,老子别的科那么好就英语不及格,你说怨谁?”
      啸日猋:“上个礼拜数学堂考你考多少分?”
      北辰元凰:“117.5”
      啸日猋惊:“总分150?”
      北辰元凰点点头。
      啸日猋揉揉北辰元凰的脑袋,笑着说:“你小子可以啊,蹲一年班发展的这么好”
      北辰元凰没说话,啸日猋突然说:“期末考试完了家长会谁来给你开啊?”
      北辰元凰笑了笑说:“我男人呗~”
      啸日猋“噗”一声喷了,说:“人家五十来岁的来开家长会都说是孩子他大舅啊,大爷之类的,一问你家那位‘你他什么人啊?’你家那位说‘我他男人’,想吓死个谁啊?”
      北辰元凰说:“我叫他说是我大舅不就行了”
      啸日猋一扒拉北辰元凰,小声问:“拿下了?”
      北辰元凰摇摇头,一声长叹:“没有啊……任重而道远……”
      啸日猋慷慨的拍拍北辰元凰的肩膀:“此乃仁义之举,朕精神上给你无限鼓励”
      北辰元凰接道:“臣谢主隆恩”
      啸日猋把杯子往前一推:“北辰爱卿,给朕把茶叶末子倒了”
      北辰元凰拿过杯子:“臣遵旨”说着拿着杯子把里面泡发了的茶叶倒进垃圾筐,然后把嘴上的烟头也扔进去,又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啸日猋又重新泡了一杯,北辰元凰又点起根烟来说:“你从哪弄的假文凭啊?还华师大毕业,初中毕业了么你!”
      啸日猋扬了扬眉说:“文凭虽然是假的,但老子学历是真的,老子可是爱尔兰梅努斯国立大学的毕业生!”
      北辰元凰一听吓得差点把烟头戳舌头上,又问:“啥专业啊?”
      啸日猋想了想说:“酒店管理……”
      北辰元凰无语。
      啸日猋是个混血,爸爸是中国人,妈是爱尔兰人,高中的时候去了爱尔兰,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想留校考研,但是因为屡次调戏学校里的年轻老师,认识他的老师都死活不让他考,让他毕业赶紧滚蛋,这时候他爸在中国开了家公司,于是他毕业以后就回了中国。啸日猋自认为是个很有志向的人,所以他不在他爸公司上班,而是自己出来找工作。他的专业是酒店管理,找了好几家酒店,最后都因为对客人动手动脚而被撵出来。直到有一天,他在街上闲逛,路过一所学校的时候正好赶上学生放学,他看着那些青春洋溢的学生们,一瞬间觉得这是个神圣的职业。于是他在电线杆子上找了个办假证的电话,搞了一张假的华东师范文凭和一个教师资格证,大摇大摆地混进了中国教育队伍。
      至于三狗子这个名字……啸日猋他爸爸跟朱武,袭灭天来他们是一个村的,他爸小名叫二狗子,大人们就管啸日猋叫三狗子,啸日猋跟素还真和剑子他们是一个学校的,比他们小几届,以前素还真每次说要回家给儿子洗尿芥子不值日,都是叫啸日猋帮他,后来啸日猋高中的时候被他妈接去爱尔兰,跟这些朋友兄弟也没断了联系,回国以后也经常一起出来玩,现在他呆的学校就是剑子让龙宿帮着找的。啸日猋的私生活非常不检点,经常混迹于酒吧,还是北辰元凰以前打工的那家酒吧,后来还是螣邪郎告诉了北辰元凰“三狗子”这个外号,乐得北辰元凰捂着肚子笑了一晚上。
      这时候啸日猋问北辰元凰:“哎,黄泉跟你不同位么,跟你说啥了没?”
      北辰元凰:“能说啥啊,还不就是问我要数学作业抄”
      啸日猋一推他:“谁问你这个了!他没说我什么?”
      北辰元凰抬头想了想,说:“还真说了……”
      啸日猋显得很兴奋,忙问:“说啥了说啥了?”
      北辰元凰说:“他说你最近越来越疯了”
      啸日猋泄了气,耷拉着脑袋坐那。
      北辰元凰白眼仁子一番,说:“你要脸不要脸啊你?你跟他爸都一个学校的,还惦记着人家儿子啊?”
      啸日猋吼道:“老子跟他爸差了好几届呢!!!他爹光蹲班就蹲了两年!老子年轻着呢!!!!!!”
      北辰元凰看了看表,掐了烟说:“上课了,我回去了啊”
      北辰元凰回到教师,黄泉坐在位上睡的人事不知,哈喇子都拉到北辰元凰桌子上了,北辰元凰皱了皱眉头,抬腿就是一脚,吼道:“把你的哈喇子擦干净!恶心不恶心啊你!”
      黄泉被北辰元凰一脚踹醒,骂了两句,抽出张纸巾把桌子擦了。
      这节课上语文,枫岫踩着上课铃进了教师。枫岫穿着一件蓝紫色的风衣,里面是黑色的高领毛衣和黑色的牛仔裤,脚下穿着一双到小腿的马靴,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又偏瘦,削尖的下巴正好卡在毛衣的领子上,那股子风韵是不用说的,这时候几个同学已经开始看着他流哈喇子。枫岫教室里扫了一眼,发现后排还有几个睡觉的,他不紧不慢的把手里厚厚一摞书“碰”的往桌子上一拍,然后微笑着和颜悦色地说:“后面那几个睡觉的都起来了,我们上课。”
      然后有几个学生把那几个睡觉的叫起来,同学都站起来说:“老师好”
      枫岫微笑着说:“同学们好,请坐。”
      学生坐下,枫岫拿出一摞作文本放在教桌上,说:“这次作文全班都交齐了,这是好现象。”说着枫岫挑出上面的几本,念了几个名字,说“这几个同学,你们在网上抄的很不幸是我当年写的,下次抄作文的时候请记得看清了作者,另外你们私下要商量好,不要都抄同一篇。好了,刚才念到名字的同学把作文本拿回去,把这篇作文再抄三遍,明天交给我。”
      这时候下面走过去几个同学,低着脑袋拿走了作文本。
      然后风岫又挑出一本,说:“北辰元凰同学,请你下次不要让啸日猋老师替你写,其实他写的不如你自己写的,你要相信你自己的文学能力,请你下课后拿着作文本去找啸老师,然后你抄三遍他抄五遍,同样是明天交给我。”
      北辰元凰站起来,走过去,叹:“哎……吾皇不可靠啊……不可靠!”拿着本子了以后,他问枫岫:“枫老师,你咋知道是啸老师替我写的?”
      枫岫微微一笑:“因为这也是他从网上抄的我的,而且还抄跑题了。”
      北辰元凰的脸抽了抽,然后低头骂道:“这傻逼……”
      北辰元凰回位坐下,一边黄泉还有前面的漠刀绝尘和御不凡捂着嘴直笑,北辰元凰小脸一拉,说:“笑什么笑!”
      御不凡说:“哈哈,绝尘,幸亏咱俩抄的时候看作者了!”
      漠刀绝尘点点头,枫岫背过身去写板书,后面漠刀绝尘和御不凡的手早拉到一块去了。
      枫岫在黑板上写了李商隐的夜雨寄北,然后转身,说:“漠刀绝尘,把这首诗后面的背出来”
      漠刀绝尘背的很流利,枫岫频频点头,说:“很好”
      漠刀绝尘得意地说:“那当然,不凡最喜欢这首诗!”
      枫岫:“漠刀绝尘同学,请不要把你们私下的某些行为拿到课堂上来”
      这时候班里几个女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然后“哧哧”地笑,御不凡坐在那脸都红成了个柿子,赶紧一把拉着漠刀绝尘坐下,小声说:“你干嘛啊……讨不讨厌啊……”
      漠刀绝尘脸皮厚,也不知道臊,坐下以后又握着御不凡的手,嘿嘿笑着:“我说得是实话啊,你不就喜欢这个么~”
      御不凡刚想说什么,就听着枫岫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朝这边瞥了一眼,御不凡赶紧闭嘴坐好。
      北辰元凰看着枫岫又叫别的同学起来背课文,捅了捅黄泉,说:“哎,刚才我去找狗子,他问你来着~”
      黄泉课文什么的全没背过,正捧着书拼命看,随口回道:“问啥了?”
      北辰元凰:“还不就那点破事……”
      黄泉把书扔在桌子上,皱着眉头说:“我操,神不神啊,他有病是吧!”
      北辰元凰笑,还怕枫岫看见:“我说你可真是大龄男青年的梦中情人啊,跟罗老师发展的咋样?”
      黄泉瞥他一眼,接着看书:“发展你个脑袋,有啥可发展的?”
      北辰元凰:“还发展我脑袋呢,我脑袋能天天请你吃饭啊?啧啧啧……还天天吃好的……看着我这个眼馋啊……”
      黄泉:“我跟他去吃饭你不乐意啊?不乐意你别要啊,我今天中午不给你打包带回来了”
      北辰元凰赶紧改口:“别别别,带回来带回来,你不带回来我吃啥啊?”
      黄泉眉头一皱说:“你男人不给你钱啊?”
      北辰元凰一耸肩:“给是给……不过他给那点还不够我买烟的……”
      黄泉:“我操,你拿钱抽烟天天蹭老子剩饭吃,贱不贱啊!”
      北辰元凰:“贱也没办法,谁让烟瘾犯了管不住呢,你不抽烟,不知道那滋味……我操,烟瘾犯了真受不了”
      黄泉打眼撇他:“你说的咋就跟吸毒似的……”
      北辰元凰:“你别说,当时我还差点吸了毒……”
      黄泉吃了一惊:“啊?真的啊……”
      北辰元凰点点头:“恩,去年我休学跟那个南宫神翳打混的时候,他就一贩毒的……当时……”
      黄泉突然打断他:“哎,你等等,南宫神翳?”
      北辰元凰看看他:“恩,南宫神翳,你认识啊?”
      黄泉问:“是不是挺瘦的挺高的,整一半拉的头发,抽烟老爱抽红云烟?”
      北辰元凰惊道:“真认识啊?”
      黄泉摇摇头:“我不认识……但我见过他……他管罗睺叫……叫大哥……”
      北辰元凰吓得手里的书掉到了地上,他赶紧把书捡起来:“南宫神翳管罗老师叫大哥?!”
      黄泉也吓得不轻,点了点头
      北辰元凰:“那罗老师是玩黑的啊……?”
      黄泉脸都白了:“不……不会吧……”
      北辰元凰摇摇头说:“危险,危险啊……你没听过最不好惹的么……精神病刑警队东北娘们黑社会……”
      黄泉无奈:“得,你招惹了个刑警队的,我招了个黑社会的……”
      北辰元凰:“你跟你爸说了没啊?”
      黄泉:“跟我爸说啥啊,啥事都还没有呢,有啥可说的!”
      北辰元凰:“连手都没拉过?”
      黄泉桌子底下给他一脚:“想啥呢你!拉啥手啊!”
      北辰元凰:“不该啊……我以为你俩怎么着得有点进展了啊……人家都请你吃了一个月的饭了……连手都不给人家碰啊?太缺德了你也……”
      黄泉说:“对了,你去跟三狗子说说,叫他回头见了我爸别把罗睺请我吃饭的事跟我爸说……我爸最近更年期!”
      北辰元凰:“你爸咋……”
      黄泉:“我妈死活不给他碰,憋的!”
      北辰元凰捂着嘴笑:“你连这都知道啊?”
      黄泉也偷着笑:“可不,厕所就在我屋旁边~”
      北辰元凰说:“要是你爸知道了你跟罗老师勾搭上得气成啥样啊……”
      黄泉:“所以说你别让三狗子说走嘴呢,我爸要是知道我跟个黑社会的有牵扯非打我不可!”
      北辰元凰:“那你还招惹了一精神病……”
      黄泉:“干那疯狗屁事!”
      北辰元凰贼啦叽笑着:“吾皇对你可是一网情深啊!”
      黄泉:“不幸甚举,小生洁身自好,而且小生天生残障,许不上贵主啊!”
      北辰元凰:“耶~阁下生得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乃是校内西施,当代貂蝉,何以如此说呢?”
      黄泉:“阁下赞谬了”
      北辰元凰:“好说好说~”
      枫岫:“黄泉,北辰元凰,尔等方才所说着实露出根基不凡,故此尔等可以不用上课了,请去门口呼吸一下学校刷漆所带来之清香宜人吧!钦此。”
      北辰元凰和黄泉齐声说:“吾主开恩!原谅小的吧!小的知错了!”
      枫岫:“只此一次,绝无下回”
      北辰元凰和黄泉:“吾主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枫岫满意的点了点头。
      北辰元凰小声跟黄泉说:“我操,他耳朵咋这么灵!”
      放学的时候,北辰元凰一出校门,阎魔旱魃坐在车里按了按喇叭。
    啸日猋夹着个包拍了拍北辰元凰,说:“不错嘛,车接车送啊!”
      北辰元凰撇他一眼:“啥啊,他今天不上班,走了啊,你回去记着抄作文!傻逼!”说完北辰元凰一溜烟钻上了车。
      阎魔旱魃开着车,问:“晚上想吃啥?”
      北辰元凰想了想说:“我想吃牛排了……”
      阎魔旱魃一拍他脑袋:“吃啥牛排,巴掌大点就那么贵,晚上我给你炖牛肉吃”
      北辰元凰咧嘴一笑:“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19 20:44 | 38 楼
    木奴
    独雷雷不如众雷雷。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1
    腹黑: 66 点
    珍珠: 1711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02
    最后登录:2014-06-09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咯咯咯...作者写的很有爱....
    比较期待不凡、漠刀、三狗子的三角关系...
    另外,强烈期待岫独啊岫独啊岫独啊岫独啊.........(枫岫X少独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独雷雷不如众雷雷。
    顶端 Posted: 2009-12-20 00:39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2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6-18 20:5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