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30 total )
本页主题: 7.14   願君為龍 三十五    285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先是宽衣解带,后是同床共枕,而且剑子还把龙宿拥个满怀~~~好暧昧啊好暧昧~~暧昧大好~~喜欢~~(我关注的焦点怎么都是这些啊……)
龙宿过得好坎坷啊……心疼……不过相信有剑子相伴后会好很多~~嘿嘿
话说,剑子你做那么多有的没的真的是本着很纯洁的心思吗?不管如何,剑子还是吃尽了龙宿的豆腐啊~~可怜的龙宿,就这样被拐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02 23:54 | 40 楼
阑珊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02
腹黑: 87 点
珍珠: 1722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37(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05
最后登录:2015-12-31

鲜花 [2] 鸡蛋 [0]

 

“你先躺下來,我們明天再談~~^^。”

剑子,老实交待,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請增補留言內容。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03 03:56 | 41 楼
    墨妾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0
    腹黑: 71 点
    珍珠: 25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22
    最后登录:2015-05-10

    鲜花 [0] 鸡蛋 [0]

     

    主子 这个夜晚还很长呐~
    千万保重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請增補留言字數。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06 02:03 | 42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六.
    劍子那麼說了之後不由分說地把龍宿拉上床,為防止他摔下去,還特意把他挪到裏面的位置,自己則在外面躺下。
    龍宿心中氣惱卻也無可奈何,誰叫他現在有求於人呢。於是兩人就這麼相安無事(?)地過了一夜。
    早晨的陽光透過木窗照進屋內,在地上映出點點斑斕。
    劍子在床前穿衣,神清氣爽。
    龍宿裹著被子面對牆面躺著,周身黑氣繚繞。
    “你的衣服今日該好了,我幫你去取。要是餓了,桌上有糕點。”劍子打點好一切準備出門。
    龍宿依舊黑氣繚繞,對劍子的話聽而不聞。
    劍子也沒說什麼,便出門了。
    待劍子走後,龍宿慢慢地從床上坐起身,臉色陰沉。他現在想這人和他走後,自己是先被太子殺死還是先被這人氣死。什麽品行高潔,大義凌然,如果仙人個個都如劍子這般,那那些書上的文獻都得給他改改,省得以後誤導別人!
    龍宿下床,套上道袍,洗漱完後就走出了木屋。前幾日身體不適,他幾乎都是在床上度過,躺多了身體酸得厲害,人也悶得慌,於是想去外面走走。
    龍宿隨意地在周圍走著,這個地方景致獨特,長滿了奇花異草,倒還真像是仙人住的地方。
    崖底不大,龍宿很快就轉完了,正覺得無趣打算回去。
    這時,龍宿突然瞥見旁邊有一條蜿蜒小徑,人為而成。龍宿有些好奇就沿著小徑走去。
    小徑不長,很快便到了盡頭。
    龍宿看了看周圍的景象,并沒什么特別之處,只是在這一片空地上立了一座石碑。
    龍宿走上前細細打量,與其說是石碑倒不如說這是一塊方形石頭,上面佈滿了青苔,連形狀都已經不是很規整了。看來是有了相當的年份。原本石碑身上的雕刻和字跡都已經被歲月侵蝕地不甚清晰,只有在手摸上去的時候還有些凹凸感。
    龍宿對這塊石碑研究了很久,卻沒有發現什麽特殊之處。有些失望地直起身子,還以為能有什麽不同尋常的發現,原來不過是一塊破石頭罷了。
    龍宿頓時對這地方失了興致,順著來路走了。
    龍宿回到木屋,發現劍子已經回來。
    “好快的速度,真不愧是仙人。”龍宿先是一愣,隨後涼涼地說道。
    “如果不快,你我可就要都被抓了。”劍子放下手中之物,抬眼瞪了一眼龍宿。
    “發生什麽事了?”龍宿察覺異樣。
    “鎮上來了很多江湖人,功夫不弱。他們喬裝成一般商販,遍佈鎮上各個角落。”劍子坐下到了杯茶。
    龍宿一聽,臉色微變,低頭深思。
    “不用想了,就是沖著你來的,害得我連我也被一同盯上。”劍子一連喝了兩杯茶,像是累壞了。
    “哼,是汝當初沒把那些黑衣殺手都給滅口,留著他們洩露消息,如今汝難道還怪吾不成?”龍宿對於劍子埋怨的語氣頗為不滿。
    “我是個清修之人,怎麼能隨意殺生。”劍子皺眉。
    到沒看出汝哪一點像清修的,龍宿腹誹。
    “我在鎮上轉了很多圈才甩掉他們,好久沒這麽激烈地運動了,累死我了。”說著劍子擦擦額頭的汗珠。
    “汝這仙人不會年紀大了,什麽都大不如前了吧。”龍宿看著劍子這幅模樣笑道。
    “耶~我雖然上了年紀,不過還稱得上老當益壯。倒是你,小小年紀,應該敬老。”劍子回道。
    “汝就不該愛護後輩?”
    “我還不夠愛護你嗎?”劍子聽了龍宿的話后,失笑道。
    龍宿聞言,想起這幾天的事情,心中又上了火,這種愛護不要也罷。不想再多做糾纏,龍宿轉移話題:“好了,多說無益,想想現在該怎麼辦吧。”
    “我好像還沒答應你吧。”
    龍宿聽了這句話,抬眼盯著劍子,眼神寒光淩厲,大有把他淩遲之意。
    “哎呀,你如此厚愛,劍子受寵若驚啊。”劍子一看滿臉寒意的龍宿,就知道他心中所想。
    劍子故意把話說得如此曖昧,成功地讓情感內斂的龍宿再次動怒。龍宿一言不發地用眼神凌虐著劍子。
    “好了好了,都已經被你拖下水了,就算我不幫你,他們也不會讓我安寧。”劍子被龍宿盯得渾身不自在,開口說道,語氣大有安撫之意。
    “哼。”聞言,龍宿冷哼一聲,收回目光。看龍宿樣子,沒多大欣喜和激動,似乎是意料之中。其實昨晚根據劍子的態度,龍宿心中也有了七八分底。
    劍子見龍宿這幅樣子,心中苦笑,這皇子也真難伺候,自己以後有的受了。
    “等你身體痊愈,我們動身。”劍子給龍宿倒了杯茶。
    “不行,吾們即刻啟程。”龍宿拒絕道,“再過幾日便是吾父皇的壽辰,吾必須馬上趕回去。”
    “可是你的身體……”劍子並不是很贊同。
    “吾沒有那麼弱不禁風。”龍宿不喜劍子如此看輕他。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毒對你的氣血和筋脈影響甚大,調養不好會落下病根。”劍子解釋。
    “……可是此地距離京城路途甚遠,如果不馬上啟程,吾怕會趕不上壽宴。雖然吾和父王稱病要了一個月的假,可以不用上朝,但是時間久了還是怕父皇懷疑。”龍宿皺著眉也很無奈。
    “你爲了我,可真是煞費苦心啊。”劍子聽完感慨道。
    龍宿瞪了劍子一眼,說道“汝以為吾願意嗎?父皇這幾年身體越來越不行,吾皇兄的動作也越來越頻繁。人不染風塵,風塵自染人,吾這時候如再不為自己打算,那就是等死了。”
    “好,我知道了。那我們今晚就離開。”劍子說著捧出一個包裹放在龍宿眼前,“這是我在鎮上買的一些食物,先吃點吧。”
    “嗯。”龍宿接過包裹,的確是餓了。

    *****
    夜裡,兩人收拾了一些東西,準備離開。
    劍子站在木屋前感歎:“幾百年沒離開這裡了,還真不捨啊。”
    “汝要是不捨,待吾的事塵埃落定,汝大可再回來當汝的隱世高人。”龍宿看著劍子笑著說道。
    “哈——要是真有那一天,二皇子可要經常過來坐坐啊。”劍子也是笑著回道。
    兩人來到岩壁前,龍宿望著高聳的岩壁,轉頭看向劍子,等著他帶自己上去。
    劍子會意,走到龍宿身邊剛要伸手。
    “汝不會又打算抱吾上去吧?”龍宿見狀,有些窘地後退一步,“就不能用其他方法嗎?”
    “那你想我怎麼樣,一掌打你上去?你受得住,我沒意見。”劍子手一攤,一副你說怎樣就怎樣的樣子。
    龍宿咬牙轉頭,可他也真的不想像女人一樣被人抱來抱去。
    “好了,你不是很急嗎?那就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這個地方。”說罷劍子手一撈,摟住龍宿的腰,把他摟進懷裡,足下施力飛身而起。
    到了山頂,劍子放開龍宿。
    “吾之眼光果然從未出錯,汝真是難得的能人啊。”這上懸崖可比墜懸崖艱難不知幾倍,更何況還帶著個人。看劍子現在跟個沒事人一樣龍宿不得不佩服他的功體。
    “既然劍子先生武藝如此高強,那麼這周圍的一些老鼠想必汝也輕鬆對付。”說著龍宿鳳謀銳利地掃過周圍黑漆漆的林子,空氣中彌漫著危險的氣味。
    “一出來就有事辦,這工作真不好做,我能反悔嗎?”劍子一遍苦笑著抱怨,一遍暗催功體。
    兩人說話間,從密林里走出數個黑衣之人,和那日的殺手一樣的裝束,看他們這架勢應該已經是埋伏已久。其中貌似一領頭之人從腰間摸出一個小竹筒,還沒等他打開便卻被劍子的一道劍氣打落。
    劍子的出手打破了對峙的局勢,黑衣人立馬圍攻了上來!
    劍子拂塵左右揮灑,擋下了他們的全部攻擊。
    “汝別讓他們一直拖著,速戰速決,要是等他們的援軍來了要脫身就難了。”龍宿被劍子護在身後,見劍子只守不攻,忍不住催促道。剛剛他看見一個黑衣人轉身而去,想必是方才發信號不成親自求援去了。
    打鬥中的劍子也察覺到了異樣,黑衣人攻勢不猛卻非常纏人,他們的目的是拖延他們的行動,等自己的援兵到了再一舉拿下他們。劍子無奈,他本不想傷人,眼下也別無他法了。
    只問劍子大喝一聲,引得周身氣流爆旋,拂塵一揮一回,帶起千鈞之力,瞬間打亂黑衣人的步調。劍子趁其陣型大亂之際,拂塵橫掃,氣勁過處,黑衣殺手紛紛重傷。
    就在黑衣人受傷不支倒地之時,劍子立馬帶上龍宿化光而走。
    “去鎮上的縣衙,找瓊雅。”龍宿在劍子耳邊說道。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2-10 08:52 | 43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to 看文的親親們~
    總之最後那句明天再談~真的是腹黑之極啊~不愧為高齡仙人!
    其實劍子肯定答應了嘍~
    不就像想欺負欺負這個可愛的後輩嘛(打!
    不過龍宿也沒那麼容易一直被(#‵′)凸他鉗制!
    往後劍子會過得(伺候得)很慘……(劍子:去死吧!(#‵′)凸)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2-10 09:25 | 44 楼
    寰海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41
    腹黑: 149 点
    珍珠: 1738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5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7
    最后登录:2017-03-30

    鲜花 [1] 鸡蛋 [0]

     

    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龙首回去后又要面对他的太子老兄新一波的攻势了吧……
    不过有先生应该没问题……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10 16:47 | 45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为什么?
    我越看越觉得,其实不是龙宿拐,哦不,是请剑子出山,而是剑子想拐得美人回家?——又趁机吃龙宿豆腐~~~(话说,剑子把家安在崖底还真是方便啊,方便吃美人豆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11 12:53 | 46 楼
    七宝宝
    流水照落年 须臾美人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103 点
    珍珠: 1725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2
    最后登录:2014-11-14

    鲜花 [2] 鸡蛋 [0]

     

    好暧昧的对话啊。。。好暧昧的动作啊。。。先生。。。不带乃这样子的。。。直接吃干抹净省的闹心啊闹心。。。唉~
    (终于~爬过来找到乃了。。。从百度空间追到这边真是不容易的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花开花落 生死有时 歌尽桃花不如归 去时方知 因果皆无 空而已
    顶端 Posted: 2010-02-12 20:14 | 47 楼
    猫猫叨叨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9
    腹黑: 71 点
    珍珠: 1713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25
    最后登录:2010-09-04

    鲜花 [1] 鸡蛋 [0]

     

    剑子越来越暖昧了,剧情有起伏了
    哎哎,咻咻剑子啊你们就在这波澜中培养感情吧
    这篇咻咻也满强势一人,估计之后出现予盾了真有的虐……抖,还是别要的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般冷傲的咻咻都可以被你吃死……咳咳,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17 01:35 | 48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七.
    劍子帶著龍宿來到鎮上。只見劍子足見輕點,身若飄鴻,瞬間便來到縣衙門口。
    “不要走正門。”劍子剛要進門就被龍宿攔下,“翻牆。”
    劍子只得來到縣衙府一側的圍牆邊,帶著龍宿翻牆而過。
    “然後呢?那個瓊雅在那?。”劍子抱拳靠墻,等待龍宿下一步指使。
    “瓊雅是淩雲縣縣令,吾的親信,跟吾走。”龍宿整了整衣衫,擡腳就走,劍子跟上。
    兩人躲過巡邏的士兵來到一間房門前。
    龍宿擡手敲了幾下,三長兩短。剛放下手不久,房門便開了,開門的是一個面目俊雅的年輕人。
    “二公子快進來!”那年輕人一見龍宿立馬閃身讓龍宿兩人進屋,並迅速關上房門。
    進了屋后,瓊雅為兩人準備香茗,三人在桌邊坐下。
    “二公子怎麼會半夜到此,可是出了什麽事?”瓊雅一臉關切地看著龍宿。
    “吾無事,吾到來此地的目的已經辦妥,想馬上回京,只是吾的行蹤被他知曉,外面很多他的殺手,離開不便。吾想要汝安排吾們秘密離開,不被他們發現。”龍宿喝了口茶,對瓊雅吩咐道。
    “原來如此,這沒問題,二公子平安無事我也就放心了。”瓊雅聽了龍宿的話后一笑,目光轉向一旁的白衣道者,雖然從方才開始都沒講一句話,但是很難讓人忽略他的存在。
    “想必這位就是公子要找的人吧,果然是名不虛傳。鄙人名為瓊雅,見過仙人。”瓊雅看著劍子,有禮地抱拳一鞠。
    “仙人不敢當,喚我劍子仙跡便可。”劍子還禮。
    “什麽仙人,根本就是個無賴神棍。”龍宿見劍子那裝模作樣的樣子,忍不住吐槽。
    “可二皇子不就是中意了我這無賴神棍嗎?還千里迢迢,千辛萬苦地對我志在必得來著。”聽了這話劍子也不惱,喝了口茶,笑著回道。
    龍宿一聽這話瞪向劍子,劍子亦是不甘示弱地回視,一時間兩人暗濤洶湧。
    瓊雅也是個玲瓏剔透的人,當下也明白了兩人間這電光火石的不簡單,打算退場以免殃及池魚。
    “公子和劍子先生忙了一天想必是累了,未免驚動他人,今晚兩位就住我房間將就下,明天我會安排回京的事。”說完瓊雅走出房門叫來下人吩咐了幾句。
    “我叫了些熱水,下人放在外間,兩位早些休息,我就先退下了。”說罷離開了房間。
    瓊雅離開后,龍宿起身率先結束了和劍子的目光戰。他來到外間開始寬衣,準備沐浴。
    劍子一個人百無聊賴地打量著這四周,最後目光停留在屏風上龍宿寬衣的剪影上。
    “那個瓊雅真是個聰明人啊。”劍子望著龍宿的剪影和他說話。
    “那是自然,吾的人自然都是人中龍鳳。”龍宿一遍寬衣一遍和劍子搭話。龍宿的衣服華麗複雜,沒那麼快脫完。
    “哈哈哈——”劍子聽到龍宿這麼說忍不住笑出聲。
    “汝笑什麽?”龍宿覺得奇怪,停下動作問。
    “你這麼夸我,我自然是高興的。”劍子話中帶著濃濃笑意。
    “吾什麽誇過汝,汝年紀大了,耳朵不中用了嗎?”龍宿冷諷道。
    “你說你的人都是人中龍鳳,那我不正也是‘你的人’嗎?你這麼夸我,我自然高興了。”
    龍宿聽了一愣,他脫下內衫,抬腳跨進浴桶。
    “既然是吾的人,那麼就要以吾為尊,還不過來伺候著?”龍宿閉著眼靠著木桶讓熱水浸透全身。
    真舒服,如果一旁還有雲山仙人伺候著,那就真是完美了,呵呵。
    劍子聞言,這回輪到他楞了,他還以為龍宿會怒著還口,沒想到反將他一軍。他看了屏風上龍宿的沐浴的影子一會后,站起身,繞過屏風走到外間。
    龍宿聽到腳步聲睜開眼睛,正看見劍子站在木桶旁邊。
    “我來伺候。”劍子說著抓起起龍宿泡在水中手臂,拿著布巾開始輕輕擦洗。
    “汝……”龍宿看著坐在桶邊的劍子,剛剛那些話調侃成分居多,還真沒想過他會乖乖照辦。
    “怎麼了?我的伺候,你不滿意?”在崖底時服侍他的事情還少嗎,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無,甚得吾心。”龍宿身體前傾趴在桶邊上,讓劍子幫他擦背,按摩。既然有人願意服侍,那他也樂得享受。
    皮膚白皙滑嫩,果然是養尊處優的。劍子按摩著龍宿肩胛上的穴位,心中如是想道。

    ******
    翌日,瓊雅安排他們喬裝成外幹的的衙差順利出了城門。
    顧及到龍宿的身體,兩人雇了一輛馬車,龍宿坐在車廂內,劍子趕著車,就這麼一路回到了京城。
    成年的皇子除了太子其餘不得留在宮中,是炎龍的規矩,所以龍宿在宮外有自己的府邸。
    劍子趕著馬車,按照龍宿的指使,在一座氣派又華麗的院宅前停下。劍子跳下車,轉身去扶龍宿下來。
    “大白天的,你的府邸怎麼大門緊閉?”劍子見龍宿走上臺階敲門,奇怪地問道。
    “因為這是後門,吾是偷溜出來,總不能光明正大地從正面進去吧。”龍宿頭也沒回地回道。
    後門……
    劍子默默地抬頭打量眼前這巍峨的紅漆大門,果真是奢侈成性啊。
    不一會,門開了,來人一見龍宿立馬露出驚喜的表情:“殿下,你可回來了!”
    那人連忙迎龍宿和劍子進來。
    “這是府中的管事,汝叫傅伯便可。”龍宿領著劍子為他介紹,“這是劍子仙跡,是吾請來論道的先生。”劍子的身份目前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只會惹禍上身。
    “傅伯汝在吾的院落中收拾一間房間出來讓劍子住。”龍宿吩咐道。
    “是,殿下。”傅伯也是聰明人,殿下讓一外人住在自己的院落中,足可看出此人對殿下的重要,當下不敢怠慢。
    “對了,馬上讓默言歆到書房來找吾。”吩咐完傅伯,龍宿轉頭對劍子道,“汝隨吾來。”
    隨即,龍宿便帶著劍子來到書房。
    劍子看著龍宿在書桌前坐下,自己就打量起周圍,華麗又不失高貴,相當好的品味,和眼前之人一樣。
    “這一路辛苦汝了,不過好在總算是趕上了。”龍宿靠著椅子舒展了下身子,連日的奔波真是夠累的。
    “客氣了,二皇子。”
    “沒人的時候尊稱就免了吧。”他的這聲二皇子,多半是調侃,聽著逆耳。
    “那就恭謹不如從命,龍宿。”低沉的聲線喚出龍宿的名字,讓龍宿心震了震,正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殿下。”正是龍宿傳喚的默言歆。
    “進來。”龍宿整了整心緒,順勢結束了話題。
    一面容冷峻的青年推門而入。
    “吾不在期間可有發生什麽事嗎?”
    “沒什麼大事,一切如常。”面對龍宿的問話,默言歆恭敬地回道。
    “是嗎?父皇和皇兄都沒懷疑?”龍宿顯然不信他裝病一事會如此順利。
    “這……”默言歆看了眼一旁的劍子一眼,有些猶豫。
    龍宿勾起笑,瞥了旁邊的劍子一眼,緩緩道:“他叫劍子仙跡,是吾的人,不礙事,有什麽就說吧。”
    劍子聽到龍宿曖昧的話,垂下眼笑笑,沒說什麽。
    龍宿都這麼說了,默言歆也不多說什麽:“皇上並沒有懷疑還賜了很多奇珍異草是給殿下調養用,就是太子他曾帶著太醫來說是要為殿下看病,於是我只得易容成殿下你的模樣再吃點混亂脈象的藥混了過去。”
    “太子他可有察覺?”
    “太子仍有懷疑,不過沒有證據,只能作罷。”
    “哼,他可沒有作罷,手段多著呢。”龍宿冷笑道,“他雇了殺手,追查到吾的行蹤。”
    “什麽!?那殿下可有損傷?”默言歆一驚,面色甚為擔憂。
    “多虧劍子救吾,現已無大礙了。”
    默言歆一聽,松了口氣,轉身對著劍子行禮:“多謝先生救我家殿下,剛剛是在下失禮了,望先生莫怪。”
    “無事,我沒有放在心上,更何況我是殿下的人,殿下的安危自是我分內之事。”劍子一本正經的說著,龍宿抬眼瞥了他一眼。
    “汝無事就退下吧。”
    “是。”
    默言歆走後房內又只剩下劍子龍宿兩人。
    “汝這種話竟也能說得面不改色,佩服佩服。”龍宿支著頭打趣地望著劍子,這仙人臉皮真厚。
    “彼此彼此,比起你在客棧對我說的,我這個不過爾爾。”你這皇子臉皮也不薄。
    “兩日後就是父皇的壽宴,吾該置辦壽禮的事了。”龍宿不再與他口舌爭鋒,開始說正事。
    “你皇兄準備什麽,知道嗎?”
    “他會送的東西,猜也能猜到,不外乎名貴的珠寶玉器,庸俗。”龍宿滿臉不屑。
    “那你又準備送什麽不庸俗的禮物呢?”
    “這個嘛……”龍宿伸出手指對劍子勾了勾,劍子見狀低下身子靠近龍宿。龍宿抬手勾起劍子的下巴,盯著劍子的臉左看右看。
    “汝說要是把汝這個雲山仙人送給父皇,那他老人家必定龍心大悅。他這麼一高興說不定就廢了太子,立吾為王儲,如此便省心省力,多好啊。”龍宿抓著劍子的下巴湊近他,笑著說。
    “的確是個好設想,不過只怕你還沒把我獻給皇上,你皇兄就先告你個窺視皇位,意圖謀反之名,到時候說不定你的父皇一怒之下把你打入天牢,到那時你可就連二皇子都沒得做了。”劍子也不掙開龍宿的手,反而手肘撐著桌子放鬆了身體,涼涼地回道。
    “哼,吾還嫌把汝獻上去顯示不出吾的品味。”龍宿放開手,劍子也直起身。
    “皇兄他沒品,吾這做弟弟總不能讓他在群臣面前丟臉,總要幫他一幫啊。”龍宿靠著椅背,手中的摺扇輕搖,笑意漸深,顯出兩個深深梨渦,一臉狡黠。
    “你想做什麽?”劍子見他這副樣子,想也知道不會是什麽好事。
    “當然是回抱下這幾日皇兄對吾的關照。”


    ————————————————————
    最近比较忙(懒),比较忙(懒)……
    [ 此帖被kkyyo123在2010-02-21 15:21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摸來摸去真幸福!(鼻血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2-20 21:38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3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8-18 12:5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