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546 47 » Pages: ( 47/47 total )
本页主题: 神秘(?)小筆記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主人的新衣](?)

被某位損友所害,最近這陣子都在武林奔波。難得今日暫無要事待辦,自然想在家裡鬆泛鬆泛。龍宿換下一身華服,難得地穿了件簡便的家常舊裳,就在三分春色後院的小亭中悠閒地坐著品茶。

雖是舊裳,料子依然是上好的,微帶軟緞光澤的布面;本身的裝飾卻素淡樸雅,只有袖口跟襟邊繡著幾枝同色紫藤,不仔細看還會忽略了。

龍宿本是傾城的容姿,平日裡的雍容貴氣自然是艷光照人,但像這樣素衣袍服,只簡單挽著頭髮的模樣也是好看的……溫雅若閒花照水。

查覺到那本欲接近腳步聲忽地靜止在幾步開外,琥珀金眸抬了起來,半是笑半是打趣,「劍子,汝這是白日裡發了夢?站著也能睡……是幾時向張飛爺討教來的絕活?」

要是把方才的心得誠實說出……他非常肯定原本照水的閒花會馬上變成食人花。劍子訕笑了幾下,摸摸鼻子也入了座,「你今天倒是好興致。」

龍宿挑起眉,「若是汝不來……吾的興致會更好。」

非常乖覺地摸過桌上茶壺,先是自動自發地替龍宿續滿面前茶杯,也不忘給自己倒了一杯,呷了一口才道:「好茶。鳳兒的手藝越發好了。」

龍宿冷哼一聲,頗帶點得意的,「吾家的鳳兒,自然是樣樣都好的。」

拍馬屁什麼的,此時不拍更待何時?劍子立刻擺出諂媚笑臉,「哎呀,不愧是華麗無雙的龍首最得意的弟子啊。」

「主人先生,快別打趣鳳兒了。」紅衣侍女端著幾色精緻茶點,笑嘻嘻地走了過來,「要說茶藝,鳳兒這不是跟劍子先生學的嗎?若是能讓主人喝得順口適意……那也是劍子先生教得好呀。」

穆仙鳳這倒打一把可是打得精妙無比,輕輕鬆鬆地就把戰火撥回劍龍兩人之間,悠哉脫身準備做個壁上觀。

龍宿笑罵著,「汝這丫頭,嘴巴倒是磨得越來越剪利……就該把汝賣到道門去,讓汝跟著老道去串鈴賣藝才是!」

「主人怎麼捨得離了鳳兒……啊呀!」穆仙鳳本要回嘴,卻忽地驚叫一聲,「主人!」

「如何?」龍宿笑盈盈的。

「您、您這是……」跟在龍宿身邊歷練多年,早是打磨得老練圓滑的小侍女罕見地紅透了臉,又氣又羞,「怎麼、怎麼……您是從哪兒翻到這件衣服的?這種東西……」

「鳳兒覺得不好看嗎?」龍宿裝模作樣地站起身,還不忘展開雙手左右前後地查看著,很故意轉向劍子問道:「吾覺得很不錯啊,劍子汝覺得呢?」

「不行不行,快換下來啦!」穆仙鳳羞得無地自容了,「啊呀,主人最討厭了,故意要嘲笑人家的……」


─TBC─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8-30 16:42 | 460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應瘋仔要求來報復社會)
以下仙鳳暴走有,慎入。



-----
[斷]

空氣中還是瀰漫著大敵當前的緊繃感,而他望著穿透前胸的劍尖,猶自不敢相信,「仙鳳、妳……」

才開口,滿口鮮血便這樣嘔了出來,在雪白前襟綻開淒艷血花,點點滴滴。

「先生……」紅衣侍女的眼淚落得比他還急,「我知道先生高風亮節,一心都是為了蒼生大義……可是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每次犧牲的,都是她的主人呢?

她是一個孤兒。在被疏樓龍宿帶回養育之後,才知道人生不需要過得像是水溝裡的老鼠一般毫無尊嚴。疏樓龍宿的教導、愛護……她從來不曾或忘。

雖然他要的是繼承人,而非侍兒,但她跟默言歆真的是毫無怨言,心甘情願地服侍跟隨……就算主人要到天涯海角,他們也跟著去,安靜地、如同他的影子那般。

──但一個失去了主人的侍女……她要做些什麼?她為了什麼還要活著?

穆仙鳳的控訴雖沒有說出口,劍子仙跡卻從那絕望的眼神中讀懂了。或許他跟龍宿這一路走來,就算面臨各種的風風雨雨,兩人心中也都是自有定見……可卻不能忘了,最苦的,是這個長年靜默乖巧跟隨的姑娘。

算起來,是自己從小看大的孩子啊……劍子仙跡只能釋然苦笑,「仙鳳,這樣做,妳會比較快樂嗎?」

穆仙鳳的神情木然,卻是不斷搖頭,淚如雨下。

──不會比較快樂……但她必須這麼做。

劍子仙跡吃力地伸出手,輕輕地摸了摸穆仙鳳髮頂,「我跟龍宿欠妳的……來生再償還吧?」

劍子先生……也糊塗了吧?主人是嗜血者,死了就是魂飛魄散……哪裡還有來世?

但穆仙鳳依舊無法遏制地,俯在一身是血的劍子仙跡胸口,放聲大哭。


─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8-30 16:46 | 461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劍龍] 唇間的巧克力




「BOSS,那我們先下班囉。」天氣冷颼颼,但穆仙鳳仍是一身標誌的紅色大衣,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光芒擋也擋不住。

「嗯,早點休息吧,晚安。」疏樓龍宿的表情沒怎麼變,淡淡地目送兩位貼身下屬極是難得手牽著手,甜甜蜜蜜地離去了。

──看默言歆的耳根都紅到脖子去了,鳳兒真是的。

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疏樓龍宿將所有的燈一盞一盞關上,再將大門深鎖,然後才慢悠悠地搭了電梯下到地下停車場。

在專屬於疏樓龍宿的大停車位上,安安靜靜地停著一台與他慣常風格大相逕庭的白色平價房車。但疏樓龍宿卻是沒怎麼猶豫地走上前,拉開副駕駛座的門便坐了進去,「……好冷。」

駕駛座上的男人還是一身的白衣,像是早料到疏樓龍宿會這樣抱怨似地輕笑出聲。先是殷勤將那雙冰得凍人的手拉進自己手中搓揉幾下,然後左手合握著疏樓龍宿雙手,右手探向後座紙袋中,拿出了一杯熱飲,「……棉花糖巧克力。」

疏樓龍宿露出厭惡神情,「甜死人的東西。」而且熱量無敵高。

「今天這種日子……必須甜一下的嘛。」劍子仙跡笑嘻嘻地將溫暖的紙杯塞進疏樓龍宿手中,「不然你先拿著吧,暖暖手也好。我要開車,沒辦法一直握著你。」

「哼,誰稀罕汝,吾有鳳兒準備的暖暖包!」疏樓龍宿先是高傲地揚起下巴,然後頗是不屑地斜眼暱向後座,「倒是汝……今天收穫不錯啊?嗯?」

怎會聽不出自家情人語氣中濃濃的酸味?劍子仙跡順著疏樓龍宿的眼光也看向後座那個滿出來的小紙箱,忍不住笑,安慰道:「情人節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年輕人才會特別熱衷嘛。放心好了,這些都是義理巧克力,幾乎系上每個教授都有。」

「是哦?沒人給汝本命巧克力?行情這麼差?」某人繼續釀醋。

「……大家都知道你平常就不吃甜食,自然不會送你巧克力嘛。」大概知道疏樓龍宿鬧彆扭的原因──基本上他每年都會鬧這麼一次,「你自己不是也說了,要保持你完美的身材嗎?」

「那汝還給吾這個!?」疏樓龍宿決定這次絕不輕易接受劍子仙跡的安撫,冷哼一聲地舉起手中紙杯,「只許州官放火?」

劍子仙跡「哈」地笑了一聲,突然便將疏樓龍宿手中的那杯巧克力給拿了回去。疏樓龍宿當下只能呆愣,可是連生氣都來不及,劍子仙跡接著竟是舉杯仰頭大喝了一口。

「汝、汝在幹嘛……唔唔!?」

──猛然封吻過來的唇,密密實實地將唇中甜蜜溫暖的熱液渡入。一吻既罷,劍子仙跡放開了他,彷似意猶未盡那樣地舔了舔唇,「我當然不一樣啊……我送的,可是本命巧克力。是嗎?親愛的龍宿?」

……誰送誰啊!疏樓龍宿的回應是,狠狠地,咬了劍子仙跡一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walkwater) f&e:甜~~治癒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2-17 16:40 | 462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兩小無嫌猜] 01.02



    「主人……鳳兒不想去,鳳兒怕。」

    紅彤彤的嬌小身影縮在唯一令自己安心的那人腳邊,緊捉著對方衣擺不放的小手握成兩個白玉小結,嬌脆的童音含著怯生生的哭嗓。

    「呵,傻鳳兒。」

    紫衣男子沒有半點不耐的模樣,只是含笑地摸摸小姑娘紮著可愛雙丫髻的柔軟髮頂,「學堂是每個像汝這樣的小娃兒都必須要去的,鳳兒最喜歡話本故事了對吧?只要跟著夫子讀書習字,以後就能自己看喜歡的話本,想看多少都有喔。」

    「主人也可以教鳳兒啊!」抿著嘴角,眼底汪著委屈的淚珠兒,「鳳兒想跟著主人學……」

    「鳳兒不是說自己最勇敢了嗎?」

    好脾氣地蹲下身來與小姑娘平視,男子環住那軟軟的小身軀,露出鼓勵笑容哄著,「還說不是愛哭包呢,汝看,鼻子都紅了……不是說要趕緊長大好照顧吾嗎?連上學堂都不敢,要怎麼照顧吾呀?」

    聞言立刻用力吸吸鼻子,把快滾下來的眼淚全給吞回肚子裡,大聲宣告:「鳳兒沒有哭!鳳兒不是愛哭包!」

    「吾的好鳳兒。」讚許地抱抱人,然後牽起那雙嬌嫩小手,「吾們走吧!第一天上學堂就遲到,可就不是好學生囉。」

    「鳳兒知道,鳳兒會好好學習,絕對不會丟主人的臉!」軟嫩的小胖臉蛋露出堅毅表情,可愛得讓人想掐一把。

    紫衣男子不置可否,依舊含著輕淺笑意,「是,吾家鳳兒一定是最爭氣的學生。等下了學,吾再來接鳳兒吧。」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很勇敢,小姑娘連忙喊道:「不用主人接!鳳兒可以自己回家!」

    「喔?」微揚眉,男子禁不住失笑,仍是應道:「好,那麼吾便在家裡等著,妳自己一切小心。」

    女孩子家上學堂,恐怕他家鳳兒是獨一個……但那又如何?他疏樓龍宿的孩兒,絕不會畏懼挑戰的。

    目送那小小紅影一邊辛苦地爬上對自己而言還有些太高的階梯,一邊不忘用力回頭朝自己揮手,最後終於消失在那兩扇朱漆大門之內。疏樓龍宿輕輕歛下眼睫,唇邊的梨窩意味深長地漾得更深,悠然地搖搖手中摺扇,再不留戀地轉身往來時路走回。

    -----

    果如疏樓龍宿所料,穆仙鳳上學的第一天過得並不順遂。

    此朝國中富裕,君主愛好詩文歌賦,連帶的首都文風也大盛,女子求學不再是什麼引人注目的奇事。然而最多也不過是富貴人家延請講師到家裡來為自己的閨女上課,女孩兒這樣拋頭露面地上學堂去讀書那可是從沒有過的事情。

    更何況這裡並不是天子腳下的京都,而不過是一般富庶的小城而已,女娃兒上學堂自然是引來了眾多注目。不僅夫子上課得不甚自在,一旁蠢蠢欲動的頑皮男孩們更是盤算著該怎麼樣捉弄她,好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頭滾回家去乖乖繡花,再別敢想什麼讀書了!

    才剛宣佈散了學,學堂裡的孩子們立刻三五成群地團團圍住穆仙鳳,其中一個個子特別高大的帶頭男孩一臉不屑地瞪視著她,揚高鼻尖開口質問,「喂!妳是怎麼來的?」

    乍然一見這等陣仗,任是哪一個女娃兒也不免要被嚇哭,然而穆仙鳳一本骨子裡的堅韌蠻狠,沒有露出半點害怕神色,只是硬著不肯服輸的小脖子故作冷淡地望著對方。

    「問妳話呢!怎麼不回答?是聾了還是啞了!?」

    穆仙鳳微偏了下頭,刻意睜大眼睛露出一臉不解,「我自然是走路進來的……莫非你不是,用爬進來的嗎?真難得,下回也表演給我看看好不?」

    一旁跟著看熱鬧的孩子們哄笑了起來,惹得那個男孩漲紅了臉,握緊拳頭對著穆仙鳳直跳腳,「妳這個臭丫頭胡說些什麼!?當心我打……」

    「君子動口,小人動手……這點道理都不懂,我看你也別讀書了,省得丟臉。」穆仙鳳不屑地撇開頭。

    被穆仙鳳這樣一陣搶白,男童的臉孔又青又紅,惡狠狠地罵了,「誰不知道妳是沒爹娘的孩子!讓個來路不明的人給收養了,就以為自己真的成了千金小姐了嗎?一個公子哥兒,長得再漂亮有什麼用?不過是個小白臉……」

    穆仙鳳氣壞了,眼眶怒得通紅,乾脆將桌椅全都推倒在對方身上,「不許說主人的壞話!」

    那男童的友伴見狀,自然也湧了上來要替同伴討回公道,把人給團團圍住了。這個推她一把,那個拉她一下,穆仙鳳被推倒在地,膝蓋撞到了,手肘也擦破了幾處,但她只是死死咬著牙,命令自己不許哭。

    正當兵荒馬亂之際,一個黑衣的男孩忽地推開眾人,擋在穆仙鳳面前。那個為首的男孩雖然被穆仙鳳推倒的桌子給磕破額角,眼角還帶著淚,仍是擺出一臉倨傲地開口:「你跟她是一塊的?也要一塊捱打嗎?」威脅地作勢要抬起手。

    黑衣男孩不發一語,仍是直挺挺地站著,一步也沒退。

    忽然,不知是哪個孩子在眾人身後發一聲喊,「夫子來了!」眾頑童一聽頓時慌張亂做鳥獸散,全跑了,只留下黑衣男孩和倒在地上的穆仙鳳。

    穆仙鳳一身狼狽,仍是倔強地抹去臉上髒污站起身,就要推開身前的黑衣男孩,「你走開!不要你多管閒事!」

    早上才梳好的雙丫髻散了一邊,一身漂亮的紅衣棉襖沾了塵土,方才的胡亂推擠中,被扯破了數處;穆仙鳳趕忙拉起衣擺拼命地拍打,強忍著眼眶中亂滾的淚珠,「不能給主人看見……主人會擔心的……」

    黑衣男孩沒有搭話,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守著;等穆仙鳳將儀容整理好大半,轉頭正對著自己散亂的頭髮發愁,一條紅色髮帶忽然遞到眼前。

    「妳的。」男孩言簡意賅。

    穆仙鳳來回看著男孩和躺在男孩掌心的紅色髮帶,終於忍不住地扁了嘴,哇哇大哭。

    -----

    輕煙窈嬝,飄散蒸騰的水氣,熱水一沖,芬芳的茶葉香氣便在小小的斗室間瀰漫開來。正巧推門而入的白衣道人一臉開懷笑意,陶醉地深吸了口氣之後方才開口道:「好香!看來好友的茶藝又越發精進了。」

    「不敢當。」

    淺淺梨窩笑起,素手擺開茶盞,一一溫杯沖壺,動作看似慵懶緩慢卻自有一種獨特的韻律步調。疏樓龍宿先是動作優雅地將其中一只淡青色的茶杯推到劍子仙跡面前,這才接下去說道:「龍宿一介俗人,只不過是藉著練習茶道來修身養性,以渡這漫漫長日罷了……不敢與劍子大仙出神入化的茶藝相比較。」

    「龍宿學藝何事不精?好友也別太過謙虛了。」再自然不過地舉杯淺啜了一口,由衷地出言讚嘆,「果真是好茶。」

    「手藝如何倒是其次,不過勝在茶鮮、水甜……前些天才採下的新茶呢,再配上後山那眼好泉,自然好喝。」

    「你自己採的茶?」劍子滿臉不敢置信。

    從小養尊處優慣了的儒門少主,可說是手不動三寶的貴公子哥兒……居然肯頂著烈日揮汗親自跟著人採茶?說出去只怕要讓那些從小把他捧在手掌心上給小心呵護大的從人女官們哭倒儒門吧!

    「有何不可?」龍宿無所謂地笑了笑,復又將劍子面前的空杯給重新斟滿,「茶道,小藝也。然而任何事都應該從基礎開始打起,方才能夠在最枝微末細之上仍舊保有精進之處。」

    「……很像儒尊會講的話。」

    想起那個嚴厲簡明,連再小的事情都吹毛求疵的長者,向來率性自然、不愛拘束的劍子禁不住打了個冷顫。

    唉,也只有龍宿受得了這樣的師傅了。人生追求完美固然很好,但是嚴以律己之外同樣也嚴以待人到如此苛刻程度……實在有些過頭了。

    琥珀金眸只是淡淡地瞥了劍子一眼,其中的警告之意卻不言自明──沒有那家的徒弟能夠眼睜睜地看著自家師傅被人擠兌卻一句話也不說的,即使劍子是他再親密的朋友也不能。

    劍子摸了摸鼻子,即使知道龍宿不喜他這樣議論儒尊,卻也忍不住要為他打抱不平,「你家師傅真的就這樣把你扔出來?用什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樣的爛理由?」

    龍宿並沒有發怒,仍舊淡漠回應,「師尊自有其深遠考量。況且,繼承人的培養確實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培養什麼繼承人哪你根本連儒門都還沒繼承啊……」劍子咕噥著,復又問道:「你不會真的打算挑個媳婦,生個娃娃吧?你師傅自己也沒成親,怎麼有臉皮拿什麼『無後為大』來要求你哪?」

    打開壺蓋取出舊葉,重新填上新茶,轉頭提起青石茶壺沖入熱水,默默數著數,在最恰到好處的時刻執起茶盞,金黃色茶湯畫出美麗弧線注入杯中,「好友,喝汝的茶吧!別多嚼舌根子,當心哪天混入街頭巷尾的大嬸大媽別人也認不出來。」

    雖是不滿龍宿這樣敷衍自己,可他也知道龍的某些逆鱗摸不得,只得將滿口到嘴邊的話隨著好茶全給吞回肚裡去。

    默然無聲了好半刻,龍宿才又隨口似地問道:「劍子道長平日總為天下蒼生操心煩憂,忙得腳不能沾地……怎麼能得空到吾這處小居來了?」

    「自然是關心你。」劍子理所當然地應了,「儒尊不言語……不代表底下的人不會瘋傳呀!你們儒門都快炸成一鍋粥了,各種謠言滿天飛,我懶得一一去聽,乾脆直接來看你。」

    紫金唇瓣彎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那吾就先謝過好友了。」

    「……幾時你對我這麼生疏有禮?我反倒不習慣了。」劍子毫不客氣地抓過茶杯又呷了一大口,「我只知道你落腳於此,還以為你是讓儒門的工隊來給你搭的屋子,那肯定很有你的風格,一眼就能找到了,沒想到這麼……」

    趕緊把差點脫口而出的種種諸如「落魄」、「寒酸」等等絕對不是龍宿樂見的評語給死死咬住,劍子話鋒一轉,「問了村口的大嬸才曉得你的屋子在這……還聽說你養了個女兒,是也不是?」

    龍宿有點忍俊不住,「……說了讓汝別那麼愛嚼舌根,還真的和哪家大嬸混成了一路?」

    [待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7-24 10:51 | 463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吉時雨]




    厚重的雲層掩蓋著整日不見天光,越向晚,那墨色卻是越發濃沉,眼看就要下雨。劍子仙跡足下不點地,盡展輕功往回程趕,臉上雖不曾表露半分,但心底著實又惱又急。

    及到渡口,果然已是空落落不見半艘渡船……只有一艘精緻富麗的畫舫正收了船索,滑開長長水波紋緩駛而去。

    顧不得那許多,劍子仙跡飽提真氣將輕功展到極致,腳下幾個起落點越水面,總算是發力追上了那艘畫舫。

    「賊人!」

    可他腳還沒踏上甲板,便聽得一聲脆喝,如蛇般的柔轉銀光橫空乍出直奔他門面而來。劍子仙跡自知無禮,當然不敢還手,只是後仰腰身打算避開了那紅衣少女的袖劍再作解釋;可於此同時,另一柄長劍毫髮不容地同時掃向他下盤,兩方的合攻毫無間隙,他若只想閃避,肯定會被這兩人給逼得落水。他是無所謂,可這樣一來,自己一路堅持到這裡的心血就全白費了……

    思及此,縱是明知道有求於人還一見面就動手,肯定是下下之策……也無可奈何,劍子仙跡只能翻足踹開少女的劍尖,使巧勁讓那少女往黑衣青年的方向倒了過去,同時阻擋住了兩人的攻擊。

    連那人的動作都還來不及看清,穆仙鳳只覺得虎口一麻,手中的百轉柔腸劍已然脫手,而她完全無法控制地向後踉蹌而去,撞進默言歆懷中。

    心下不能說不錯愕,抬眼望去,那白衣人已然穩穩地落在了甲板上,從頭到尾沒動過的雙手還是緊緊地護著懷中包袱,倒是一臉真摯的歉意,「非常抱歉,在下並無意出手傷人,實在情非得已……姑娘可無恙否?」

    眼看對方赤手空拳……不、他甚至連手都沒動過,就能擊退他們兩人,來者修為恐怕不低。可穆默兩人從小追隨自家主人出生入死,遭遇過的殺手刺客不計其數……且不論功夫好壞,像這樣大剌剌就穿著一身白衣來行刺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雖然這白衣人看來不像有什麼惡意,穆仙鳳仍不敢大意,正要開口,身後的默言歆已然上前一步將她擋住,抱拳有禮問道:「見過道長……請教道長仙號?有何指教?」

    仔細一看,果然是個道士。穆仙鳳趕忙接過話,「見過道長,小婢穆仙鳳,他是默言歆。我家主人乘船遊玩至此,見風景秀麗停留欣賞,不知道是否打擾到道長了?我倆忝為隨從,為保護主人不得已這才冒犯道長……如有見怪請責罰我們,莫要驚擾我家主人。」

    一雙小僕把姿態放得這麼低,本就於心有愧的劍子仙跡更加不好意思了。客客氣氣的一揚拂塵,「穆姑娘誤會了,我只是想借個地方避雨……當然若你們方便能渡我一程,就更加感激不盡了。」

    這番話說得確實合情合理,找不出半點錯處……穆仙鳳有點猶疑,正想再仔細問問清楚,卻聽得一聲再清晰不過的輕笑聲從船艙傳了出來,「罷了,仙鳳言歆,退下吧,汝們攔不下他的。」

    那聲調軟濡慵懶,煞是好聽,劍子仙跡卻在一瞬間微乎其微地變了臉色。

    聽此明顯特殊的口音,定是儒門中人無誤,而儒門向來崇善獨善其身,並不怎麼有意願涉足江湖事……思及此,劍子仙跡連忙一整神色,向著艙內方向十分有禮客氣地一拱手,燦笑揚聲道:「多謝這位兄臺。」

    「哈!」艙內主人並未露面,只像覺得甚是有趣那般又輕笑了一聲,「閣下乃是名滿天下的劍子仙跡……吾一介散人,可不知道吾竟有此榮幸能與道長汝兄弟相稱呢。」

    「兄臺太過客氣了。」劍子仙跡心中暗自警惕,面上笑容卻不改,「在下不過是一個厚著臉皮來借船搭的無名小卒,若是兄臺願意現身一見,劍子自然是要結交你這個朋友的。」

    話聲方落,天際驚響一記落雷,瞬間氣勢萬鈞地下起滂沱大雨。劍子仙跡這下也顧不得氣度還是禮貌了,嗖地一聲便直接竄入了艙中。

    先是小心地檢視了懷中包袱,確定連點水氣都沒有沾上,這才安下了心。正要抬頭向艙中主人賠罪……一對上眼,饒是自詡道心無為的劍子仙跡,也有片刻屏息。

    那儒生神態輕鬆寫意,支著肘閒倚窗下,看起來是正在琢磨著小几上一盤殘棋;光影暈在他肩上,低垂的長睫半掩著看不清神色……反倒越發顯得抬眸望來那一瞬間,奪人心魂的瀲灩。

    ──一雙上好酒液般透亮明淨的琥珀金眸。分明是個男子,劍子仙跡心裡卻浮現「如照水閒花」五個大字。

    「朋友嗎?人稱『萬道莫及』的劍子仙跡道長大名鼎鼎……這下可算是吾高攀了。」只見那儒生彎起唇角,帶出頰上深深的兩點酒渦,「久仰。在下,疏樓龍宿。」




    ─此處應有BGM之孽緣的起始都是因為那場雨的END─


    ※預先答客問:

    劍子的包袱裡是白玉琴,這裡還不是琴,就是塊上好的玉料~

    龍宿知道了原來是準備要做成琴,表示十分感興趣,於是講定做好之後劍子帶琴去拜訪~~然後就回不去了(ry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10-31 16:13 | 464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劍龍] 下麵給你吃





    ──一開門,就踩到一坨不明的白色物體。

    龍宿低下視線觀察了半晌,這才不耐煩地伸出腳尖,沒留半分情面地往看似腰眼的部分狠戳了兩下,「讓開,擋住路了。」

    白色不明物體哼唧兩聲,「龍宿……」

    龍宿聽若恍聞地直接跨過障礙往內走去,可惜身後那人不放過自己,糾纏了上來,「我好餓……」

    ……誰放這傢伙進來的?

    龍宿頗不耐煩地解了領帶,順便甩掉肩上的白毛窮鬼,「滾出去找鳳兒,叫她隨便煮碗麵給汝。」

    「我不要吃仙鳳煮的,我要吃龍宿下ㄇㄧㄢˋ……」

    「少對吾開黃腔以為吾聽不懂嗎!劍子仙跡!」




    ──最後還是被吃了的EN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11-29 01:41 | 465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來自噗浪100粉慶祝活動~
    抹茶的點文w


    -----
    [劍龍] 捷運



    在擁擠的人潮中身不由己地輕晃著,龍宿要極力克制才能壓抑住想往眼前人臉上招呼去的拳頭,「……這就是汝所謂的,『超大馬力的名車』?」

    就算自己的愛車送去定期保養無車代步……他完全可以搭計程車的好嗎!?哪裡需要來搭人擠人的捷運,而且還是下班尖峰時段!

    「的確很大啊……難道你找得到在地上跑的、比捷運馬力還大的車?」

    劍子的笑臉還是那麼燦爛,嘴裡雖然是說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謬論,卻還是不著痕跡地張開手,將龍宿護在臂彎,不讓旁人推擠到他。

    可惜龍宿才不領情,瞪著一雙琥珀金眸像是能從中射出兩把刀砍死劍子,「人這麼多!吾快不能呼吸了好嗎!一堆怪味、唔!」

    仗著人多跟角度掩護,劍子竟然是飛快地低頭偷吻了龍宿一記。龍宿簡直要氣炸了,要不是顧忌著周遭眼光,他絕對直接把這混帳過肩摔到地上,「……汝做什麼!?」

    「哎,是你說不能呼吸的,我是在救你啊。」劍子毫無悔意,「放心,我有救生員執照。」說罷,還刻意似地對龍宿眨了眨眼。

    沒等被惹到臨界點的自家情人爆氣,劍子一把將人緊緊抱住,「哎呀龍宿你站不穩是嗎?小心小心,還是讓我抱著最安全……」

    「劍、子、仙、跡──!」


    #車廂內請勿推擠

    #車廂內請勿放閃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8-20 21:15 | 466 楼
    «444546 47 » Pages: ( 47/4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温蓝灰烬╄━

    Time now is:11-21 03:2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