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46 total )
本页主题: 08.06 【千年‧凝眸】 (完) 42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08.06 【千年‧凝眸】 (完) 424F

9
管理提醒:
本帖被 think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08-11-06)
這一篇的第一集...為了一句對句...我和刀親王(楓狂小刀)在MSN上隔空哀嚎了N百遍...
總算有讓它見日的一天了...UU
因為是從兩人少年時期開始(老梗一個我知道~請原諒我的沒有才氣~><)
大部分會跟原劇沒關係~~就算有~也是很後面了~...(遠目)
如果大家可以接受~請往下~感謝哦~~~^^



--------------------------------

【千年‧凝眸】一



雨後的天空,一直是劍子仙跡的最愛。

乾淨,澄澈,不染一絲雜塵。

而且重點是,改變他這一生的兩人,都是在雨後的天空下相遇的。

一個擦身而過的老者,一個凝眸而對的少年。

老者早已逝去,少年不再年少。

劍子仙跡的思緒,從雨後的天空,飄回了遙遠的過去。

───***───   ───***───   ───***───

「你願意跟吾回去嗎?」慈眉善目的老者問道,雖然隔了一段距離,但少年卻清清楚楚地聽見老者的聲音傳入自己耳中。

「回去,做什麼?」語氣很平淡,沒有一絲的擔憂,彷彿去哪對少年而言都無所謂。

「吾想收你為徒。」老者撫著長鬚說道。

乍見眼前的少年,道尊便對他一身武骨有了莫大興趣,這副奇骨在道教新一代掌教者的培訓人之中找都找不到,雖說少年的年紀有些大了,失了栽培的先機,但道尊相信加上後天的努力,少年一定能成為人中龍鳳。

「喔,是嗎?」少年擺擺手,席地而坐。「讓我考慮考慮。」

還要考慮考慮!?道尊挑挑眉,向來只有人求他收徒,還沒他去求人家耶。

少年的考慮沒有持續很久,他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

「嗯,師父,走吧!」

啥?現在是啥情形?

「你不是要收我為徒?那我叫你師父有錯?」少年挑挑眉,看著道尊,努力讓自己不要露出鄙棄道尊老年癡呆的樣子。

還真是乾脆俐落。道尊苦笑,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忘了。」少年說完,停了下又問道:「你會兵器嗎?我想學劍。」

「學劍?」劍是道家常用之物,這少年看出他是道家人嗎?「為什麼想學劍?」

少年自懷中取出一把匕首。

「我家人只有留這把匕首給我,《考工記桃氏為劍疏》又載:『漢時名小劍為匕首。』,所以我想學劍。」

「好,只要你想,吾可以教你。現在,吾先幫你起個名。」道尊沉吟著,邊邁開步伐往道教根據地「抱樸宮」走去。

少年收起匕首,跟了上去。

「吾是道尊,你可願入道教?」走了老半天,道尊這才想起該說明的一件事,回頭問少年。

「可以啊。」還是一副滿不在乎,未入教就先有了道者的自然逍遙。

對少年的反應感到很新奇,道尊露出了一個笑容。

「那麼,從現在起,你的名字就叫『劍子仙跡』。」

───***───   ───***───   ───***───

道尊親自帶了一個人,還是他新收的徒弟回到了抱樸宮,引來抱樸宮上上下下一陣嘩然。

下一任道尊的候選人甄選早已結束許久,道尊這次卻再度收徒,還親自賜名、教武,惹來了不少閒話。

只是這些閒話沒傳到道尊耳裡,而當事人劍子仙跡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功課,還要練武,道尊信守承諾,教劍子仙跡練劍,但除了劍法之外,掌、拳、輕功等等,一個練武之人該具有的基礎,道尊也從不馬虎。

所以,劍子仙跡才懶得去理會那些人,目前的他,很忙,沒空。

手上拿著一本開元道藏,劍子仙跡在後院裡唸著,也沒坐著唸,走來走去的,不知道在走什麼。

幾個道徒看到了,心底嗤笑著劍子仙跡的無知。

開元道藏早在幾百年他們就讀完了,這個半途入教的笨小子現在才在看。

有許多個道徒早就看劍子仙跡不順眼,半途入教就算了,偏偏他是道尊親自收的徒弟,論輩份還要高出他們這些非下任道尊後選人一輩,思及此,那幾個道徒使使眼色,腳一踢,數顆石子便往劍子仙跡飛過去。

只見劍子仙跡腳步未見遲緩,僅以足尖點地,輕盈飄動,眨眼就閃過那些石子。

道徒不信邪,再度丟了石頭過去。這次劍子仙跡停下步伐,右手畫圓,一個太極圖形隱約可見,竟將那些飛散的石子聚集起來。

淡淡地看了那些道徒們一眼,劍子仙跡收回氣勁,石子一顆又一顆掉落。

將書闔上,劍子仙跡轉身離去,剩下那些道徒們面面相覷。

方才那招,可是太極?

就連道尊候選人們都練不到五成的,太極,劍子仙跡竟已在短短時日就練到這種程度!?

那一瞬間,道徒們忽然崇拜起了劍子仙跡。

───***───   ───***───   ───***───

這一日,抱樸宮上上下下都在忙,因為今天乃是儒首來訪的日子。

大家都在忙,只有劍子仙跡依然在自己的院落唸書。

自從那一次與道徒們有了不算衝突的衝突後,劍子仙跡就搬到了抱樸宮的後山,自己蓋了間屋子,用竹籬圍起,在青山藍天之下,倒也有幾分逍遙味道。

半個小時前才下了場雨,劍子仙跡喜歡雨後的天空,被洗得澄澈的藍天,看了彷彿也可以將心底的不快滌淨,所以他跑到了屋外讀書。

聽說今日有人來訪,不過劍子仙跡已向道尊告假,道尊也以為他還在勤讀經典,也不勉強他,只吩咐他晚宴一定要出席。

將《三天易髄》扔到書箱裡,劍子仙跡忽地拍桌而起,借力使力,躍上了樹梢,迎風而立,揚起的白色衣袖,使得他看起來真有幾分仙氣。

「吾想此處院落還很新,看得出來有人住,閣下在進入之時,好歹也喊一聲吧。」雖是閉目迎風搖擺,劍子仙跡仍是感覺到了有一股陌生的氣息侵入了自己的領域。

「吾以為看到的是得道高人,不敢出聲哪。」話中帶著三分嘲弄,特殊的口音,引得劍子仙跡睜眼,看向來人。

映入眼裡的是個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少年,穿著打扮卻比他華麗很多,淺紫色的衣上有許多飾品,且都以紫色為主,銀紫色的長髮,挽了一個儒髻,簪頭雕出了一個龍頭,勻淨面容上卻有一抹不該有的諷笑。

將少年從頭到腳掃視了一遍,劍子仙跡的眼最後對上了少年的眼。

魔魅的深紫色眼瞳,有著不該屬於這年齡的諷刺與世故,可更多的,是寂寞。

一種高處不勝寒的寂寞。

在劍子仙跡打量著少年的同時,疏樓龍宿也同樣打量著眼前的少年。

樸素的白衣,風讓他的袖袂翻飛,也讓那雪色髮絲也不時飄揚,容顏上帶著一股淡漠,彷彿天塌下來也不關他的事。

疏樓龍宿最後,也對上了少年的眼。

純然的琥珀色,溫溫淡淡的,讓人摸不清他的心思,又有種自己無所遁形的狼狽。

相看許久,劍子仙跡忽然輕嘆,疏樓龍宿還來不及問出他為何輕嘆,劍子仙跡已自樹梢飄落。

「這樣做人,不累嗎?」劍子仙跡看了疏樓龍宿一眼,如是說道,也不等疏樓龍宿回話,便往屋子走去。「儒教的客人,若不嫌棄,就請進吧。」

「汝以為,世上每人都如汝庸碌?」疏樓龍宿當然明白劍子仙跡所言為何,移動腳步,跟著劍子仙跡進屋。

「庸碌,卻也怡然,吾想這樣很好。」劍子仙跡邊說著,邊打開櫃子,拿出一罐茶葉,搖了搖,聽不太到沙沙聲,打開罐子一瞧。「沒茶葉了,那就喝泉吧。」說著,劍子仙跡抄起桌上兩個陶杯,走了出去。

連茶都沒有?疏樓龍宿拿起劍子仙跡方放下的茶罐一看,裡面其實還有些許茶葉,只是份量應該不足以沏茶。

放下茶罐,疏樓龍宿開始打量屋內。

屋子用了個月洞分成兩邊,一邊是書房兼花廳,也就是他現在所處之地,書房開了兩扇窗,耀眼的陽光輕緩撒落,幾座書架上滿滿的都是書,兩張桌,一張是矩形書案,另一張是方形飯桌。書案正對著月洞,而月洞兩旁掛著兩幅龍飛鳳舞的字句──秋水逍遙臨風,五弦任情沐月。

另一邊應該是臥房吧,疏樓龍宿想著,掀開垂掛在月洞上的布幔,一窺究竟。

另一邊確實是臥房,比起書房擺設要簡陋許多,一張床貼著牆放著,被褥整齊地摺放在角落,床頭邊有個小茶几。同樣開了兩扇窗,一扇在床貼著的那面牆上,只要坐起,便能看見屋外風光,另一面則開在對面,就算躺著,照樣可以欣賞風景。幾個斗櫃,應是收放衣物雜物之用,也都整整齊齊地一排貼著牆放。

「沒關係,吾豁然大度,允你失禮一次,但再不放下簾子,吾就送客了。」不知何時進來的劍子仙跡,落座桌邊,將另一杯清泉放在對面。

何時!?疏樓龍宿一驚,怵然回身,只見劍子仙跡已坐在桌邊,怡然自得地喝著清泉。

「看看也不行?這般小氣?」疏樓龍宿來到桌邊坐下,也不避諱,拿出袖中銀針,探入水裡。

「未請先入,未問先窺,你已失禮兩次,現下是第三次了,需要將吾這杯讓你嗎?」說是這樣說,劍子仙跡面容未見半分慍色,泉水已喝去一半。

「解藥可以先吃,汝不懂嗎?」銀針沒有變化,疏樓龍宿這才收起銀針,執杯輕啜一口。

很甜!

不是那種加了糖的甜水,而是一種純粹自然的清甜,是上等水質才有的甘美。

「吾只懂這樣生活很累。」

「那就表示汝什麼都不懂。」再度嗤笑。

身處在一個人人都想扯他後腿的世界,除了勾心鬥角爭鋒相對來保護自己,還能做什麼?

「大巧似拙,大智若愚,儒教的話,怎麼吾這道教的做得比你還透?」

「只怕汝是真拙真愚。」疏樓龍宿說著,小口小口地飲著那泉。

清清冽冽的口感與甘美的滋味兒,讓疏樓龍宿捨不得喝盡。

將疏樓龍宿的心思收盡眼底,劍子仙跡的嘴角,緩緩揚起。
[ 此帖被think在2009-09-23 00:4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狂嵐)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7-04-17 00:32 | [楼 主]
    滾桶親王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8
    腹黑: 101 点
    珍珠: 1798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9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30
    最后登录:2012-10-23

    鲜花 [4] 鸡蛋 [0]

     

    沒想到大家這麼客氣,居然把坐沙發的機會讓給我啊~
    那我就不客氣地搶先啦... ...XD
     
    我頗喜歡你在這作品裡的設定,當初看到初稿的時候,我一直覺得你這文裡的劍子有一種似曾相似
    的感覺,但不是在同人作品裡看過,而是在其他地方。直到前一陣子電視重播白髮魔女傳時,我才
    發現到「啊!就是那個卓一航!行雲的劍子正是卓一航啊啊啊啊~~~」
     
    那個卓一航也是一個天才型的學生,而且對人生也是無慾無求,在遇見女主角之前,他的生活就是
    自由自在。他的師父不僅是武當派大老紫陽道長,同時更是當世的武林盟主,卓一航的才能讓他師
    父對他寵愛有加也寄予厚望。但是當他與女主角狼女相遇後,他的人生完全變了!
     
    當練霓裳悲痛地問卓一航「你為什麼不相信我?」時,我腦海中突然浮現龍宿那句「劍中真像破,
    無奈呀~」的畫面。(劍子:傲笑明明是龍宿捅的,跟練霓裳的情況不一樣吧?==||||)啊,我
    沒說龍宿像練霓裳,只是突然聯想到這種衝突的情況而已,畢竟劍子也的確曾經為龍宿的事非常生
    氣...XDDD 不過這兩人的關係比白髮魔女傳的情況幸福太多了,可見編劇還不夠殘忍!(喂~)
      
    加油吧,行雲!讓龍宿成為白髮魔女吧!(龍:啥啊...==)
      
     
     
     
     
     
    ps.
    在《白髮魔女傳2》裡,卓一航長年在千雪峰等奇花開放。這件事在我當初看到宵守著凝晶花的時
    候聯想到;後來那個長年待在雪地裡逢人就問「何謂最絕望的愛」的宵中劍,更像是卓一航的另一
    種翻版哪~XDDDD 經典片真是經典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 (By 狡童jun) | 理由: 回覆認真!但是個人認為紫髮美人比白髮魔女要好多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4-18 10:28 | 1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刀親王~~
    為什麼當我看完你的回覆之後~我就黑線了呢= =|||
    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回你這一篇...

    我家劍子像卓一航...
    這...我回去調片出來看...bbb
    也許就某方面而言是像的
    不過~遇到"女"主角之後~~我家劍子的反應應該跟卓一航不一樣吧~@@
    至於把龍咻變成練霓裳...好大的考驗啊~(遠目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7-04-18 22:23 | 2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千年‧凝眸】二

    【二】

    天色近晚,劍子仙跡和疏樓龍宿,一同回去抱樸宮。

    「別和吾一起進去。」快到抱樸宮時,疏樓龍宿忽然丟下這麼一句話,迅速走入抱樸宮。「這是清泉的回禮。」

    「找到了找到了!」一聲又一聲的找到了此起彼落,劍子仙跡踏入抱樸宮時,只來得及看著疏樓龍宿被一群人簇擁著走入大廳。

    思緒幾轉,劍子仙跡已了然於心,背著手緩緩走入大廳,再緩緩走到道尊身後那一排弟子之後,完全地置身事外。

    隱隱約約聽見疏樓龍宿被儒尊唸了幾句,自家師父就出來打了圓場,順道吩咐立即準備晚宴。

    此時劍子仙跡才知道,原來那名少年叫做疏樓龍宿,是下任儒門天下的接掌人,難怪會這麼憤世嫉俗,旁人也這般寶貝。

    只是寶貝的人少,欲除之後快的人多。

    難怪要做這麼累的人,哎哎,劍子仙跡忽然慶幸自己沒趕上道尊候選人的比試,不然就麻煩了。

    「劍子仙跡,先來拜見一下儒尊。」恍惚之間,道尊的聲音將劍子仙跡的思緒拉回現實。

    「是。」劍子仙跡應了聲,繞過人群,來到首座之下。

    道尊身邊的位子上坐著一個慈眉善目的儒翁,疏樓龍宿就站在他身邊。

    「晚輩劍子仙跡,見過儒尊。」劍子仙跡拱手一揖。

    「嗯,不用多禮。」儒尊看向道尊。「老友又收了一個好徒哪。」

    儒尊看得出來,劍子仙跡的武骨絕不下於疏樓龍宿,假以時日,說不定還能超越疏樓龍宿。

    「哪裡哪裡,還比不上你首徒。」道尊說著,起身向飯廳做了個請的手勢。「晚宴已備好,請各位移駕吧。」

    「嗯。」儒尊站了起來,跟在道尊身後,一群儒道弟子,魚貫地跟在兩人後面。

    嘆了口氣,劍子仙跡最後一個走入飯廳,挑了一個角落坐下,所幸道尊與儒尊相談甚歡,氣氛不錯之下,弟子們也都熱絡交談,沒人注意到他。

    除了一個人。

    ──疏樓龍宿。

    ───***───   ───***───   ───***───

    聽方才道尊所言,劍子仙跡是他新收的徒弟,雖非下任道尊的候選人,不過以地位來說,也該比其他道徒高上許多,為什麼他會坐在角落?

    疏樓龍宿胡思亂想著,席間儒道二尊不時把話題兜在他與道尊候選人身上,他有些不專心,眼光總是落到角落處的劍子仙跡,看著他偶爾與身邊的人交談,但似乎都是請人遞些調味料或茶,吃得很專心,所以也吃得很迅速,菜還未上到一半,他便放下了碗筷,與身邊的人附耳幾句,便起身離開。

    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人。

    疏樓龍宿想著,分不清心底的感覺是羨慕還是嫉妒。

    也許,都有。

    那是一份他註定得不到的悠然。

    ───***───   ───***───   ───***───

    夜裡,疏樓龍宿躺在床上,下午發生的事讓他了無睡意,但也不想起身,明天就要啟程回儒門天下了,他是該做些休息。

    閉眼調息,綿長的呼吸讓人以為疏樓龍宿已深睡。

    至少,那刺客是這樣以為的。

    一片薄刀自門縫穿入,挑起了門閂,而後門迅速打開,來人在門閂落下之前接住,一切悄然無聲。

    而未眠的疏樓龍宿,卻早已注意著來人的舉動。

    被刺客握在手中的刀閃著青紫的光芒,那是淬了毒的證據。

    猛然刀風狂襲,疏樓龍宿掀開被子,將被子扔向刺客,刺客沒料到疏樓龍宿是清醒著的,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退了兩步,可僅僅一瞬,已夠疏樓龍宿離開床舖,披上外衣,華扇上手,美麗的臉上竟也帶著肅殺之氣。

    「汝是何人所派?」問道,疏樓龍宿對遇刺早已司空見慣,氣勢沉穩地令人驚嘆。

    「死人無需知情。」特意壓抑過的嗓音響在疏樓龍宿耳邊,話未完,刀已砍向疏樓龍宿。

    不想引人注目,疏樓龍宿轉動手中華扇,扇柄準確地敲上刺客握刀之手的脈門,劇痛襲來,刺客手一鬆,刀已被疏樓龍宿奪下。

    「不敢露出真功夫嗎?」疏樓龍宿嗤笑,手一運勁,那算得上好的刀一瞬成灰。

    「嗯?」風中的灰吸入鼻中,疏樓龍宿立感不對,揮扇將灰末搧開,退了幾步,揚袖掩住口鼻。

    「哈哈,既想置你於死,就不會這麼簡單。」來人狂妄地笑了,雙手起了殺招,往疏樓龍宿身上招呼。

    「那吾就看看汝有何本事!」疏樓龍宿掌一翻,手中華扇凝聚真氣,毫不容情擊向刺客。

    華扇翻轉之間,疏樓龍宿另一手攻勢也未曾停歇,拆了幾招,隱藏自身實力的刺客便漸居下風,可不到半刻,疏樓龍宿便覺胸口一陣窒悶,心中明白定是方才不慎吸入的藥粉,尋常的毒對他是沒有多大作用的,這不是特意加強的毒便是普通散功粉。心中思緒幾轉,容顏卻未露半分驚慌,探著刺客空門,重重一掌拍上那人心脈。

    「嗯?」掌下的脈動輕微,疏樓龍宿雖感不對卻已太遲,刺客也已送來一掌,饒是疏樓龍宿身手了得,迅速後退緩去了幾分勁道,卻沒想到那刺客胸口掌上也都帶了毒。

    細長的眉微蹙。

    「不是說了,要置你於死嗎?」刺客冷笑,殺招又至。

    疏樓龍宿身形一動閃過,回以一聲冷笑,轉身自窗戶離開。

    「鳳芫秋,想殺吾,就來吧。」

    ───***───   ───***───   ───***───

    清冷月色下,疏樓龍宿迎風而立,夜裡寒冷的風吹得他衣袖翻飛,長髮飄揚,美麗容顏上所帶著的笑容裡有著殺氣,令人覺得悚懼。

    鳳芫秋隨著疏樓龍宿而來,站在上風處,許是故意,加上風也強勁,蒙面黑巾與黑色夜行衣一一被吹走,露出原來的儒服與一張堪稱傾國的臉龐。

    疏樓龍宿為何知道是自己,鳳芫秋並不驚訝,若是疏樓龍宿沒猜出來才讓他吃驚,儒門天下之中的儒生除了他,無人心臟偏右,也就是看準了疏樓龍宿喜歡全力一擊的個性,鳳芫秋才在左胸的衣前也抹了毒,手掌也貼上一層假皮後再抹毒。

    而疏樓龍宿也的確照著自己的計劃,先是中了刀末中的散功粉,再中了兩種毒性不同的劇毒。若他沒辦法殺了疏樓龍宿,散去他的功力,讓他無法逼毒也是一樣。

    一切的費盡心思,都只為了除去眼前之人。

    「師尊所言,對汝刺激真這般大?」疏樓龍宿冷笑,他當然明白鳳芫秋是為了什麼才對他痛下殺手,但那又如何?與其有心思想辦法殺了他,不如花力氣在儒門之會上打敗他。

    「住口!汝別以為師尊對汝另眼相看,汝就能目中無人!」怒火扭曲了鳳芫秋原本美麗的臉,妒意更是不斷地自黑暗的心底深處冒出。「一個瑕疵滿身的人,有何資格接掌儒門天下?」

    他就不懂,疏樓龍宿全身上下都帶著不討喜的紫色,不過就是會點小聰明,嘴又甜了些,便讓儒尊將下任儒門天下接掌人的位子交予疏樓龍宿,要他吞忍下這口氣,鳳芫秋寧死也做不到。

    「只可惜,汝終是沒機會拿到儒門之首的位置──」

    風強烈地颳了起來,塵沙漸漸地封去了鳳芫秋的視線,雖是明白疏樓龍宿功力已所剩不多,但鳳芫秋仍是沒有大意,凝氣掌心,靜心聽著周遭動靜。

    嘶地一聲,一把長劍,驀地刺穿了鳳芫秋的右胸。

    「汝……」甫開口,一口鮮血便吐了出來,鳳芫秋驚愕地看著自背後刺穿身軀的利劍,他甚至不知道疏樓龍宿是何時近了他的身。

    「儒門之首,豈能易與?」反手將劍拔出,一道血霧噴出,疏樓龍宿迅速後退,風沙散去,那華麗的人衣上臉上未沾半分血跡,長劍已不知去向,疏樓龍宿手中又只餘那柄華麗寶扇,輕輕搧著。

    鳳芫秋瞠大雙眼,看著疏樓龍宿冷峻的笑容。

    身軀緩緩倒下,疏樓龍宿的冷笑,成了鳳芫秋眼中最後一幕的景象。

    「哼。」如此便想殺他,他早就不知道死過多少回了。

    想著,疏樓龍宿正準備回去抱樸宮,遠方紛而不亂的腳步聲隨風傳來。

    還有同夥?疏樓龍宿正欲細想,胸口忽地一痛,黑得怵目驚心的血液溢出口中,將那衣服染上一點一點詭異的黑。

    「該死!」疏樓龍宿低咒一聲,決定先找個地方逼毒。

    耳聞那腳步聲漸近,疏樓龍宿心中閃過一個人影,迅速轉身離開現場。

    ───***───   ───***───   ───***───

    晚宴過後,劍子仙跡慢慢踱步回到後山簡居,休息了片刻,汲泉煮茶,細膩的茶香隨著夜風飄散在屋宇四周,飲完一杯,劍子仙跡便開始練武,一套輕功,一套掌法,一套劍法,是他每晚必練的課程。

    輕靈的身形隨風舞動,寒光飛揚,長劍捲動風沙之間,卻不傷毫末,那是經過長久未怠的苦練才有的成果。

    武藝練罷,洗浴過後,劍子仙跡或在院中或在屋內,練字讀書,淡淡的墨香輕盈鼻間,那是比任何香味都來得舒心的恬靜。

    劍子仙跡的生活很簡單,卻不單調,他一向懂得如何從中享受到樂趣,這樣的日子,其實便以足夠,因為他自己明白,未來的他,也許不會再滿足於這種生活。

    道求無為,也求逍遙,可惜那無為終究不僅僅是無為,那逍遙也不可能只是逍遙。

    既然如此,就該好好把握這一段真正能無為逍遙的日子。

    子時方過,劍子仙跡便準備上床就寢,鬆開了那束了一整日的髮,翻幾頁閑書,飲去半杯清泉,他不習慣關窗,夜裡清涼的空氣和著月光,從被風兒掀開的紗幕與其一同進入屋中,生活之中,依然要有享受。

    夜漸漸深沉,劍子仙跡的一日,本該於此結束,只是今夜的風,太不尋常。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7-04-21 01:52 | 3 楼
    風鳴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3
    腹黑: 67 点
    珍珠: 175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04
    最后登录:2010-07-20

    鲜花 [0] 鸡蛋 [0]

     

    從少年時期寫起,就當原創文來看,也未嘗不可
    兩人初次相遇,即受到彼此的吸引吧?
    一邊是嘆息他的世故與寂寞,
    一邊是羨慕他的淡陌與悠然,
    迥異於己身的性格.....
    新生入學,從頭開始追文的,這還是第一篇,
    十分期待後續呢~~~
    樓主,請手下留情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4-22 21:23 | 4 楼
    滾桶親王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8
    腹黑: 101 点
    珍珠: 1798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9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30
    最后登录:2012-10-23

    鲜花 [4] 鸡蛋 [0]

     

    我喜歡龍宿的狠,看到他一劍捅死鳳芫秋,真爽!(喂)
    可見龍宿做事總是快狠準又乾淨俐落,真不愧是堂堂的龍首大人,
    殺人習慣用「捅」的~(喂... ...)
     
    是說,我就是想看龍宿流血瀕死的樣子,
    所以,請千萬不要手下留情!!
    (風鳴:樓下的,你故意作對是不是?==+)
     
    啊~~~
    這可是給劍子製造機會的時候,
    劍子你跑不掉的,
    你的命運終究是要跟龍宿扯在一起的,
    龍宿必須要在污濁的環境裡求生存,
    你絕不可能自己一個人獨身地自在消遙啊啊啊啊~~~
    (劍子:你這個人...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4-23 06:14 | 5 楼
    茜夜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3
    腹黑: 63 点
    珍珠: 1756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10
    最后登录:2011-01-13

    鲜花 [0] 鸡蛋 [0]

     

    剑子,恩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只是觉得他呢是个很爱斗嘴的人,不过我觉得他大概是真的爱着宿宿的吧!应该是很深沉的爱恋吧!不然又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只是给予而从不计较得失呢?!
    这个是偶的思想,对与不对就靠大家了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4-23 11:18 | 6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風鳴安~^^
    原創啊...應該有不少劇情都會是吧=口=
    劍龍是棋逢敵手~也是互補個性吧我想~XDDD
    哦~歡迎新生(握)~劍龍是個好腐物的(被打)
    噗噗~我不能保證過程~但我可以保證結局是喜劇~XD

    小刀~~
    你啊~就是喜歡龍咻~他怎麼你都喜歡啊= =
    而且~我也不覺得他會是個婆媽的人...天天都被暗殺~沒本事的就迅速解決~有本事的就陪他玩玩~這才是華麗無雙的儒門龍首會做的事吧~XD
    你又跟別人唱反調了~還在念念不忘白髮魔女傳跟以前的編劇~所以能有慘就要多慘嗎~XDDDD
    當然要製造機會啊~~不然怎麼談戀愛啊~XDDDDDD
    所以劍子~要好好把握機會唷
    (劍子:你們這兩個人...= =|||)

    羽慕茜夜安安~~^^
    劍子啊~是個只在意自己心裡人的人啊~XDDDD(被古塵捅
    每個人的愛情表現方式不同~再加上身邊的人又足以與自己並肩傲睨天下...疼與護,是放在行動裡而不是嘴上唷~^^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7-04-27 22:32 | 7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千年‧凝眸】三

    【三】


    一抹銀紫身影,不甚輕靈地闖入了劍子仙跡的居所。

    碰的一聲,門扉被人大力撞開,雖早已察覺到有人闖入,劍子仙跡卻未起身查看,直到那一聲聲響實在太明顯,這才拖拖拉拉地慢慢起身,被子才剛掀開,腳還未沾地,闖入者已進入寢室。

    疏樓龍宿還來不及說話,一口黑血又吐了出來,濺到地板上,這下劍子仙跡皺眉了。

    「你不知道毒血很難處理嗎?」劍子仙跡說著,身形一動,眨眼便到疏樓龍宿身邊,指尖凝氣,迅速點了疏樓龍宿身上幾個大穴,也發現了他不尋常之處。「你的功力被化去了?」

    毒性無法再被壓抑,便迅速地遊走全身,疏樓龍宿有些腳軟,抓住了劍子仙跡還來不及收回的手。

    「要不需要靠汝?」冷眼瞪了過去,在來的路上,疏樓龍宿其實一直在思考,為什麼他會選擇劍子仙跡所居之處躲藏,難道就只因為他不住在抱樸宮內?這理由可笑地連自己也不願相信,他隨便找個隱密地方就可以逼毒,那麼又是為了什麼?他居然覺得自己可以信任這明明只見過一次就很喜歡挖苦他的劍子仙跡。

    「在人家家裡,就要有禮貌一點,毒血你要負責清乾淨,吾去清垃圾。」風中送來了一陣又一陣的腳步聲,劍子仙跡有些無奈。就說了當個上位者很累,現下連他這個旁人都連累了去,真是麻煩,明天道尊可是要驗收全部的太極招式啊。

    抽出自己被疏樓龍宿握住的手,連將人扶到床上躺著也沒有,劍子仙跡回頭取下外衣穿上,隨手抓起一條布巾束起了髮,便走了出去。

    「疏樓龍宿,門口也有毒血,記得清乾淨,不然你就慘了。」

    ───***───   ───***───   ───***───

    劍子仙跡才剛踏出屋子,走到竹籬外,十數個黑衣人已圍了過來。

    「將人交出,可保平安。」為首者壓低了聲音說道,抬起手,同夥們便亮出兵器。

    「到別人家拜訪,連個禮貌都不懂嗎?」屋子裡那個就算了,好歹見過兩次,算得上是認識的,現下連這些不認識的也兇他,他劍子仙跡是長得很好欺負來著?

    「囉嗦!」顯然帶頭的,真的很不懂禮貌。

    閃著青光的利刃劈頭砍下,劍子仙跡不閃不躲,衣袖一揮,那迎面砍來的毒刀轉瞬被奪。

    「知道技不如人,就別出來丟人現眼。」劍子仙跡說著,揚手將刀子射至十來丈外。「吾已準備就寢,恕不招待了,請。」

    語畢,劍子仙跡很是瀟灑地轉過身,背著手走進院落。

    「找死!」搞不清楚自己的兵器是怎麼被奪的,再加上劍子仙跡的態度,為首者惱羞成怒,就算沒有了兵器,照衝不誤。

    「在說自己嗎?」為首者左腳剛踏入竹籬範圍內,原本已一腳踏入屋中的劍子仙跡話聲一沉,跟著白影一閃,為首者還未看清劍子仙跡是如何出招的,人已飛了出去。
    「不請自入,也別怪吾無禮。」

    「再不走,吾就不客氣了。」劍子仙跡看向其他黑衣人,夜風吹起了他的衣袖與髮絲,宛如天上謫仙般的風采,卻因那臉上隱隱的怒氣凜然地教人心寒。

    「可惡!一起上!」為首者飛出去後就遲遲未回,剩下的黑衣人面面相覷,終於還是決定出手攻擊。

    再怎麼說,疏樓龍宿都已照計畫中了毒,此時不除更待何時。

    「堅持到底的確是種美德,但不知進退就教人討厭了。」腳踏上了幾個八卦,劍子仙跡飛躍而出,雙手仍是負於背後,身形飄落之間,只聞得數聲慘叫。

    黑衣人個個都倒在竹籬外痛叫,沒有一個近得了劍子仙跡的身。

    直到現下情況,黑衣人們終於死心離去。

    「真是麻煩。」子時都過了,明天精神一定差。

    劍子仙跡拍拍衣袖,走入了屋子裡。

    ───***───   ───***───   ───***───

    當劍子仙跡回到寢室,已不見疏樓龍宿。

    不須細想,劍子仙跡迴身走出屋子,來到後院,果然見到疏樓龍宿慘白著一張臉,左手浸在水缸裡,一陣陣的惡臭不斷傳出。

    還真是浪費了這清泉……劍子仙跡想道,瞧了瞧疏樓龍宿的臉色,走了過去,右掌貼上了他的背部。

    疏樓龍宿驀地瞠眼。

    什麼人!?他竟沒察覺!

    「是吾。」就算沒看到疏樓龍宿的表情,劍子仙跡也能從自己掌下突然僵硬的肌肉明白疏樓龍宿所想為何。

    短短兩字便撫去了疏樓龍宿的不安與驚慌,呼了口氣,身子放鬆下來,任著劍子仙跡的真氣傳入體內。

    劍子仙跡掌心勁力綿綿不絕地傳入疏樓龍宿體內,將毒性緩緩排出。

    兩刻過後,劍子仙跡收回掌力,疏樓龍宿也將手自水缸裡抽出。

    左手手腕上一道細口,現在所流出的已是殷紅血液。

    劍子仙跡將束髮的布巾解下,替疏樓龍宿做了簡單的包紮。

    「那些人呢?」疏樓龍宿問道。

    風吹了過來,劍子仙跡未束起的髮在夜空裡飄揚,在替自己包紮的專注模樣,讓疏樓龍宿有種安心的感覺。

    「走了。」包紮完畢,劍子仙跡轉過頭,皺著眉看了水缸裡散發出惡臭的污水一眼,又看向疏樓龍宿。「去挑水。」

    「什麼!?」疏樓龍宿錯愕地看著劍子仙跡,他剛剛說什麼?那些人走了去挑水?

    「吾這裡就只一缸水,現下被你搞成這樣,要怎麼用?」劍子仙跡說著,轉身去拿了木桶。

    「汝竟叫吾去──」疏樓龍宿這下才明白,劍子仙跡是叫他去挑水。

    可惡!方才那小小的感激馬上不見。

    「再囉嗦吾就叫你自己去挑。」劍子仙跡說著,拉著疏樓龍宿就往山裡更深處走。

    「等等,吾可是傷患。」叫個傷患去挑水,有沒有天理?

    「你的毒已經清了。」還是他幫忙的。

    「就算清了毒,吾也需要休息。」懂不懂得體恤人啊?

    「等水挑好地板清好你就可以休息。」啊,門口好像也有一灘污血,等等可別忘記了。

    「什麼話!汝知不知道吾是誰?」可惡,就算他還沒正式接掌也已經是內定的下任儒門龍首,竟敢使喚他!

    「不就是疏樓龍宿?幹嘛問這笨問題?」奇怪,逼毒的時間沒拖延到啊,怎麼變笨了。

    「吾可是儒──」話未竟就被打斷。

    「那你幹嘛來吾這裡,就會添麻煩。」死要面子。

    「汝!」可惡!

    兩人的吵嘴,一直持續到兩人走到山泉後。

    一條細長白練,在月色下閃著清冷光芒,點點水珠輕濺上臉頰,清涼沁骨的舒爽。

    疏樓龍宿走近水潭邊,清澈見底的水潭裡,魚兒悠閒自在地游動著,翠萍隨波,嘩啦嘩啦的水聲聽起來並不吵,聽久了還讓人想睡。

    蹲下身來,疏樓龍宿正想以掌掬水,忽又想起如此不合規矩,回頭正要問劍子仙跡有無水囊,卻見他也往水潭邊走來,蹲下,以掌掬起清泉些許,飲盡。

    「若你想跟吾裝腔作勢,又何必來尋吾?」

    疏樓龍宿啞口無言。

    如果他知道原因,就不會在這裡了。

    心裡雖是如此想,疏樓龍宿仍是伸出右手,浸入水裡,眼角偷覷著劍子仙跡,在其神色自若的表情映入眼中時,微彎著掬起泉水,湊在嘴邊輕啜。

    是他今日下午所喝到的清泉!

    滑入體內的是難得的沁涼與甘甜,疏樓龍宿這次伸出了雙手,掬起更多清泉啜飲著。

    「別光顧著喝,吾們是來挑水的。」說話間已將兩個水桶裝滿水,劍子仙跡將其中一桶放到疏樓龍宿腳邊。「回去洗地板。」

    疏樓龍宿瞪著水桶,又瞪向劍子仙跡,可偏偏劍子仙跡不為所動,提起另一桶水就往回走。

    見劍子仙跡越走越遠,疏樓龍宿終於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提起水桶,跟上劍子仙跡。

    ───***───   ───***───   ───***───

    清理毒血向來就不是一件簡單事,尤其疏樓龍宿所吐出的毒血還包含了兩種毒性,幾番折騰下來,不僅清掃地板的物品不能用了,連後院那一口陶缸也意外夭折了。

    將不能再用的器物拆碎燒燬,劍子仙跡將灰燼分散著撒入山林裡。

    又去挑了桶水稍微清洗下,當兩人準備就寢時,已是寅時初了。

    擦乾雙手水滴,劍子仙跡脫下外衣,準備上床睡覺。

    「汝要做什麼?」疏樓龍宿瞪著那個躺上床舖的劍子仙跡。

    「睡覺啊!」天都快亮了,明天精神好才怪。「你睡裡面。」

    好險當初為了躺得舒服點,劍子仙跡把床的寬度擴大了些,要不兩個人擠一張正常的單人床,劍子仙跡敢保證他一定會直接叫疏樓龍宿打地舖。

    裡面!?敢情他要和他一起睡來著?疏樓龍宿長這麼大以來還未跟人同床過,鳳目又死瞪著劍子仙跡。

    「吾不要跟汝一起睡。」

    「那你自己想辦法。」省事事省,再吵他就不客氣了。

    雖是這樣說,劍子仙跡仍留下內側的位置給疏樓龍宿,闔上眼後,便開始吐息。

    這下疏樓龍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幾回踱步,終於還是妥協。

    不過就是一夜,委屈點就是。

    想著,疏樓龍宿到花廳去拉了張椅子過來,將外衣脫下後整齊疊起,再將扇子放到衣服上面,解下髮髻,從床尾爬上床的內側,躺進被窩裡。

    「夜安。」雖然覺得劍子仙跡就算聽見了也不會應,疏樓龍宿仍是低聲說道。

    「夜安。」出乎意料地,劍子仙跡應了聲,便再無言語。

    疏樓龍宿看了劍子仙跡一會兒,側過身去,一整夜的折騰終於讓他覺得疲倦,很快就睡沉了。

    未眠的劍子仙跡忽然睜開眼,看了身邊已睡沉的人。

    原先因中毒而慘白的臉色經過剛剛的「睡前運動」已變得有些紅潤,劍子仙跡輕笑著,伸手將被子拉高些,替疏樓龍宿蓋實了。

    風又吹來,吹起的是一室靜謐。
     
     
     
     
     
    [ 此贴被初行雲在2007-04-29 21:1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7-04-28 21:57 | 8 楼
    染灩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7
    腹黑: 119 点
    珍珠: 178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6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17-07-22

    鲜花 [1] 鸡蛋 [0]

     

    死小劍居然要歹林去挑水,簡直找死!!
    不過看在他很溫柔地幫歹林蓋被,就暫時原諒他吧!
    好想難劍子被歹林修理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4-28 22:45 | 9 楼
    « 1 2345» Pages: ( 1/4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7-22 20:4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