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23 total )
本页主题: 10.29 游龙惊梦 (完) 228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eiro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16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1
最后登录:2014-09-11

鲜花 [13] 鸡蛋 [0]

 10.29 游龙惊梦 (完) 228F

1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03)
此坑挖于剑子和佛剑沙化的时候,心情被大大的虐了一把。——话说我真的相信了,真的相信了耶(我承认被编剧玩了)。悲愤交加之余打算自我治愈于是写下这篇毁坏了的东西。没想到坑坑挖了没多久,剧情开始转向治愈——于是乎我的情感付之东流了。

  数月后再提笔填这个坑时理所当然再没有那时的感觉了,灵感开始崩坏……了。

    于是乎就有了这篇前后感情完全不搭调的东西,为了气氛能连贯起来,已经在前面添了不少插科打诨的东西——真的不是悲文,真的。

游龙惊梦

灵涯子小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真龙,它被锁在师傅丹炉下面的密室里。灵涯子那时太小,被吓得不轻。以至于在他的印象里那东西的印象非常之坏——本来嘛,无缘无故为什么会被师傅锁起来,肯定是调皮不听话。灵涯子的师傅非常严厉,学生稍稍不乖一点就会被罚关禁闭,最轻的也要四五天。那龙自灵涯子有记忆起就被锁在下面了,算起来至少也有一百二三十年了。它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呀?

现在灵涯子早已不是刚入门时的毛头小道士了,刚刚结束九年的闭关。就连师傅也差点不认不出他。难怪,正值青春期的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哪怕是十年化作一日的闭关修炼也没法阻挡他化身美少年的事实。盛元仙翁除了感叹徒儿青出于蓝外,也只能面对现实——是不是时候再去寻一个幼小可爱的娃娃带回来任我蹂躏——呃、当徒弟了?

去死吧你这恋童癖的老不羞,你还想荼毒多少孩子的身心健康?拐骗无知幼儿,非法招募童工,无偿压榨劳动力……要是能到天庭上告御状绝对够你喝一壶的。什么?司审座的首席是你亲家奶奶的姑婶家的外甥弟弟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去死去死吧你这老光棍你哪儿来的亲家啊啊啊啊……

看着徒儿毕恭毕敬地为自己上茶,盛元仙翁极高的道术造诣之中残念没有读心术。不然得知自己被爱徒这样编排肯定会号啕大哭一番。

“灵涯子……”老头子上下打量着出落得如花、不,是水灵灵的宝贝徒弟,大概又是想要唏嘘感慨一番当年把他抱回来“含辛茹苦”教养成人的陈年往事。灵涯子早有准备,立刻端起一杯茶塞进师傅手里:“师傅啊,这六安瓜片的时候刚刚好。请师傅享用。”

“好好,好孩子!” 盛元仙翁十分满意,对于徒儿的茶艺表示十二分的肯定。他点着头:“你如今终于……”

卡住、满是皱纹的眉间露出一丝歉意:“你多大来着?”

话想好了再说可不可以?灵涯子几乎要上去给他一拳了。他赶忙抬起头,却是一脸笑容:“回师傅,虚岁一百二十有四了。”

“是啊是啊。” 盛元仙翁刚忙接过来:“如今你也到了成人的时候了。为师有项任务要交给你。”

天哪又是什么呀?少年内心对天狂喊,不会又是去帮某个老人家把挡在门前的两座大山移到别处,或者是在他和道友出去游山玩水期间去替人家看孩子——事先声明,再要让他去对付那个成天踩着风火轮到处跑的肚兜小孩,他就要先大逆不道地弑师了,再不然就是替某个不懂事的小孩把山劈成两半救他的母亲,到头来反到来埋怨他破坏环境。怎么不说我还制造了“人文式”自然景观造福后代旅游业呢?

盛元仙翁见他一脸的怀疑,心知他的警惕性被自己锻炼得过了火,满脸笑容:“来来来乖徒儿,照为师说的去做。”

不久师徒二人来到炼丹房,那镏金的巨大丹炉百年来几乎没有动过地方,上面覆着厚厚一层灰。盛元仙翁单手在上,轻轻一推便把它挪开了地方,露出一方地道的入口。

“我以为这下面是生着火的……”灵涯子额头冒虚汗,难怪从没见炼出过丹药。

“少废话,快走吧!”老头说着,直往洞里一跳。后面赶忙也跟上。地洞是笔直向下的,灵涯子屏息提气,徐徐向下降,直觉得过了好久也不见底,他渐渐有些坚持不住了,直觉得下坠的力道愈发沉重,超出了自己应该承受的范围。

“啊啊啊死老……师傅!您什么时候跑到上面去了,不要踩我,我撑不啊啊啊……”

“撑不住?功力还不够!”

“不是够不够的问题……拜托你不要全压在我身上,多少也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轰……
[ 此帖被teiro在2011-10-29 13:47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珍罗锦绣佩瑶琼,
珠圆玉润裔华风,
龙行虽有浅滩祸,
变生肘腋亦归宁,
了却前尘误加罪,
步踏江湖翻覆行,
摇云直上九万里,
龙潜在渊终腾空。
顶端 Posted: 2009-09-14 15:48 | [楼 主]
teiro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16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1
最后登录:2014-09-11

鲜花 [13] 鸡蛋 [0]

 

||||||

整理好弄乱的衣物,“相亲相爱”的师徒二人点起一盏灯笼,开始向地道深处走去。

灵涯子很是奇怪,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小时候见过龙,而且也知道他被锁在丹炉的下面,可却不记得要走这样长的路。
“到了!”
“到了?”他好像吓了一跳,生怕师傅责备他,假装擦了一把汗:“变化好大呀!”
“变化?”盛元仙翁回过头:“哪里变化了?这里自从封印后,五百年没有打开过,会有什么变化?”
“五百年?”灵涯子惊讶不已:“可是……一百年多年前我不是还来过?还见过这条龙?”
“你来的是这里么?” 盛元仙翁摇摇头:“你仔细想想,你见到的是谁?”
“是龙!绝对没有错!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一条龙?师傅你有对我说过么?”
“这件事事关机密,不到时候我是不会对你说的。”

“那就是了,我也记得是我自己发现的。”灵涯子仔细回忆:“那是间大屋子,有好多珠宝玉器,屋子中间有柱子,那龙就被锁在上面,它在哭,它是很努力地在哭,就算哭不出来也要哭。”

“那就是他!”

盛元仙翁一掌推出,沉重的铁门应声而倒,坠地的响声震得人心发抖,两耳嗡鸣。

灵涯子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除去尘土,屋子里依然迷雾缭绕,向前走两步,隐约可见一柄铁剑入地七分,仔细看上面锈迹斑斑。侧面一方案几,平摊着一袭竹简,上面仍留有字迹——这很明显是从前遗留下来的古老书记方法。他慢慢伏下身,小心地拂去竹简上厚厚的尘土。把上面的字念出来:
“木琴生玉 鐵劍化金 飄煙凝冰 血淚成池 感天動地 轉死複生 ……契约者……”

契约者……胸口一阵发闷,似乎有千言万语,却难以启齿。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盛元仙翁显得有些焦虑:“叫他!叫他的名字。”

他小声提醒,指着契约者后面的字迹:“就是这个,就叫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不错,确实是他的名字。为什么我会这样躁动不安?为什么这个名字……这样熟悉?
嘴唇微微拢起。
“龙宿!”他颤抖地发出声音:“疏楼……龙宿……”
没有回音,阴暗的房间里难以看清五步以外的事物。灵涯子看了师傅一眼,老头子却拍拍他的肩,转身离去了。

“就是今天,你要去偿一个愿。此后的因缘造化,便可以轮回正道了。”这就是师傅教给他的任务,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叫他的名字,龙的名字。

                             疏楼龙宿。

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和从前所做的根本不能比较。为什么这样痛苦,仅仅是一个名字,每一个字却好像千斤沉重。说出来,就变了天地。

「想不到我们三人,竟有幸同年同月同日死……」
「好友,且慢……此地交给我与佛剑即可……」
「放心,我们二人就算耗尽毕生修为,也一定会撑住……」
「快去呀!」


偿一个愿……
弃天帝之乱,生灵涂炭。神州地脉严重损毁,为了守住神州大地最后的依靠,佛道两大先天舍弃自身数百年的修为,以内力苦苦支撑神柱不倒。待到伏龙等人寻找元素修补完毕,已是油尽灯枯,无力回天……
用血写下的契约,明知不可为的荒唐,究竟是谁在欺骗谁?又是谁一厢情愿地赌上五百年光阴,等待一个早已生疏的名字?
「吾,疏楼龙宿。情愿舍弃这世间的一切,求得与两位好友在世之缘……」
又何必……这般执着?
「待到梧桐琴通体白玉,古尘剑化作黄金,千尘香烟凝冰柱,紫龙血汇流成池……」
「契约者……疏楼龙宿。」


后来他便看不到了,五百年的黑暗,五百年的孤寂,五百年的磨耗,铁剑布满了锈色,木琴腐朽化尘,幽香早已成灰,只有那点点的血泪,还在记录着他的努力,不老不死之身一点点蚕食着自己的灵魂……又是何苦?

“我来了,龙宿……请你,醒一醒……”

一句话,两行泪。拨开苍白的发丝,那染尘的面庞依旧美艳无双,两颊干涸的血迹片片剥落。像尘封了的往事一页页翻开。

突然间,竹简断裂开来。

契约的时限已满,终于结束了这根本不可能的骗局。

「剑子……」
无言的呼唤,然后,一切烟消云散。

灵涯子从地室里出来的时候,再世为人。少年的眼神里已是无尽沧桑。盛元仙翁叹了口气。
“怎么样了?”
“如你所愿,他死了。”
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宫灯夜明,昙华正盛,共饮逍遥,一世……一世……

——————————————这是时间的间隔线————————————————

下一回就是昨天写的了,让我们欢乐起来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珍罗锦绣佩瑶琼,
珠圆玉润裔华风,
龙行虽有浅滩祸,
变生肘腋亦归宁,
了却前尘误加罪,
步踏江湖翻覆行,
摇云直上九万里,
龙潜在渊终腾空。
顶端 Posted: 2009-09-14 15:53 | 1 楼
雅雪
我是花却开错了颜色,问错了春色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9
腹黑: 77 点
珍珠: 1717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6-28
最后登录:2011-07-01

鲜花 [1] 鸡蛋 [0]

 

        怎么看都不是大人说的可以轻松看的文呐。咻咻好惨的 ,被锁了五百年。这么孤独的过了五百年呐。啊啊啊啊。。。。
希望下一回会有转机,咻咻可以重生,与剑子再续前缘。。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如果爱情只得忧伤,那么,我愿意,把我的爱情和忧伤挂在墙上。展览,并且出售。
顶端 Posted: 2009-09-14 17:29 | 2 楼
Ren
君如長風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65
腹黑: 86 点
珍珠: 1701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31(小时)
注册时间:2007-12-25
最后登录:2014-05-07

鲜花 [3] 鸡蛋 [0]

 

開篇就是以生命為契約展開嗎
接下來應該就是覺醒的靈涯子道長披荊斬棘勇者還情債了
這應該會是長篇吧樓主XD

我相信您會給個圓滿結局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恨儒冠误我,却羡兜鍪
顶端 Posted: 2009-09-14 23:07 | 3 楼
teiro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16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1
最后登录:2014-09-11

鲜花 [13] 鸡蛋 [0]

 

我囧,本来想昨天把手头有的都发上来,那样就会欢乐起来。不想领导下来视察工作。就急忙关门退隐了。感谢雅雪和Ren。剑子的情债是要还的,不过不是他一个人还。另外我到现在也说不准是长还是短,(中途改成远传限制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保证是HE(请看我一点都没有诚意的脸)。



“我有一个问题,是你把我的记忆封印起来的么?”

“是!”盛元仙翁满怀歉意:“你沉睡了近四百年才有这新的生命。不这样的话,一百二十四年前你就会把他唤醒。前功尽弃。”

“我果然见过他……”
“灵涯子、”
“我是剑子仙迹,叫我剑子。”

盛元仙翁不由心中一凛,少年的眼中放出光来,漆黑的眼仁含着盈盈的水光,声音抖得厉害:“为什么?为什么不阻止他,他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个笑话,转世轮回什么的根本是不可能。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阻止他?”

“难道你以为你的好友会愚蠢得不知道其中的荒谬么?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这样做的意义?”
剑子无言。


冬月霜雪,寒气冻人。

剑子放眼望,只见无尽风霜将皓白银装袭上江湖山峦,不见万物生息,不闻淙淙水涓奔送。一望无际的雪色似是绝境的死眠之都,唯存灼灼的灿烂点亮了清寂的黑夜,纵使万籁抿口不语。
在严冬入夜的苍茫月色下,一席斑斑紫华的身影独伫在天地之间,孤寥的单影任冽雪扑掩、随凛风攻击。

停步于什么都不存在的异域,默默看尽人间生死,一语不发。
浅浅呼了一口气,聚为一团白蒙再化为蒸汽消逝,烟雾缥缈中若隐若现的暧昧笑颜,不见笑意。

剑子开口叫他,却叫不出他的名字。

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却深刻地再度体会何谓悲欢离合,就算用力地抓扯着胸前的衣襟,死紧地咬着牙关,也无法忍受这种想要尖叫的疼痛。

剑子始终没有发出声音,紫色身影不免有些失落,他转过了身,瞬起的披风摇摆在背后的梦中,激起一阵阵碎晶冰光划破尘世,遂是步离剥刻成四分五裂的冰湖,还有道别湖面下,那鲜红的记忆。

剑子脚尖轻点,山林转瞬即逝。原来可以这么简单就到了他的身边,而自己却仿佛徘徊了很久。

拦住他,拿下遮蔽金瞳的双手,虚假的面具终是碎散一地,原来他的眼角滑落着鲜红的痕迹,腥腻的甜味让他仰起了弧度。他开口,却没有声音,沉沦在漆黑的幽冥中。猛醒过来一个睁眼,骤见初生的阳光,分外刺目。

梦……
原来在梦里,可以这么轻易就见到他。

龙宿,你求的,是再世的因缘……却在我回来的一刻离我而去。一向注重实际效益的你,竟然下了平生最大的赌注去赌一个虚幻的未来。就连好友我也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了。就不知你的付出,到底有什么样的回报?

想知道么?就让我来用我此后的生命替你寻找吧。

换上久违了的白衣,除了一头的乌发,总算找回了当年的那么点感觉。久久收藏在盒子里的龙头白玉,从前那么多次的抚摸都没有找回来的那份心痛的谜底。

最后一次,他以灵涯子的身份拜倒在师傅面前。此后,他要恢复剑子仙迹的身份行走天涯。他要去寻找,找佛剑、找龙宿,还要找紫金箫、白玉琴,寻找他前一世未了的缘分。要在以前也许可笑,像他们这样超脱世俗的先天人早已看破了所谓的轮回之说。那不过是世间普通人类的想象和愿望,不过既然龙宿都相信了,他或许也该试着堕落一番,沉迷在虚伪的一厢情愿中,也许真的在世界的某处,仍旧有一个人在细雨之中等待着他,和着淙淙的琴音,吞吐着袅袅迷雾……

“找?不用找了。”老头子语出惊人:“佛剑分说人在定禅天,契约解除的一刻起,他就在等着你了。”

“是么?”剑子欣慰一笑,原来佛剑也没事了,这太好了。龙宿好友,只差你了。

“临走,为师送你一样东西。好好带在身边,好好照顾。千万不要亏欠了它。”

照顾?亏欠?剑子第一个反应这根本就是麻烦的代名词。再看老头子,啊啊难得的和蔼表情此刻都变成了腹黑的假面,剑子预感着自己十有八九又要被他涮了。

老头子临走也不要放过我么?

盛元仙翁微笑着,从袖口里掏啊掏的,引得剑子的眼眸直勾勾盯着,心里发毛。终于那枯枝一般的手腕好像抓住了什么,慢慢拽出来,送到剑子面前。

一团卷曲着的黑乎乎的东西,似乎还在挣扎着扭动——由此可见是个活物。

“还不接着。”

“这是……”剑子惊讶地看着这小东西的脑袋,有角,疏须,乌溜溜的金色大眼睛,一口咬在老头子的食指上。看的出,牙齿还是很尖锐的。

“还不……快接着?”老头子表情都扭曲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珍罗锦绣佩瑶琼,
珠圆玉润裔华风,
龙行虽有浅滩祸,
变生肘腋亦归宁,
了却前尘误加罪,
步踏江湖翻覆行,
摇云直上九万里,
龙潜在渊终腾空。
顶端 Posted: 2009-09-15 08:19 | 4 楼
teiro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16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21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1
最后登录:2014-09-11

鲜花 [13] 鸡蛋 [0]

 

昨天晚上的。

“这是什么?”决定在弄清楚前绝不碰手,剑子迅速作出明智的选择。
“你不是要去找他么?不用找了现在就还给你!!!”老头子突然大吼:“快拿着,痛死我了!!!”

他说着往前一递要塞进剑子怀里,可剑子腾地就往后跳躲了个干干净净。

“这种玩笑你也开还有没有一点悲悯之心?”剑子真是受够了:“龙宿名字里有个龙字他到底还是个人,不管他活着死了他也应该是个人。你拿出这个奇怪的爬虫糊弄我是傻子么?”

“我管你是不是傻子快拿着它走人吧你——”

轰一声巨响。剑子像一道白色的流星划过天际,真可惜是在白天,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更不可能注意到的是,在流星的后面,一个小小的黑点也跟着飞了出来,划出一模一样的抛物线。


半空中飘来几许棉絮,轻柔地为烈日骄阳覆上薄纱,掩去太过热情的探视,大地顿时消去炙热暑气,得以喘息。

剑子才知道原来此刻的人间正是夏日。

“这可真是再世为人,再世为人啊……”他就着刚刚着地时的姿势翻了个身,变成仰躺,对天长叹。

“呜呜……”

居然还有附和的,果然是英雄所见……嗯?声音是从身下穿出来的。

他赶快起身,低头一看。

小东西摇摇晃晃支起身子,刚才金灿灿的双瞳此刻只剩下一圈圈的蚊香状的东西。

剑子这才真正清楚地看见它的模样,细长的近乎墨色的深紫色身躯覆盖着泛着金色光泽的鳞片,一双尖锐的小爪子紧紧抓着剑子散落的衣摆。略微可见在颤抖着。

噗,一声轻响,终于还是拍倒在地了。

“喂!喂——”

这个样子,应该就是一条小龙吧。龙这种东西可是相当罕见的,老头子居然还特意弄了条紫龙来糊弄我?他轻轻拎起小东西的后脖颈,赫然见那额间真的也有一道血红的纹路。仔细看,和龙宿的一模一样。

剑子笑了。

盛元仙翁落伍了,就连龙宿自己都说红色的眉心跟不上时尚的潮流,再复出时弄成金色的亮闪闪。老头子居然还照着他原来的样子伪装,真是……他想着,用指尖去刮那红色的纹路。一下、两下……刮到第五下时,小龙突然睁开眼睛,张嘴就咬。

呀!弄疼它了……剑子大奇,难道不是画上去的?天哪不会是烙上去的吧?这可是虐待动物,天理难容……

他小心地揪住小龙的尾巴把它拉直,不让它抓到或咬到自己的手。气得那小东西发疯一样扭动着身体,四肢爪子乱挠。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吼叫。

别搞笑了,以龙宿的修养,才不会做出这种失态的举动呢。

终于筋疲力尽了,剑子看它只剩下大口喘气的份才放开它。为了防止被咬到,他用发带把它的嘴包了起来,还在眼前打了一个蝴蝶结,气得小家伙当场就要昏过去。

“别昏,别忙昏!”剑子拍打着它的脑袋:“我要问你话,你要回答好了才行!”他又掐腰把它拎起来:“首先,你是不是龙宿?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

对方怒目而视。大概不是吧,剑子自己总结:“第二个问题,老头子要你跟着我,是不是因为你知道龙宿的一些线索?”

还是怒目而视。剑子叹了口气:“第三个问题,你听得懂我说话么?”

依旧怒目而视。

“好吧!”他把它抬高在自己的眼前:“我现在要去找好朋友佛剑,你要不要跟我去?不去吱一声,不出声就是愿意去。”

怒目怒目!!!

剑子二话不说,拈起袖口往里一扔,走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珍罗锦绣佩瑶琼,
珠圆玉润裔华风,
龙行虽有浅滩祸,
变生肘腋亦归宁,
了却前尘误加罪,
步踏江湖翻覆行,
摇云直上九万里,
龙潜在渊终腾空。
顶端 Posted: 2009-09-15 08:22 | 5 楼
一见喜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5
腹黑: 70 点
珍珠: 1713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9-09
最后登录:2014-08-06

鲜花 [0] 鸡蛋 [0]

 

这……不会真是龙宿吧?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不让剑子找个上穷碧落下黄泉,这么对得起龙宿那独自一人痛苦绝望的五百年= =

剧情还当真从仙翁拿出那条龙开始急转直下啊,是说剑子从这刻开始就要走搞笑路线了么……汗……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9-15 08:56 | 6 楼
暗之末裔
剑龙天道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2
腹黑: 89 点
珍珠: 1709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2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18
最后登录:2016-03-10

鲜花 [0] 鸡蛋 [0]

 

噗哈哈哈哈,小龙啊,剑子这次准备走宠物路线么?非常有爱啊XDD,期待下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9-15 11:28 | 7 楼
雅雪
我是花却开错了颜色,问错了春色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9
腹黑: 77 点
珍珠: 1717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6-28
最后登录:2011-07-01

鲜花 [1] 鸡蛋 [0]

 

         这小龙不会是龙宿吧?我想即使不是,也应该是找出龙宿的媒介吧?
    剑子应该是去找大师了。。不知道大师是不是一如既往的暴力啊。(佛:恩?某只:呃,我说错了,是气场强大。。哈哈(干笑)。。。。)
    盛元仙翁好有道尊的感觉哦,不愧是剑子的师傅啊。都是很有腹黑像滴。
    不过,看小龙和剑子的互动,感觉好有爱啊,虽然小龙给剑子欺负的够呛。是说,龙宿都比不上剑子的腹黑,何况小龙呢?小龙,偶同情你。。不过,要是找着机会,就下口华丽丽的咬剑子报仇。。哇哈哈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如果爱情只得忧伤,那么,我愿意,把我的爱情和忧伤挂在墙上。展览,并且出售。
顶端 Posted: 2009-09-15 12:00 | 8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囧……这,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看前面被虐得不行……五百年如一日的孤独,抱着那飘渺的希望,龙宿是怎样熬过来的……心痛……
原以为,接下来要虐剑子了,以为剑子再见龙宿想必要经历一番千辛万苦,然后见到的却是前尘往事尽忘的转世后的龙宿……(以上纯属个人臆想——话说,我咋这么狠心呢?这么狠的事情都想得出来……)
没想到,没想到,那老头子居然还藏有后招……而且,居然让龙宿的再次登场如此不华丽!!!这一瞬间,我有种被欺骗感情的感觉——剧情当真是急转直下……
再三的“怒目而视”,龙溪是气坏了吧,剑子居然认不出他来,呃,龙宿应该还保留着记忆吧……
接下来莫非是一段养成故事~~嘿嘿,期待啊期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9-15 22:04 | 9 楼
« 1 2345» Pages: ( 1/2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6-25 14:5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